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 这一路走来 3

终于可以早一小时,睡!觉!了!

3

黄濑趁着大人未醒将床单塞进洗衣机,而后装作一副气恼又害臊的模样宣称自己尿床了,使得青峰躲过雪蕙阿姨所谓爱的教育。此举非但未遭批评,反倒赢得母爱泛滥的雪蕙极力的表扬与微微泛起的心疼。

“多懂事呀,大辉连碗都不会洗……”

被对比下去的青峰捧着喝空的牛奶碗,登登登跑进厨房,踩着小凳爬上洗碗槽,雄纠纠气昂昂的愤愤不平,“谁说我不会洗碗,我洗给你……“却眼睁睁看着大碗从手心脱落,像打滑的泥鳅,呲溜一声,给摔粉碎了。

傻了吧唧的愣在原地,青峰手足无措起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正准备从洗碗台上爬下来,却被黄濑喝住。

“别动!”

青峰就真不动了,保持空中荡脚丫的姿势,满心不是滋味的看着只比他高一咪咪的黄濑,好吧,在彼时第三军区孩子头青峰眼里,半个头的身高差压根可以忽略不计,麻利拿过扫帚簸箕将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小小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在黄濑一声“好了,下来吧。”的招呼下,迈着荡太久有些酸麻的腿来到他跟前,然后问了个至今回想起都令他无比温暖也无限苦涩的问题。

“为什么你什么都会做?”青峰仰着头,背挺直如一杆旗,似乎这样能使自己看上去高一点。

这个问题似乎将黄濑难住了,只见他略微怔楞的偏着脑袋思忖好一会,才慢慢笑着呼撸了把青峰的毛寸,说道:“因为我是哥哥嘛。”

“因为我是哥哥嘛。”

再往后的岁月里,这个人总以此为借,冲在前面替他遮风挡雨。

“小青峰只需躲在我身后就好了!”

“小青峰别担心,我没事,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说什么胡话呢,在你没交女朋友之前,我是不会结婚的。”

——因为,我是哥哥嘛。

那是黄濑第一次承认是他哥哥,那个清晨,面包很甜,牛奶很香,空气很暖,阳光很耀眼,以至于让他错觉自己老当益壮却依然威风凛凛操练精兵的外公不及面前时常因笑起来太美被误认成姑娘的“哥哥”来得高大。

是了, 这个叫黄濑凉太、有点讨人厌的家伙一直是他心中最帅的男人,从始至终。

 

在夏天最后一只蝉恋恋不舍放弃对这个世界叨扰的时候,青峰穿上大概一年到头只有开学第一天能保持干净的校服,惴惴不安坐在一辆自行车后面。

“喂,黄濑,你行不行啊?”经过一个夏天,他依然不肯叫黄濑哥哥,也不知是心里有鬼还是自尊心作祟,尽管黄濑在他心中已经和靠谱划上等号。

但此刻这个等号明显转变成不等号。

“不行就换我来!“

“你会骑吗?“黄濑头也不回反问道。

会上树,会打架,会掏鸟窝,唯独不会骑自行车的青峰胸闷气短的无言以对了。黄濑是在这个夏天学会骑车的,在小区院子里不知摔了多少回,才终能赶在开学前将车从三步一倒骑成摇摇摆摆。

为了方便两兄弟相互照顾,雪蕙于八月最后一天,青峰刚巧成长到入学年龄那日,迫不及待抓着他去三小报道。青峰看着课本里的横竖撇捺,歪七八钮这么一拐就构成千百十种不同汉字,当即眼花缭乱,头疼如狗,跟一头小牛似的死死扒拉住家门不肯去上学,不论雪蕙是厉声威胁或施以糖衣炮弹,皆软硬不吃,却在听到一声清脆的铃声时,松开了扒住铁闸门的小硬爪。

“小青峰,上车!“

黄濑穿着大他一号的同款校服,干净又清爽,和他的笑容一样,就这么人小鬼大的跨坐在车上,明明是个小鬼,却潇洒得不得了,他递给青峰一顶安全帽,带着一点薄薄肌肉还属于少年的稚嫩手臂贴着几枚不甚明显的创可贴,青峰认的,自打黄濑一时兴起缠着彦川教他学骑车,家里就多了不少这个牌子的创可贴。

阳光从叶片间隙落下来,打在黄濑身上,连空气都明媚起来,彦川仍然不放心的问要不要开车送他们去,却被黄濑追风少年般向着晨曦直冲而去的背影拒绝了,只留下突然被追风少年拎起搁后座、随着车摇摇晃晃而心惊胆颤的豆丁发出的一声惊叫。

 

“来不及了!“黄濑在青峰心有余悸间突然大声道,”要迟到了——“

余音消散进晨风,被磨了整个夏季早已半新不旧的车突然加快速度,如同破云而出的飞鸟,驶向旁边一座高架,车胎脱离地面之时,青峰眼前衣炔翻飞,他猛地一把抱住前方少年单薄的背腰,感觉化身成了小飞侠。

大约是重力消失的第一秒,他埋在黄濑背上,听见声音从那方小小的胸腔直直穿透过来砸落进耳膜。

“小青峰,抱紧了!“

这是海潮涨落与山川拔地的声音,他听见了,也就真的依言抱紧了。


评论(15)

热度(50)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