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 十年 chapter4

下更就改写5年后了www

觉得十更能写完www

Chapter 4

“对不起,对不起”黄濑从驾驶舱一出来,就见记录员竹本不停向他弯腰道歉。竹本负责记录黄濑一组飞行测试成绩,就在即将上传到总部汇总时,昨天飞行测试的结果不翼而飞,连备份的硬盘也掉了,他找遍房间每个角落,连档案室都弄得乱糟糟,还是一无所获。没有成绩就意味着缺考,按照公司规定,只要缺考一次,无论什么原因都将取消飞机师考试资格。无奈之下,水泽不得不立刻召回黄濑他们安排重飞,总部规定收取成绩截止时间为下午5点,只要提前一小时赶回都来得及,而青峰与黄濑道别时正是下午3点半。事情就是那么巧,黄濑除了感叹自己时运不济,还能做什么?他安慰竹本,“没事,没事,下次别弄丢就行。”心下却苦笑不已,老天爷真是太爱捉弄他了。

一周后便是最终的魔鬼考试,考试前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训练基地,考完第二天日航所有学员回国,飞机是一早统一安排好的,下午2点,自己和青峰约在上午,中间隔着好几个小时,够他们聊了。黄濑为自己一时机智不住点赞

日子又归复平静,黄濑一丝不苟复习着所有操作知识,不放过任何上机的机会,当自己回过神来,已经驾驶着飞机驶进云端,循序渐进完成设定好的飞行计划。

踏上地面那刻迎面而来是源源不断的掌声,他是第一个准时返回基地的学院,分秒不差。众人将他围个水泄不通,一起努力奋斗两年的战友霎时抱成一团,水泽教官握着他的手,严肃谨慎的面孔,此刻流露出欣喜与称赞,“黄濑,恭喜你,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我,是一个飞机师了!

还处在呆滞状态的黄濑许久才玩味出这句话的含义,后知后觉冲涌而上的喜悦浸湿眼眶,他抽了抽鼻子,对教官狠狠鞠一躬,大声应道,“是!以后请多指教!”这是他继篮球后第二次拼尽全力想要获得的成功,上一次是为了打败青峰带领海常称霸全国,而这一次是为了自己为了未来广阔漫长的人生路。

他挨个打电话把喜讯告诉爸爸,妈妈,姐姐,和至亲至爱的人分享着喜悦,还有一个人,如果黄濑此刻有他的号码肯定毫无犹豫的拨过去,自豪的炫耀,

“嘿,小青峰,我现在是飞机师了,将来你退役,我就开飞机接你回家,好不好?”

这赤裸裸的炫耀听着却像缠绵悱恻的情话,烧得黄濑耳根发烫,他不住的想,明天,明天不管青峰要跟自己说什么,都要将这小小心愿亲口说与他听。

八年后,当他回想起那时怀着美好愿望向阳暖暖微笑的自己,总会唏嘘不已,如此微小单纯的心愿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竞一次都没有实现。

第二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确切的说在成为飞机师的喜悦和第二日能与青峰见面的期待的相互作用下,他失眠了。睁着眼睛直到第一缕阳光洒进窗边,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不如先去机场吧?这样想着,他已经拖着行李箱走出基地大门,顺手给广末和教官发了条短信;“我有事先去机场啦,登机前汇合( ^_^ )。”

到了机场,才7点半,把所有免税店逛了个遍终于熬到8点半,估摸时间差不多,于是拖着行李往候机大厅走去,转念之间考虑到万一青峰掐着时间赶到机场口渴咋办,便顺手买了瓶矿力宝。

黄濑坐在大厅静静等着,手腕上表的指针“咔,咔,咔”一秒一秒顺时针转动,当分针指向数字12时,一双带着些许尘土的球鞋步入眼帘,“黄濑,可算找到你了”有声音在头顶响起。

“小.....”他激动地抬头,声音止不住上扬,但,看清眼前人那刻,音调急转直下,“怎么是你啊。”语气充满失落。

“除了我还能有谁?也就我这么良心,大清早跑来找你”来人是广末,他没有察觉黄濑满脸落寞,一个劲控诉他不该抛下好友独自离开,“我说你也是,想逛免税店就直说嘛,害羞啥?走走,陪你逛去!”

黄濑无语翻了个白眼球,这货KY也得看看气氛,我脸上有写着想购物吗?

“哎,你真贴心啊,还知道买水给我喝,渴死我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广末一把夺过手中的矿力宝“咕噜咕噜”灌下去。

“这水不是——”黄濑连忙伸手去抢。

“恩,你说什么?”广末抹把嘴,咂咂舌,瓶子里的液体去了大半,“还挺好喝!”

“没什么......”简直吐槽无力,黄濑只想一巴掌糊他脸上

就这样,在广末连珠炮语的陪伴下,半小时嗖一下过去了,青峰还是没有出现。

陆陆续续机场人越来越多,有送行的,有回家的,黄濑数不清在这数小时之内已经观看了多少场相聚别离的戏码,可又有哪一场是属于自己的?他甚至有些麻木了。

指针指向1点45,还有不到十五分钟,这短短一刻钟蕴含无限可能,也许是两条平行线改变各自的角度交汇成射线,也可能是从此形同陌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凉意从脚趾尖盘旋升起正慢慢吞噬心脏。

小青峰,你在哪里?我们明明说好的啊,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如果你现在就出现,我发誓,再也不逃了,就算死都要缠着你。

1点50时分。环绕在机场上空的广播,像手握斩斧的侩子手,宣判着死刑。

“喂!黄濑走啦!要登机了”广末不停催促着他,见他立着不动,立刻冲过来拉着就往前走,“你发什么呆啊!再不办登记手续就来不及啦”这一刻他多么渴望脚下生根抓牢地面任谁也拖不动,但双脚仿佛不受控制一般不住往后退,他并不觉广末力气有多大,但此刻脚步悬浮仿若失去知觉,只有心,荡漾开一圈一圈的碎片,最后插进肺叶,再也无法呼吸。

“唔,总算可以回家了,黄濑,说好的啊,回国请我吃.....”坐定下来就急不可耐地转头,企图向身边好友诉苦的广末硬生生吞回未说出口的话。

他的好友此刻头抵机窗,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金色的刘海盖住大半张脸,有晶莹的水珠浸湿了发梢顺着缝隙“啪嗒,啪嗒”滚落下来,滴在窗檐上,滴在手背上,荡起圈圈涟漪。泪水划过苍白的脸颊留下道道痕迹,黄濑死死咬住下唇拼命锁住欲从嘴角汹涌溢出的呜咽,但,终究落败,“呜......”痛苦压抑的哭声从喉间齐齐涌出,害怕被人听见般蓦地伸手捂住嘴,血珠沿着指缝滚落,和着泪水,烫下一片嫣红。

黄濑痛苦的埋下脸,头缩进臂弯,像在努力隐藏自己,只留双肩一起一伏的颤动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身下传来,“.......别.......看我.....好丢脸.......”

广末不是没有见过黄濑哭,收到生日礼物感动叫着“唔,大家好贴心> <”的他会哭,看部清新爱情片感慨着“结局太感人”的他会哭,甚至被大家捉弄叫嚣着“你们好过分TAT”的他也会哭,但这些哭在他看来都是开玩笑的逗乐,是这个叫黄濑凉太的家伙从内到外散发出无穷快乐的表达方式,他嘴上说的哭从来都不是真哭。

而这一次,却是真的,连旁观者的他都能清晰感受到低不可闻的哭声中蕴藏的绝望,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崩溃?广末想问,却不敢问。他向空姐要了条毛毯,而后轻轻盖在黄濑头上。

“谢谢......”

不客气,广末用嘴型划出这三个字。

机尾喷洒的热气卷起道道气流,齿轮在跑道上飞速打转,逆流的风冲刷着有些颤巍的机翼,也就在一瞬间,蒸腾的升力拖起沉重的机身滑离地面,徐徐驶向天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

而就在飞机冲入云层的瞬间,一人冲进机场,带起风尘,卷走希望。

“黄濑——”来人冲着青空无助的嘶吼,声音划破长空,震得空气都在抖动,仿佛在哭泣。

回应他的除了飞机扫过落下的阵阵回音,再无其他。

“黄濑......”身体顺着铁丝网滑下,微风拂过面庞,沾惹上水气。

“黄濑.....”手臂横在眼前遮住耀眼的日光。

“黄濑.....”一声又一声,恍回那个盛夏的深夜。

-------TBC---------


评论(11)

热度(33)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