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chapter 5 上

隔了好几天的更新,以后大概三天一更,实在是有点忙,无数project在后面虎视眈眈QAQ

chapter 5 上

From 广末:

帮我带青峰君的特刊,谢谢> <!

黄濑叹口气,收起手机,准备出门去帮脑残青峰粉广末同学买礼物,前几天闹着“啊~~我也想飞A市的”他最终开着飞机去了澳洲,此时正值水深火热的季后赛,身为忠实NBA联赛粉丝,广末无时不刻不想有假公济私的机会来美国看一场比赛,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他每次飞北美航线不是撞上赛后间隙,就是被一群空姐拖去当苦力。而这次,公司安排飞往A市的航班终于撞上了A队比赛日程,小粉丝广末同学恨不得拉响炮庆祝,而当机组名单出来那刻,默默蹲一边种蘑菇去了。而好友黄濑则以副机长的职位赫然出现在名单上,引得广末一通羡慕嫉妒恨,逼着黄濑给他带海报,最好是青峰亲笔签名的,黄濑想都没想便一口拒绝,“海报可以,签名做梦去吧。”

有时候黄濑想,有些东西他越不想面对什么老天却非要逼他,就拿这些年的空中岁月来说,明明国际航线飞的不少,甚至全世界都快跑遍了,结果自己偏偏是北美机组的固定班底。

美国,美国,又是美国!拿着人员名单的黄濑已经数不清自己开着飞机在这个国家降落过多少次,他不喜欢这里,甚至感到厌烦,唯一放松的场合便是在街头球场和当地人切磋,但每当有人为他的球技感到诧异禁不住称赞“wow!You are such a good player!You must admire Daiki Aomine,since you are Japanese!”的时候,一股无名火总会蹭蹭蹭窜起:仰慕你大爷!是不是在你们眼里,只要满足:是个日本人,会打篮球就必须对青峰崇拜得五体投地!?什么逻辑。

还真别说,人美国人就这么想的。热爱篮球的日本人不崇拜青峰,才那是真见鬼了!

黄濑走进书店,顷刻间就注意到运动书刊专区的人山人海,原因他知道,这期篮球周刊是青峰特辑,整整半本的专访另附送一张等身海报。篮球作为全美国民运动,本就具有超高人气,再加上A市出了这么一只明星队伍,年年杀进季后赛,四进总决赛,两次冠军,就差给王牌选手青峰大辉全联盟最具价值球员的称号,所有球迷都在议论,若是今次青峰夺下全年MVP,A队就是毫无疑问的王者,横扫联盟。这也就不难解释小小书店内爆棚的人气。为青峰痴狂的人那可真不少,男女老少,白人,黑人,黄种人一时之间难以数清,自己身边不就有个活蹦乱跳的吗。

黄濑头疼,这么多人,怎么抢得到?飞赴澳洲的广州的广末千叮咛万嘱咐“我下半生的幸福就交你手里了,一定要帮我抢到啊!”

所以脑残粉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不停腹诽的黄濑似乎忘了,自己曾经也是其中一员。身高优势在这里可占不到什么便宜,所有人都五大三粗,黄濑向挤包子一样被推来攘去,拉扯间装饰用的平光眼镜被人一个掣肘顺掉,紧接着“啪”玻璃碎掉的声音瞬间刺痛他的神经。

老子刚买的眼镜,才戴了不到一小时!!

怒极攻心,黄濑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人推我,我推人,七挤八进终于把那该死的周刊撂倒手里跟打了一仗似的,黄濑累的气喘吁吁,扒扯着衣领想透透气,一摸不禁泪流满面:领口两颗扣子不翼而飞。还有比他更倒霉的吗?要是要同行知道日航的情人节巧克力杀手黄濑机师为抢一本篮球周刊,弄得衣冠不整,灰头土脸,还被人踩了两脚,恐怕牙都要笑掉。丢不起这个脸啊,黄濑边想着边急匆匆返回酒店,生怕被熟人瞧见,回去定要广末那小子好好补偿。

“呼”洗了个热水澡,拖着被挤得快散架的身体,黄濑一头栽在床上,长舒一口气。余光瞥向茶桌,胜利果实静静躺着。居然抢了两本,黄濑有些无奈,那会人群拥挤,他只顾着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抢书,丝毫未在意数量,直到拎着书袋回到酒店才发现,竟然多出一本。

都送给广末?他不甘心,自己拼死拼活抢回来的东西就这样便宜那小子?

自己留一本?他不愿意,封面的主人公长了一张他一看就烦的脸。

即使过了5年,每当听到青峰的名字仍会心脏紧缩,他便是不懂那日明明留有足够的时间,是只乌龟也该爬过来了,更何况是人。没有青峰的联系方式,甚至和所有人断了联系的他曾有过直接冲到A队俱乐部揪着那混蛋问“你他妈为什么不出现”的冲动,但转念之间就放弃了,凭什么又是我妥协?无论他对青峰有着多深的执念,也无法忽视近乎残酷的事实:自己被抛下两次。

现实的冲撞扼杀了冲动,心底的骨气构筑起一堵堵心墙,不可以低头,他提醒自己,

犯一次错是无知,犯两次错是蠢,但事不过三,没办法放任自己继续错下去的他,将青峰大辉这四个字从心底连根带梢挖起,狠狠画了把叉,哪怕鲜血淋漓。他不想再为同一个人哭第二次,还那么狼狈与不堪。那日,迟迟不敢面对现实的他直至泪水布满脸颊才惊觉从四肢百骸逆流而上的疼痛。

黄濑啊,黄濑,如果他把你放在心里早该来了,不是吗?

他不愿再为青峰找借口,也不想找借口,如果他忘不掉那就让时间来消除残留的痕迹。如果说两年的时间还让他面对青峰时仍保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呢?现实的棱角总会磨平青春的悸动,再刻骨铭心的相爱也抵不住时光的侵蚀,更何况他们或许连相爱都谈不上,这么些年也许都是自己一个人的疯狂,是时候该停下了。

但,我做到了吗?黄濑不知道。对青峰不知是爱多一点,还是恨高一筹,也许都有,他知道这并不是好状态,想要的仅仅是云淡风轻的洒脱而不是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这五年来,他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矜矜业业的成绩让他在短短几年内由毛手毛脚的新人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副机长,所有人都对他赞不绝口。日航甚至流行一句玩笑话:飞机黄濑开,再抖都不摔。对此,他只无奈一笑,无人知道蒸蒸日上的事业背后有着怎样的决绝,他宁肯开着飞机在黑夜里穿行也不愿回家面对满屋子空荡荡的寂寞。

埋葬掉青峰的同时也锁上了心门,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认真喜欢上任何人。

“哎”已经多年不伤春悲秋的黄濑发出一声叹息。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青峰钱,倒了八辈子霉认识广末这货。即使他在心里把青峰从大号到小号全部拉黑,大球星仍然借着脑残粉之口在他耳边,眼前不停怒刷存在感。

谁想知道你偶像代言了啥广告!?你偶像和XX模特闹绯闻关我屁事?!谁特么要大半夜不睡看你偶像比赛直播!?

滚滚滚!黄濑从没觉得广末这么碍眼,一粉顶十黑!青峰驱逐战由于广末同学的助攻瞬间效果减半,他即使有心屏蔽青峰所有信息,也禁不住10句话3句不离青峰的话唠攻势,战线越拉越长,再有个五年也不够用!

累觉不爱的黄濑一边抱怨着上天不公,一边没出息地撕开篮球周刊的塑料封。现在追求资源效用最大化,买来的东西不能搁着当废品,他就这样安慰自己来掩饰“我才没有想看那谁”的包子心理翻开第一页。

密密麻麻的字母瞬间占据视角,即使王牌机师已经飞遍大半个地球英语水平也从“hey how are you”上升到可以舌头不打结向乘客语音广播,一时间也难以消化铺天盖地的信息量,他开始放慢速度一个词一个词仔细揣摩。专访不出意料始终围绕着青峰的职业生涯以及本赛季A队的表现展开,黄濑有些失望,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就在他翻阅两页略微疲乏准备合上时,一个右下角的小粉框突然映入眼帘:

“Q:Well the Valentine's day is coming,everyone cares about whether you have some plans or do you have some impressive story to share?

  A:Actually, no,I have never experienced a real valentine,I'm serious not kidding.So,you know no story to share.But.......I've prepared a box of chocolate which is never sent out.

  Q:When?I heard of that which is a tradition in Japan.The chocolate represents love like what rose stands for us.

  A:Yeah,you are right,er......around 18 just before when I came to the US.

  Q:Oh,it sounds kind of regretful.Is it a goodbye gift since you decided to go away?

  A:no, it's just a promise......

  Q:what promise?

  A:"please waiting for me."

  Q:I feel so sorry for your what you have missed,but it's really romantic.Except for blessing I don't know what to say.However,if you have chance to see the lovely again what would you like to say.

  A:En,maybe "Do you want to have one on one with me?"or,just "I love you." 

有什么东西挣脱时光的枷锁,正慢慢浮现出轮廓,黄濑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心尖都在颤抖。


评论(6)

热度(38)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