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chapter 8 下

肉什么的给我点时间慢慢炖啊(非常苦手 = =

还有两章就能完结了ww

Chapter 8 下

青黄二人将近十点才到达酒店,明明半小时路程硬是被他两拖长一小时,期间青峰向黄濑坦白五年前失约的原因。

原来那日正是长泽里美出生之日,长泽美奈子从清晨开始阵痛,即使再坚韧的女子遭遇分娩之苦也难以独自承担,他只能叩开邻居青峰的门请求送她去医院,青峰正巧要出门但看见她面色惨白,冷汗直流,羊水已经破了透明的液体顺着白皙的腿流下来,双腿不停打颤,青峰二话不说抱起她招辆的士火速赶往医院。

长泽美奈子虽然表面热情大方但内心却有些冷漠,没多少交心朋友,碰上这事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刚认识不到一年的邻居,虽然他比自己小两岁,不乏年轻人的冲动,但在重要事情上却意外沉稳,那时他们还不像现在这般熟悉,但青峰关键时刻伸出援手,特别是长泽多年后知道因为她害青峰和黄濑错失整整五年,对青峰除了感激还多许多愧疚,更加认定这人是值得自己相交一生的朋友。

后来到了医院,医生告知由于胎位不正孕妇可能难产,青峰满心焦虑,一边想着还在机场苦苦等他的黄濑,一边又不能弃长泽于不顾。他从认识长泽那天起就没见过她丈夫。起初他还以为她丈夫长期出差所以不在家,到后来当长泽肚子越来越大,身材越发臃肿那男人还是未曾出现,青峰不是爱好八卦之人,他只觉一个女人孤苦无依,大着肚子不辞辛劳的工作只为撑起一个家是在太不容易,对她除了怜悯还有一丝敬重。

他不忍心看她一个人孤零零生下孩子,难产不是开玩笑,那是整整两条人命啊!多一人鼓励也是好的,青峰想,于是他郑重对长泽承诺道:“你放心,我在这里陪你,好好将他生下来。”从未在外人面前哭过的女强人那一刻哭得像个走丢的孩子,上气不接下气吐出两字:“......谢谢。”

战斗持续很久,当婴儿第一声啼哭划破耳膜,距离约定时间已经整整过去4小时,青峰刚放松的神经瞬即紧张起来:黄濑!

妥善处理好一系列住院手续,青峰疯狂地不要命似的赶往机场,可,当他抵达时哪里还有黄濑,余下的不过是机卷残云的哀伤,这之后又是五年。

“我是后来才知道她丈夫,不,准确说是男朋友,死于一场车祸,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结婚。为了保护她,在车身撞上护栏向后翻滚的那刻,那男人把她死死护在身下承受住随之即来的爆炸与冲击。再后来,警察和救护车赶到现场的时候,男人已经奄奄一息,但她除了有几处轻微骨折外并无大碍。”青峰对黄濑如是说道,“长泽一直活在自责中,她说‘如果当初没有任性硬要他带自己去赏那什么狗屁雪景,也就不会出事,明知下雪路滑’,我想如果没有这小家伙她恐怕早轻生了,别看那家伙表面上豁达开朗,内心其实阴暗的一逼。”

黄濑看着小丫头熟睡的脸,悲伤感叹道:“她为里美很努力地活着呢,了不起的妈妈。”

“可惜,直到最后她都没来得及告诉那人自己有了他的骨肉,挺遗憾的,不是吗?”青峰看着黄濑,目光深邃。

“......是这样吗”黄濑深觉自己泪点真不怎么高,明明和他毫不相干,却还是微红了眼眶,“早点说...也许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但是小青峰很棒呢,你给予了小家伙应有的父爱!”

“算不上吧,我终究、是个外人,如果有一天她能找到真正的归宿,我希望那人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也算是我这个干爸爸一点小小的心愿。”

夜风吹过林荫道,树叶沙沙作响,昏暗路灯光下,青峰低声叙述着,刀刻般轮廓分明的侧脸让黄濑看入迷,如同多年前迷恋那颀长坚挺的背影一样:果然......还是好帅啊......

这样的青峰自信又强大,却不失那份内敛的温柔,他突然发觉当初那一球射入他心框的少年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阻挡风雨的男人。

“小青峰长大了呢!”黄濑摸摸青峰脑袋,老气横秋地感叹道。

“去去去”青峰郁闷,要不是抱着个小不点,他肯定要狠狠蹂躏一番眼前的金毛,哪能容其在自己头上放肆,呵斥道,“大人的脑袋小孩别乱摸!”

“是是是”黄濑口不对心应着,手却越发欢脱,只一会青峰的毛寸就被揉成鸡窝,头发丝儿支楞着,配上青峰的死人脸,真是...太滑稽了。

黄濑别过头捂嘴噗嗤噗嗤笑了好一会才正色道:“摸摸更聪明!”

青峰笑骂:“去你妈的。”心说:回去弄不死你!

黄濑咳嗽两声,握拳抵到青峰嘴边做话筒状,问:“那么请问,干爸爸大~的心愿是什么呢?”

青峰睥睨:“你是圣诞老人么?”

“切,爱说不说不说拉倒!”黄濑自讨没趣,心下不满:死黑皮真没情趣,活该撸一辈子!顿了顿又想:他撸一辈子那我怎么办?跟着撸一辈子?不行不行!登时头不自觉遥得跟拨浪鼓似的。

青峰见黄濑又沉浸于自我妄想中,脸上青了又白白了又红,于是趁其不备在耳垂上咬一口。

“干什么啊!”黄濑终于回过神来,脖子根都红了,捂着耳朵怒吼一声,又怕吵醒里美,不得不降低音量,但听在青峰耳里跟撒娇似的。

青峰低下头去用只两人才听得见的音量缓缓开口:“我希望,她干妈妈能和她干爸爸永远在一起,圣诞老人,你觉得这个愿望够大吗?”

.......

“不、不知道!”黄濑窘迫地别过脸,他怀疑青峰这些年可能搭错神经养成打乙女游戏的癖好,否则他怎么能恬不知耻地说出这番......告白?

靠!老子心跳个屁!等等...干妈妈是什么鬼!

“靠!你说谁是干妈!?”黄濑扯过青峰,愤怒质问道。

青峰低头吻吻他揪住自己前襟的手,以一种安抚炸毛小动物无奈又宠溺的口吻说道:“那好吧,他二爸”

“这还差不多”黄濑点点头,末了反应到:等等,我就这么妥协啦?出息呢!?

胜负心此时又在作怪,势必要在口舌之争上扳回一次的黄濑口不对心的傲娇了:“我答应你了吗?”

青峰很强势地笃定:“下半身都赔你了,不答应也的答应!”

黄濑想起那茬儿,老脸一红:“谁、要你那玩意儿!”

“你舍得让小小濑孤独终老?”青峰以陈述语气反问。

还真是皮黑不要脸啊!

黄濑发现对付不要脸方法就是更不要脸,于是豁出去:“呵,哥的小小濑可是万人觊觎!不要太嫉妒哟~”

迷之沉默。

青峰不说话了。

青峰黑脸又黑了几分。

青峰把小丫头放在路边长椅上脱下外套裹个严严实实。

而后三步并作两步咻一声拎起黄濑往草丛里一扔,翻身压上,挑起对方下巴,邪魅一笑:“是。吗。大爷我来试试它多有魅力啊~”

说罢,抬手朝对方下身一捏。

黄濑浑身一抖。

黄濑脸涨成猪肝色。

黄濑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我他妈脑子有病,我跟一单细胞生物较什么劲啊!!!!

---------TBC------------


评论(14)

热度(40)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