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chapter 6 下

终于把第六章全部搞出来了,还有三章完结= =不过以我又慢又啰嗦的状态看来(x

今天胃特别疼,所以大家一定要吸取教训,按时吃早饭TAT

Chapter 6 下

黄濑顾不上许多,从洗手间出来抓起行李冲了出去,好似一阵旋风,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在店门口徘徊片刻后,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也不管人家愿不愿载就一股脑报出地址。司机见他满眼焦虑,也不敢推脱,加大马力往目的地开去,一路上还担忧的问他:“小哥,你是不是家里出事了?别担心啊,很快就到了。”

陌生人好意的宽慰,让黄濑不禁有些感动,松弛下面部紧绷的肌肉,对着司机道谢:“谢谢您。”

“客气什么”司机紧接着回话,一来一去两人竟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聊上了。窗外的景物飞速倒退,霓虹初上,闪烁着车窗透出点点星光,黄濑的侧脸就这样倒映在玻璃上,他默默转过头去,对着玻璃扯出一个笑容。

真难看!

笑对他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他从未觉得这习以为常信手拈来的动作还需要练习。他想象过一百种与青峰再次相见的场景,但那一百种场景里没有哪一种像现在这样令他如此忐忑不安,他害怕听到青峰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嘿,宝贝,这是爸爸的老同学,快叫黄濑叔叔。”

叔叔你妹!黄濑忍不住在心里一通乱骂,察觉出这番心绪不宁似乎快将理智侵蚀,他迅速将自己如脱缰野马般的思绪拉回,没见到人之前,任何事情都有转机的余地。暗自加油鼓劲的黄濑抬起头来瞥向窗外,只一眼便打乱全盘计划,忙不迭叫停,“停车停车!”

“吱——”汽车即时刹住,往前滑行一小段距离,车轮与地面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噪音,司机回过头来,不解的问道,“这还没到呢.......”话还未说完手里已被塞入一把钱,后座的黄濑一面道谢一面急忙打开车门,“谢谢您!送到这就可以了!”一眨眼功夫连人带行李从车内消失,只留司机茫然无措,回过神来冲着人行道上那抹急行的身影吼道:“小哥,你钱给多了!”回应他的除了溜入车窗的寒风再无其他,那人和着夜色瞬间消失在攒动的人潮中。

真是个怪人!司机摇摇头,发动引擎,没入茫茫车流。

黄濑站在人群中东张西望,他绝对没有看错,哪怕再隔三十年,只要青峰出现在他眼前,他也能一秒认出,他掏出手机拨通广末的电话,想确信自己没有眼花,不到半分钟,电话在那段迅速接起,“喂!凉太!你刚才吓死我了.......”

“你在哪?”打断广末的絮叨,黄濑直接问道。

“还在原地”广末怔怔地回答道。

“青峰呢”

怎么突然扯到青峰头上去了?广末疑惑不解,但黄濑略微冰凉的语气不容他踟蹰片刻,如实回答道:“走了”

“去哪儿了?”问题一个接一个。

我靠你审犯人啊!广末这下也不爽了,自己在这头担心的要死,对方却置若罔闻,好歹也对亲友的关怀表现些谢意啊!口气不禁带着些许埋怨,“我哪知道,你之前那种反应,我哪敢走远啊,一直在原地等你.......”

“谢谢你,广末,回头请你吃饭!”电话那端黄濑的声音透着些欣喜,确信自己没认错人,他向广末郑重道谢后果断挂掉电话。

这...这在搞什么呀!?黄濑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广末在风中不禁凌乱起来。

挂断电话的黄濑自然不知此刻的广末正对他方才那番行为进行长篇累牍的谴责,他正四下张望,既然小青峰离开新宿,那之前从他眼前一闪而过的身影肯定是他,只是他为何到这里来?百思不得其解间,有人从他身边掠过,黄濑的目光无意识地顺着那人而去,仿佛有什么在指引他,那人径直走向右前方,推开一间便利店大门的瞬间,记忆摧枯拉朽涌来,击碎全部防御。

那是一间看上去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便利店,店中所卖之物与东京市内大大小小,不尽其数的便利店相差无几,只是它存在于这条路上,这条承载了少年黄濑最为单纯美好的岁月和最令人动容的名为憧憬之情的路。这是从帝光回家的路,也是结束社团活动和一众伙伴嬉笑打闹肆意挥霍青春的路。

居然还在这里。

快十年不曾回到此处的黄濑不禁感概着这家小小便利店的顽固坚挺。他记不清在这里请青峰吃过多少哈根达斯,也记不清那些个炎炎夏日里两人一共分食了多少根冰棒。但他记得青峰总会在自己付账时突然往他手里赛本小麻衣的写真,闹得他无数次在店员沟直的目光下脸红尴尬,他也记得青峰总是迅速吃完自己手中的冰棒后就迫不及待抓过他的狠狠咬掉一大半。两年,730天,17520个小时,这其中有多少是和青峰一起度过的,他算不清,也算不出,他和他在那些岁月里仿佛就是这样三点一线来回着:打球—便利店—回家。他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运气总是很差,每次都眼巴巴看着青峰举着“再来一根”的竹条在跟前耀武扬威,气得牙痒痒。

那时候的小青峰真欠揍!

黄濑有些后悔,当初怎么没有揍他一拳?那些年,兼职模特挣来的那点可怜吧唧的零花钱几乎一大半被青峰吃进肚子里,而自己居然默不吭声,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似的被乱宰一通后又兴高采烈地抱着篮球邀对方one on one,真是很傻,很天真!

勇敢承认“黑历史”的黄濑继续默默盘点起那些年被青峰吃掉的便当,嗯,有维也纳香肠,有牛肉饼,有意面,还有......数着数着,有个身影从眼角划过,只一瞬便夺走黄濑全部注意力,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那人从便利店走出,手中提着一个塑料袋,向前走几步后屈身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即使相隔数十米,他手中那袋东西看上去就跟核桃般大,黄濑还是认得。

——冰棒。

那是不知自己请青峰吃过多少次的同一种冰棒,两根冰棒黏在一起,从中间轻轻掰开,你一只,我一只,黄濑很喜欢这种方式,那感觉就像.......恋人一样。那时候青峰总是主动请缨,将冰棒拆开后递一只到自己嘴边,一面咬一口自己手中的一面笑着对他说,“喏,看在你今天很努力的份上,赏你的!”呸!拿着别人的钱请客,要脸么!那时的黄濑总是默默在心里吐槽一番后泰然自若的刁走属于自己的那根。

可现在呢,他亲眼看见青峰撕开包装,和多年前一样将冰棒一分为二,一只塞进自己嘴里,另一只递到正对着青峰笑成朵太阳花的小女孩跟前。女孩笑嘻嘻地接过,低下头舔了舔,仿佛尝到人间美味一般,惊喜的仰起脸往青峰脸上亲了一口,青峰似乎被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倒,但一瞬后,眼角则流露出藏不住的笑意。即使架着一副深黑的墨镜,即使宽大的棒球帽将脸全埋在阴影里,黄濑还是能感受到青峰身上所洋溢的快乐,那是与亲人相处时独有的安心与温暖。

这一大一小相视而笑二场景柔美得像副画,让人不舍得打破,仿佛一旦打扰就如同犯了什么重罪。黄濑想逃,他不知为什么,眼前的场景虚晃着他有些睁不开眼,越是想看清眼眶越是酸涩,仿佛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存在,下一秒就会提剑刺破眼前这片安宁祥和,但双脚像与地面粘合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也始终迈不出一步。

快走啊,黄濑,快走啊!意识到青峰的视线正从女孩身上转移开,黄濑拼命催促着自己,可脚底仿佛生出磁力与大地异极相吸。

该死的万有引力!他蛮不讲理的将错错怪牛顿身上。心下一狠,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骤然而起的疼痛使他一个激灵向后迈出一小步,死机的大脑仿若系统重装一般高速运行起来。

跑!神经中枢一声令下,牵动浑身肌肉促使黄濑没命逃走。

但,还没跑出两三步,当即撞到一人,黄濑个高,力气也不小,这一撞他安然无恙,反而对方一个站稳不住倒在地上。

“我靠!你走路没长眼睛啊!”被撞翻在地的人指着黄濑就劈头一顿痛骂。

黄濑生怕引起注意,忙不迭将人扶起,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走太急了,没注意到.......”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没等黄濑说完,那人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继续骂骂咧咧,“我操,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八辈子霉,遇上你这么个瘟神!哎呦,我的腰......”顺势扶上自己的腰一脸疼痛难忍的表情。

黄濑强忍下对方难听的谩骂,怎么说也是他不对在先,为了避免周遭的注意,他压低声音耐心劝解道:“要不我送您去医院?”

谁知那人得理不饶人,骤然音量提高八度,骂道:“鬼知道你会不会刚到医院门口就跑了,你这样的小白脸我见多了!老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咱们法庭上见!”

这下即使黄濑有心避免,如此尖利刺耳的叫骂声顿时吸引不少人注意。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纷纷与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见此状况,那人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抢地,“大家评评理!!这叫什么世道啊!!有人撞了人想跑,不肯给医药费啊!!哎呦,我的腰啊!都骨折了!!!”

骨折你他妈还能坐着?!黄濑满腔怒火,但又不好发作,只当自己触了霉头遇上只癞皮狗,尽量维持着平和的语气说:“我没说不付医药费,您看,这样坐着也不是办法,不如我先带您上医院,医药费全算在我头上?”

那人一见黄濑妥协,立马腰不疼了,翻身而起,“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啊!”

“是是,我说的”黄濑简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说:你他妈快跟我走吧。

.......

“大辉,你看那边。”吵闹声最终还是引起某些注意,里美指了指人群堵围的方向,转头问青峰,“为什么那么多人聚在一起?”

青峰顺着女孩所指方向看去,只一眼,便再也把持不住,即使人影幢幢,即使路灯的昏暗照不清真实状况,那冒出人群一截的金发还是瞬间抽离他的灵魂,压抑不住冲涌而上的惊喜,青峰一边嘱咐里美“别到处乱跑”一边向人群走去。

“先说好,你肯付多少钱?”那人还在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多少都行......”黄濑已经无语凝噎了,怎样都好,只要快点离开,要是被青峰注意到,那他真是想死的心都都有。

“20万吧!”狮子大开口。

“多少——!”黄濑愣是没想到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禁不住提高音量询问。

那人以为他没听清,比出两根手指,一字一句说到:“二。十。万。少一个子儿,咱们法庭上见!”

黄濑气得想把这货一掌拍死在地,怒道:“你怎么.......”

“你怎么不去抢啊!”仿若心灵感应一般,有人抢在他前面将欲冲口而出的话说了出来。

嘿,哪位哥们?这么义气!黄濑正想赞扬这位从天而降的正义路人见义勇为,突然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

这声音,这语气........

他仿佛能听见自己的脖子发出机械般的“咔嚓咔嚓”声,僵硬的转过头,那口在黑夜里泽泽发亮的白牙仿若一道晴天霹雳,刚系统重组好的黄濑再一次死机了。

----------TBC--------------


评论(14)

热度(35)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