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高绿 武侠脑洞 12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wwww

青黄酱也情人节快乐(他两太现充实在是想烧,啥?wwwww

更新送上

12. 消息

黄濑怎么看也不像身患中毒之人,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除了每日被逼着喝一大碗药,其余时间要么被青峰以疗养之名拖去泡温泉,要么夜里倚着凭栏侧耳听他练剑,时不时过上几招,好生快意。

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大脑有时空空的像没入重烟深雾中看不清方向,一片混沌。

青峰有时隔着衣服挠他痒痒,半晌才反应过来捂着肚子咯吱乱笑吼着“小青峰别闹!”。

所有人都明白——时日不多。但是却没人点破,任由黄濑每天嘻嘻哈哈,笑的没心没肺。绿间日复一日潜在药炉里,医书散落一地,和着揉成团的笺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草药配方,最终都被丢弃。

离开两周的高尾突然回到了九嫣桥并带回一个消息。

储幽宫的下落。

陆闲庄眼线布满江湖,经过一年的寻觅终于找到线索,近年来不少名门弟子相继离奇失踪,数月后却毫发无伤返回,奇怪的是,这些归来弟子均不记得期间发生之事,问他们从何处逃回来,只答:醒来的时候是在海边。

大海烟波浩渺,一望无际,究竟是在哪片海,无从得知,于是这事便不了了之,总之人平安无事回来就好。

细心如高尾,在为储幽宫所在苦思冥想之时,竞发现这些离奇案件与唐家庄惨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幸好当时你没有将尸体划得面目全非”高尾进屋便召集齐三人,准备将来龙去脉讲清楚,“若不是薛神医心细,谁都不会发现这三十具尸体肩胛骨下三寸处有一绿豆大小的红斑,如果我猜的没错,黄濑身上也有。”

闻言,青峰脱下黄濑的上衣,撩起金发,往他肩胛骨下望去,果不其然,正下三分处有一红斑,手抚上去略感凸起,若不注意还以为是蚊虫叮咬的起的包。

“果然如此,这几年名门弟子陆续失踪想必也是这储幽宫干的”确定黄濑身带红斑,高尾继续说道,“若不是前几日去虚空谷,我还发现不了这其中的联系。”

“怎么说?”绿间问道。

“小真!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看那家伙裸体的,不对,是裸上半身.......”高尾突然话锋一转,执起绿间双手,神色诚恳。

青峰见他又莫名其妙偏转话题一脚踹过去,“你给我说正事!”

“我说的是正事!”

“好了好了,我信你,你快说。”绿间也被弄得莫名其妙,糊弄高尾一声,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原来他前几日去虚空谷代父亲向谷主日向贺寿,刚与前来迎接的虚空谷弟子碰头,却杀出一群不知从哪来的黑衣刺客,他只带了平日贴身影卫,加上虚空谷弟子也不过五六人,面对数十个武功高强的蒙面刺客,一时有些棘手。

虽然他不爱习武,武功算不上顶尖,却也是个一流高手,与贴身影卫联手虚空谷弟子一时也杀得刺客节节败退。

哪知暗箭难防,一道冷箭搜的射来,他与一刺客缠斗不已,眼看利箭将穿心,却听“噗”一声,暗箭射进肉里,一名蓝发少年霎时闪现以身为盾替他档了一箭。高尾心下一惊,不知这少年是从何处窜来,随机向影卫使个眼色——数发烟雾弹弹出,砰砰数声,道上立即烟雾弥漫。待黑衣刺客劈开烟雾欲在追杀时,高尾一行早消失不见。

来接应高尾的虚空谷弟子中有一红发少年,肩宽背直,身形高大两道分叉眉煞是引人注目,此刻他正怀抱着蓝发少年随着高尾一行在林间飞奔,一抵达安全地带,急切撕开蓝发少年的上衣欲将箭头拔出。

高尾心怀感激,忙取出金疮药帮少年止血,但利箭穿肩,若鲁莽拔出恐怕会血流不止,他劝解红发少年先用金疮药止住伤口的出血,箭头等回谷请大夫来取,反正此地离虚空谷也不远。

红发少年听下劝告仍是着急,他将撕开的衣服退至蓝发少年臂弯处,催促高尾快些上药,就在这时,那记细小如丝的红斑跃进眼帘:和唐家庄尸身上一模一样——肩胛骨下三分处。

高尾庆幸自己有一双鹰眼,否则,微小如斯旁人一扫便略过,他暗自压下疑问,细心为蓝衣少年上好药,便往虚空谷谷奔去。

待蓝发少年双肩缠上绷带,面色如常,高尾这才向想谷主寻疑解惑。

蓝发少年名黑子哲也,半年前无故消失,却在三月之后悄然回来,三月之中所发生之事一概记不起,只记得自己在一片海滩上苏醒过来。

高尾深觉真相就快呼之欲出,立马派人前往各门各派调查,结果与他料想的一样,这几年所有失踪弟子无一例外:肩胛骨下三寸处有一红斑。

一旦探查到线索,高尾马不停蹄赶来九嫣桥和青峰他们汇合。

“结果还是不知道储幽宫在何处。”青峰攥紧拳头叹气,“算了,过两天我还是出去再打探打探吧,黄濑你在这好好呆着。”

黄濑一听青峰又要离开,急忙吼道,“我要和你一起!”

“你跟我一起什么都看不见,能帮什么忙,别瞎添乱,你就在这里好好听绿间的话,说不定哪天他就研制出解药了......”青峰耐着性子劝导黄濑,却被他一句话打断,僵在原地,疼的撕心裂肺。

“要是我明天就毒发怎么办!与其一个人孤零零死去,还不如和小青峰你在一起!”

黄濑只是赌气随口一说,但这四肢百骸涌来上疼痛是怎么回事?

快不能呼吸了。

难道说,我怕死?

是的,他怕,他怕明天自己就化身鬼魂漂浮在半空,只能眼睁睁看着青峰顶着日光咧着嘴对他笑,连摸也摸不到。

伪装的面具撕破,随之而来便是灭顶之灾般的无力和惶恐。

有晶莹的水珠浸湿了布带,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吧嗒吧嗒滴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黄濑想把眼泪憋回去却怎么也忍不住,最后干脆任它肆意滚落,抽着鼻子呜咽着像只被铁夹困住无处可逃的小动物。

他还是个英姿勃发的弱冠少年,他还有一腔热血无处撒,他还想和青峰一起快意江湖潇洒人生,他还没好好踏遍万水千山,他还没成为令师父骄傲的少年侠客,他还有很多理想,很多抱负.......

然而这刻他只是个被告知时日无多等待死亡的末路之人。他开始安慰自己,故作坚强,人生不过数十载,自己好歹活了十八年,有一个将他抚养长大是为己出的师父,有一个从小老爱对他横眉瞪目却将他捧在心尖的小青峰。

够了。

他告诉自己,要知足,现在青峰就在他身边,摸得到就是看不着,他决心把剩下的每一天当最后一天来过,留下弥足珍贵的记忆。

但是,不甘心啊——

为什么中毒的偏偏是我?

他将愤懑与不平埋在心里,每天咧着嘴哈哈大笑,秉承着黄濑就应该开心过得没皮没脸,他想将自己美好的笑靥留在青峰记忆里,刻进他骨髓里,这样即使明天就会分离,也是笑着说再见。

一声暴戾怒响耳侧

“黄濑!你他妈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试试!”

青峰一把将他狠狠捁进怀里,像要吃人似的,恶狠狠的冲他吼。

“谁准你死了!!长幼有序知不知道!!老子没死,你死个屁,急吼吼抢什么先啊!还当不当我是你师兄啊,做师弟的乖乖滚到后面去!还就告诉你了,老子要活到一百八十岁,你他妈至少给我活到两百岁!!”

“千年老妖了都。”黄濑嘟哝着。

“有意见?啊?”青峰霸气地不爽着。

“没......”声音哽咽了,过了片刻,“小青峰,你居然会用成语。”

“日不死你。”青峰愤怒,他又不是文盲!

“反正都要死了,快来日!”黄濑继续作死。

“你再说一个死,现在就干死你。”清风磨牙

“不说了”黄濑乖了

“黄濑......活下去,答应我。”青峰蹭蹭小金毛的脑袋,耳鬓厮磨。

黄濑反手死死抓住他的后背,头深深埋在他胸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眼泪鼻涕一齐蹭上去,发出一声闷闷的“嗯”,再也不说话。

“那个...我说...其实找到地方了”高尾不忍心打断二人的好不容易营造出的生离死别,直到悲情伤怀突转黄爆,这才开口,心下大骂青黄二人不要脸,他和小真还坐着旁边啊!

不说还好,一说顿时遭受青黄二人一通暴打,敢情刚才他两上演的阴阳相隔被人家当猴耍。

“你怎么不早说!!”青黄同时吼道,顺便一人加了一脚。

“靠!本少爷想说你们给我机会了吗!!话没听完就抱在一起要死要活的,什么毛病,对吧,小真。”高尾转头向绿间寻求安慰,被边端着茶边看他们三人幼稚斗成一团的绿间无视。

“该怎么做?”实在忍受不了这三个年龄加起来快六十岁的大男人人跟三岁毛孩一样打来打去,绿间忍不住开口。

三人齐齐住手,高尾整整衣领,对着青峰扬起下巴,眼神在说“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诉你~”

“你够了!”绿间一巴掌拍向高尾后脑勺,再胡闹下去,黄濑命都没了,作为医者的他有些恼怒,更何况黄濑是他的病人。

见绿间神情愤慨,高尾也不再胡闹,妥协道,“好好,我说就是了,只是开个玩笑嘛,小真别生气。”瞥眼青峰只见他洋洋得意,气不打一处来,死黑皮,本少爷日后再找你算账。

其实高尾也没找到确切位置,只是透露那名叫黑子哲也的少年回来后时常梦见自己醒来的那片海域,印象深刻,倘若带着他走访全国大小海岸,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这么个大海捞针也不是什么办法,天下之大,有名字的就近百个更别说没名字的,再说万一他是被人丢在海岸上的呢?就算是快马日夜兼程小说也要小半个月,我等得起可是黄濑他.......”等不起,青峰没有再说下去,每一个字都想深冰下的烈火随时可能迸发将他戳烧成灰烬。

“哎呀,我说青峰少侠,拜托你听人把话讲完”高尾知道他遇到黄濑就有些丧失理智,连忙抢回话题,“虚空谷是做什么的,你忘了?”

“贩卖情报。”青峰好似突然醒悟一般,随即拍了下脑袋。

可算是反应过来了,高尾腹诽,“所以这虚空谷的弟子比一般人更小心谨慎,他们最擅长的便是藏匿行迹,暗地里跟踪,虚空谷之人均饲养一只追影,就是一种鸟,体型极小,江湖上只听闻未曾有人见过,据说只生在谷中,由谷中弟子随身携带,一旦行踪败露或是遭遇危险,即可放出以便继续追踪,如此一来即便于自己逃脱也能在日后取回情报。”

“也就是说那个黑子被储幽宫掳走之时,放出了追影。”抢在绿间开口之前,黄濑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三道目光齐齐射来。

“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感到迷之沉默,黄濑底气不足地挠挠头。

没,没什么,只是你突然聪明起来不习惯!三人集体腹诽。

“咳咳,黄濑说的没错,也就是说黑子的追影现在储幽宫内,只要与它取得联系,必能带我们找到储幽宫所在。”高尾一口气将来龙去脉说了个干净,“与追影取得联系需要追笛,笛声一响追影便归来,只可惜......”

“你别告诉我他笛子掉了!”一股浓浓的坑爹感席卷着青峰。

“哎呀,青峰少侠果然机智过人,一猜便中,牛!”高尾竖起大拇指。

这二皮脸这时候还在开玩笑!青峰强忍下想揍他的冲动,“笛子掉哪儿了?”

高尾眨巴眨巴眼睛,求我呀!

“啪”绿间又是一巴掌。

“嗷!小真!脑袋拍坏了怎么办!”高尾捂着后脑勺嗷嗷乱叫。

“说。正。事。”绿间挤出三个字。

“好好好,说说说,我不就想调解下气氛嘛”高尾无奈摊手。

拜托你看看场合好么!三人皆无语。

高尾嘿嘿一笑,随即正色道:“黑子说当他发现追笛不见时,已经回到谷内,不过他可以肯定自己意识丧失之前及时给追影下了跟随储幽宫一行的命令,所以没有他的召唤,追影不会擅自离开,此刻定在储幽宫中,不过这半年来他总是反复做一个梦,自己醒来的那篇海滩和追笛,所以他猜想追笛应该是掉在那儿了。”

“别的追笛不行么,非得用那一只?”青峰不死心。

答案是否定的,每只追影与追笛一一配对,甚至每只追笛所发音色曲调皆不同,因此由追影只听从由相应笛音所形成的密令。

......

“你们一个个这么低沉干嘛!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呀!现在我知道自己死不了了,嘿嘿。哎哎,小青峰我们明天就起程吧!”在众人的沉默与不安中,黄濑率先兴奋起来。其实他何尝不知这一举有多少不确定性,时间少一秒他就多一分危险,也许还没找到,自己就先去见阎王了。

但是,不能放弃!他答应过青峰,决不再说丧气话,哪怕希望渺茫如沧海一粟,他都要握住,可能最后竹篮打水如梦一场,至少也算在人间轰轰烈烈走了一遭,不是么,更何况青峰就在自己身边,没有任何比他更安心的存在了。

悄悄握住青峰攥在膝上的手,坚定的信念在二人之间流转:小青峰,别怕,我会活下来的,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青峰回握住他的手,穿过彼此的指缝,十指相扣。

只应了一句话。

“好,明天就出发”



评论(1)

热度(19)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