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chapter 6 上

更正个bug上一章黄濑说8年前其实是7年前,2+5=7,我太蠢了算术都搞错= =。还有我说这更有狗血,其实是这章有狗血(好吧,其实就是我太啰嗦,半天还没撒到,早上起来二更。

Chapter 6 上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乘坐日本国际航空公司AF4E73航班,由A市国际机场前往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广播在机舱内飘扬,起初还有些吵闹的乘客此时都静静置于自己的座位上,聆听乘务员的安全指示。青峰以拳抵住下巴,望着窗外,还有不到一刻钟,这架飞机便会带他踏上归途。

长泽里美坐在他身旁好奇的东张西望,“大辉大辉,这些穿制服的姐姐都好漂亮!哇,里美也想要一套!”

“你?”青峰斜眼打量下小不点单薄的胸膛,好笑的捏捏她脸颊,“等你能穿br.......”后半句被迎面掷来的靠垫拍了回去,长泽怒嗔,“在小孩子面前有点下限好不好!!”

“妈妈,下限是什么?能吃吗?”里美很天真,她觉得这大概是某种食物,顺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青峰脸颊,而后往空中一抛,“痛~~~痛~~~飞走啦~~~~”

被小孩童真可爱的行为打动,青峰一把抱起她放在自己膝上,意味深长的说:“下限不能吃,等你长大就懂了。”

“哦......”明显被敷衍一番的小不点神色恹恹,但瞬间仿佛被什么吸引一般,兴高采烈的往前指,“那个姐姐!她长了一头好漂亮的金发!妈妈我也想要!”

“黑发才是自然美,五颜六色的跟怪物似的.......”长泽语重心长地教育女儿,不料被青峰从鼻子里发出的一声嗤笑打断,“别听你妈的,金发可好看了!等咱里美长大就去染一个!”

“大辉也喜欢金发?”受到鼓励的小女孩高兴起来。

“嗯,喜欢.......”青峰有些黯然的笑笑,瞥一眼里美所指方向,竞萌生出些得意,“我见过比这还美的金发。”

“有多美?比天上的星星还闪吗?”里美仰着头问他,眼神充满好奇。

青峰轻柔地拂过小孩发梢,仿若陷入回忆,语气无奈却又带着眷恋,“啊......比星星还闪呢。”

“想看!”里美的好奇心已全然吊起,一个劲兴奋,双手在空中挥舞着,“金发美人!”

“好好好,改天带你去见他......”青峰一面应着一面将她从怀中拎起,放回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抬头却对上长泽所有所思深不可测的眼神,“哦........原来K君是金头发啊!”

青峰一窘,立马避过头去,心说:妈的,又被这货找到嘲笑的机会了。

长泽作为一名纯爷们,不对,女汉子,对这个血气方刚间或智商略下线的青峰意气相投,不对,是一见如故。身负为其兄长之责,不,是心怀知心姐姐之命,对这位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能损绝不夸,美其名曰:长辈的指教。若能将青峰气得如同火烧黑炭那便是一天最开心的事。

人建筑师,压力大,周遭都是一群价值三观不怎么对的上的外国佬,好不容易碰上个心明如镜,直来直去的同国暴躁呆小子,不抓紧好好戏弄一番那怎么行?但在青峰看来这位大姐可谓避而不及,批了张貌美如花的皮却满肚子变态水,真不知咋就教出这么个水灵可爱的宝贝,一定是受自己影响,青峰暗暗称道。里美从小就亲近自己,一看到他两眼恨不得闪出星星来,若非自己的正面的形象给小家伙指引了正确的人生路,否则小天使就成小变态了。这样想着,青峰又慈祥地摸了摸小家伙脑袋瓜,仿佛是亲手喂养起来一般。长泽被青峰所谓慈祥的笑容吓出一身鸡皮,忙不迭将女儿拖向自己身边。

话虽如此,几年交往下来,两家人竞如同亲人一般,长泽虽然嘴上逞快,但青峰知道她是真心待自己如亲弟一般,异国他乡,既是同根生又有缘做邻居,怎么说都倍感亲切。

长泽知道青峰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自从被揭穿时不时被当做调笑青峰的好手段。那还是3年前的情人节,那日结束加班的长泽拖着疲惫的身体刚到家时,脚下突然一个趔趄,直起身才发现,青峰就这样四肢大张瘫在自己家门口,烂醉如泥。这么个大块头即使长泽有心也无力,她随即回屋拿张毛毯盖在青峰身上准备丢他在门口过一夜时,蓦然发现青峰手里拽着一盒巧克力,鹅黄色的礼带缠绕着精巧的小盒子,上面插着张卡片,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母:TO K。“K”字右小脚还生拉扯出一道微浅的墨迹,一看便知他定然是刚落下这最后一笔便醉死过去。

次日,发现自己在别人家门口醒来的青峰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正筹措着语句准备道歉时,一顿数落稀里哗啦迎头浇来,“什么人啊?值得你喝的跟摊难泥一样,矫不矫情,要么往前看,要么把人追回来,一个大男人墨迹个啥?”

青峰怔在原地,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看着长泽,喃喃道:“........他不在这里。”

“管他在哪儿!我问你,还喜欢他吗?”一记直入重点。

青峰点点头,几乎毫不犹豫,宿醉后的意识已慢慢清醒过来。

“那不就结了!”说话间,长泽指指青峰胸口,“只要这个人还活着,即使是天涯海角又怎样,冲到他面前说‘老子就是喜欢你’,否则这感情埋在心里迟早憋死你!”

“他不答应咋办?”青峰几乎脱口而出。

“霸王强上弓!”长泽悠然吐出五个字,霸气外露,气势如虹。青峰在心里翻个白眼球,无力吐槽,我他妈傻逼,竟然认真跟一变态请教。

不过吐槽归吐槽,长泽的一席话仿若一记闷锤,撬醒了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对啊,纠结个屁,就算他不喜欢我,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他!一旦想通此理,再无其他顾忌,无论黄濑对自己如何,下一次再见到他一定不要犹豫,大声告诉他:我喜欢你。就算不答应又怎样?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心。

正当青峰幡然醒悟,怒下决心时,长泽悄无声息凑到他跟前,邪邪一笑,“男的吧?”

青峰吓得倒退两步,差点被口水呛到,“你...不....你怎么知道!?”音调瞬间直高八度。

长泽像看涉世未深的小处男一样,眉梢一挑,故作深沉状:“经。验。”

经验?!!青峰眼珠子都直了。

什么经验?你不是个女的吗?难不成是变性人?!!!!假设如后春笋般齐齐冒出,青峰吓得脸色一阵青白,一时间竟不敢看长泽,结果那货一个憋不住“噗”地笑出声,边捂着肚子,边喘气,“哎呀嘛!你简直太好骗了!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居然不打自招!!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除了这两字,青峰实在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刻万匹尼玛兽奔踏而过的心情:单身女人真可怕!单身还特么带孩子的女人更可怕!!

此后“K君”就成了长泽对青峰暗恋对象的特殊代号,时不时用此撩撩青峰:

“哎,你喜欢K君多久了?”

“我去,国中开始?这么痴情?和你的画风不符啊哈哈哈哈!”

“K君长啥样?和你一样黑?”

balabala......青峰只想502封住她的嘴,对不起,我错了,单身女人不可怕,既单身又八卦的女人才是魔鬼!

这不,抓住K君是金发这个信息点的长泽又发挥不撩死青峰誓不罢休的长处,问到:“你和K君多久没见了?你该不会.......这次是回来找他吧!?”

与往常“你怎么这么八卦”的反应不同,被问到的青峰显得有些沉默,踟蹰半晌,才开口道:“有5年了吧。”语气有些寂寥,难以想象这是在球场上纵横四方,怒扫千军的顶尖大球星。

他顿了顿,继续说,“有这个打算,也不知找不找得到,他.......最擅长躲人了.......咳,你问这干嘛,又想嘲.......”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蓦地打断青峰,他疑惑不解的看着长泽,眼神仿佛在说“你吃错药了?”

“没头没脑地道歉干嘛?”青峰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知道”长泽干笑两下,她确实不知自己为何冲口而出,只是——5年?当青峰说出这两字时,一股负罪突然感莫名其妙涌上心头,就在这一瞬,时光仿若一股绳拉扯着她冲入记忆的隧道。

不....不可能吧?看着宝贝女儿恬静的睡颜,她猛地摇摇头,不敢再想,倘若事情真如她所料,那她就算万死也难辞其究啊。

----------TBC-------------


评论(5)

热度(31)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