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偷心 02 御鬼师

黄濑凉太618生贺!

偷心比武侠脑洞了多了一票,所以更偷心啦!写完这更我整个人都喵喵喵了!请大家和我一起说祝黄濑凉太大宝贝生日快乐喵~~~!!!

黄濑喵太和青峰大汪日了快生!!!

前文链接:http://kazushimochan.lofter.com/post/2fa78f_1569c8c

02.御鬼师

 

“所以说,我和他凝视起码一分钟以上哦,完全不起作用!”黄濑抓一把薯片嚼的咯嘣脆。

“不可能,他又不是御鬼师…….”喵太郎挠挠自己的肚皮找虱子,“好痒,好痒,小虱子你在哪里喵,快出来,本喵仙保证不吃你。”

黄濑倒拎起猫腿,从上至下摇晃,“你不是仙吗,你快告诉我,为什么他不是御鬼师我却偷不走他的心啊?”

喵太郎的声音随着晃动上下颤抖:“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只……好……吃…….懒…….做…….拿……人……钱……财……不……替……人……消……灾…..的……喵……咪…….而……已…….”

“这种时候就知道装家猫了,平日耀武扬威,整日欺负小妖的仙人气场哪去了?”黄濑顺手抄起猫尾巴,打圈,喵太郎在空中眼冒金星直喊救命,四爪乱蹬之时,黄濑突然手一松,“喵——”冲力夹杂着劲风,凌驾于三界之上的仙——猫仙大人,宛若一道流星嗖地飞出窗外。

 

“咔嚓咔嚓”树枝被一团猫球砸断好几根。

“哐当哐当”猫球撞上墙壁又反弹回来,最后“噗嗤”一声陷入土里,再无动静。

黄濑将头探出百叶窗,一脸阳光灿烂天真无邪的问道:“咪咪,对不起,我手滑了,你还好吗?”

好你个喵喵球!

喵太郎从土里钻出来,抖落一身泥,气得爪子刨地留下道道痕迹就是不敢骂出声,只能摇摇尾巴喵一声示意:我很好!

 

自打从小被黄濑小贼偷了心,喵太郎对他的话从来都敢喵不敢怒,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黄濑刚开始当模特那会跟化妆师姐姐学了点皮毛化妆技巧,回家后他给喵太郎画了个时下最流行的原宿街头太妹妆,喜滋滋问道:“咪咪,你喜欢吗?”

咪太郎:“喵~~”心下猫泪横流:喜欢你个喵喵球啊!

黄濑家庭课上做了一盘红绿相间黑气直冒鬼才看得出是什么东西的料理,端回来一边摸咪太郎的毛一边喂他,“咪咪,好吃吗?我自己一口都没舍得吃呢,全带回来给你了,我对你好不好呀?”

咪太郎:“喵~~”肚子里胃液在翻腾:好吃你个喵喵球!你对老子好个喵喵球!喵喵球!喵喵球!喵喵球——

堂堂猫仙人被在三界夹缝中生存的小贼玩弄于贼掌之中,没猫理啊没猫理!如果让喵太郎用一句话来形容黄濑,那便是,贼小子,蔫坏!

 

贼小子黄濑从窗台翻身而下,嘿一声蹲在喵太郎面前,“我决定进篮球部,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玩意儿!”

拜托你先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吧!

喵太郎懒得搭理他,继续在心里淡定的滚喵喵球,翻个身,四爪铺地,背朝上,打盹。

黄濑这时才注意到喵太郎背上粘着张纸,好奇伸手一扯,“唉,这是什么?”502与猫毛粘合太紧密,他这一扯,“刷拉”纸带猫毛硬生生扯下好大一片。

“嗷呜——”喵太郎痛得一激灵,前爪直扑黄濑,就要抓!黄濑淡定捏住猫爪,轻描淡写道:“趴下!”

“呜呜——”全身如钢针般立起的猫毛瞬间像多米诺般一根挨着一根轰然倒下,喵太郎即使心有千千万万不甘,身体也无法阻挡魔咒,像滩烂泥一样啪叽趴地上,抽抽噎噎,只恨自家父母为什么没钱,为什么要和黄濑出生在同一家医院:呜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喵!死小贼,贱小贼你给我等着喵!本仙总有一天要解开你的偷心术喵,刮你腿毛喵,给你画伪娘妆喵,挥舞小皮鞭抽你喵,用辣油滴你喵…….

 

黄濑全然不知自家猫仙大人将自己SM了个一百遍,此时他正盯着这张纸发愣,纸边参差不齐,一看就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字迹不算工整,甚至比自己的狗刨字还丑,可是,黄濑却能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努力回想,却寻不到踪迹。

偷心贼毕竟不是仙妖,没有他们万里寻踪的本事,他只能模糊意识到,留纸条的这个人自己或许认识。

他按照纸条上留的电话拨打过去,两声嘟音之后,电话接通了。

“喂?”对方的嗓音正处于变声期,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低沉,磁性,却不失少年人应有的活泼。

黄濑仿佛触电般,迅雷不及掩耳挂断电话,这个声音他认识,今天,这个声音才伴随灿烂的阳光与微醺的樱花香问过他——你不是做模特的黄濑君吗?

 

“你怎么了?”喵太郎见他一脸呆滞,抬起前爪挠挠他。

黄濑一把捏住毛茸茸的爪子,将掌中肉球搓来搓去,兴奋道:“是他耶!”

“谁?哪吒吗?”力道适中的搓揉让咪太郎舒服得猫眼眯成一条线,发出一串意义不明的喵叫,“喵~嗷~呜~嘎嘎!”

黄濑持续亢奋中:“他啦!那玩意儿!”

“啥玩意儿喵?左边一点……右边一点…..就是这样喵~”

一人一猫玩得乐此不疲。

 

沿着新宿大街往前走一公里左右,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这里人迹罕至,偶有遛狗遛猫者误入这片翠林,兜兜转转,撞破脑袋也找不到出去的路,只是第二天醒来会发现自己莫名又回到新宿大街。如此案例,过去几十年间也不过发生过两三次而已。

 

影影绰绰的竹林一隅有一座略显古旧的院落,竹屋,竹桥,浅流,滴泉,似有人烟,但又似乎没有。一切的神秘静谧皆隐藏在一种古老的术法之下——障眼法。这是世代从事降妖除魔,驭鬼驱邪的御鬼师世家才拥有的术法,即使是上仙界的高妙仙术也无法破除。

他们与偷心贼一样都是游离在三界之外,却又依附三界生存的特殊种族,有些污浊之事妖界管不了,仙界不屑一顾,但万物生存运作皆有其平衡之理,打破平衡,接踵而至便是无穷无尽的灾难,这,又有谁想看到呢?

于是高价雇佣第三人解决此等污秽黑暗也就应运而生了。

 

御鬼师,行走于人间鬼界的边缘,仙庭妖域的缝隙,他们是暗夜的独行侠,生灵的守护者,他们降服天下鬼,散破世间魂,却始终驯不化那一小撮偷心成瘾的鬼贼。

偷心贼上到九重天,下到地狱十八层,只要想偷没有偷不到的,可他们偏偏无法偷取御鬼师的心。

 

偷心贼与御鬼师,合作,可成三生挚友;决裂,可成十世敌手。

 

新晋御鬼师青峰大辉就面临这样一个抉择。

 

青峰靠着竹椅一手把玩手机,一手轻轻颠着个篮球,手机开了关,关了又开,唇边的笑意始终不曾消退。

“阿大,你笑什么呢?”一个粉红头发,面容姣好的少女坐在他身旁,晃荡着两腿玉笋般光洁白皙的腿,轻轻问道。

青峰打开手机,似乎下定什么决心,把方才只接通不到两秒的来电存入手机,命名“小贼”,而后大咧咧往竹椅上一趟,回答女孩的话:“一个妄图偷我心的小贼。”

女孩所有所思哦了一声,笑盈盈道:“你似乎很开心?”

“有吗?”青峰反问,嘴角的笑意又扩大几分。

笑得跟傻子似的。女孩在心里腹诽一句,又说:“也幸亏是小绿的药起作用,抹去你身上的气息,否则,让他发现你是御鬼师,铁定躲你远远的!”

青峰猛地坐起身,不爽道:“敢情他就不能因为我帅而被我吸引吗?”

女孩嘴角有些抽搐,默默无语转身,离去,只留青峰一人在原地鬼嚎:“喂,你沉默什么意思?你给我回来,喂,五月!”

“嗤,蠢女人……”青峰不满嘟囔了一句,倏尔又嘴角弯弯,颠球玩,“老子帅得要死好么,你没看到那小贼躲门后看我打球的模样,眼睛都直了,啧啧……”回想起黄濑一路尾随自己到球馆,两眼冒星星似的偷看自己打球,竟忍不住哼起歌来,歌名为《老子今天依旧那么帅》。

 

一球砸出个偷心贼,是敌是友?青峰似乎已经做出选择。

 

黄濑也把青峰的号存好,命名为“什么玩意儿?”,他两脚翘在浴缸里边上,温水和着绿茶味的入浴剂,让人很是惬意。

咪太郎头顶一块毛巾,坐在水池边,两只肉爪沾满沐浴乳开始搓肚皮,“也就是说今早上给我贴纸的那混球就是死活不中你偷心术的那玩意儿?”

黄濑拢拢湿发,对镜子自恋照了一会,确定自己刘海抹上去依旧那么帅以后才回答道:“就是那玩意儿!”

咪太郎冲掉肚子上的泡泡,确定肚子仍和往常一样软绵绵,自己依旧那么萌以后才又问道:“所以那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百无一用是猫仙!”黄濑拖过咪太郎坐着的小矮凳,往手心挤一坨沐浴乳开始搓猫背,猫仙抓短,自己够不着,从小到大,黄濑不知洗过多少次猫背。

被骂的猫仙很委屈,对手指:“人家是喵喵仙又不是文曲星,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嘛!”

黄濑被他嗲出一身鸡皮疙瘩,加重手上力道:“养你有何用…….”突然摸到一块地方莫名凹下去,定睛一看,“咪咪……你秃了……”

打小跟黄濑一起长大,把臭美当饭吃的喵仙人听到秃了这两字,仿佛被一道惊天巨雷劈了一般,颤颤巍巍,兢兢战战回头,看见后背松软浓密犹如孔雀尾巴一般美丽的白毛兀的缺了好大一块,登时一脸菊花残,满地伤,老子再也不会爱了的表情嘤嘤啜泣。

黄濑掰开他捂住猫脸的猫爪子,安慰:“哎呀,还会再长出来的嘛!”

咪太郎泪环涟涟怒吼:“都是那狗娘养的狗样玩意儿的错!”

 

躺在竹椅上乘凉的那玩意儿,突然打了个喷嚏:哎呀,该不会感冒了吧!

 

当晚12点“什么玩意儿?”与“小贼”同时给对方发去第一条简讯。

 

-------------------------------TBC-----------------------------------------------------


评论(25)

热度(23)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