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谁取天骄种 6

更新了!

吃盐不撒糖:

六、暗涌




(有一米米黑桃,第五章改了些细节,若是再意,可以重看一下)


 


    下了朝,黑子骑着马回大理寺,他行至东市附近的坊间大道,大道上车马攒动,货郎赶着马车走在前面,马车上累着好几层的鼓鼓囊囊的麻袋,一袋袋皆用麻绳捆好,拉车的似乎是匹老马,拉不动这一车的重物,黑子听见马儿喷着响鼻,任凭货郎甩着鞭子呼喝,依旧慢慢往前踱步。


按理黑子可以喝令货郎让路,但他向来存在感颇低,身边没有青峰的时候,即使喊了人让道,别人多半是摸着脑袋不知要给谁让,日子久了,黑子也懒得来这一套。他骑在马上,琢磨今天朝堂上大殿下微妙的表演。


黑子故意没有提及耳环之事,只说暂时略有眉目,却也不敢肯定凶犯是何人。大皇子当真只一笑罢了,可他既然做下这个局,又不急着捉黄濑,难道还有别的深意?黑子原以为是为着护国公府上那位二娘子的婚事而来,若公府嗣子惹上命案官司,正可以缓一缓此事。如今看来,他竟不在意二娘子将和十殿下结秦晋之好的传闻,看来是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


护国公这些年在京城养老,他一手带出的将官可都远戊轮台,何况还有那支骁勇善战的亲骑,公府大娘子嫁了大学士,他家二郎若不成器,无论是谁做了他的乘龙快婿,娶进门的哪只是个娇滴滴的小姐。大殿下拦着婚事,黑子尚能想明白,他若不在此做文章,图的是什么呢。


且不论真相是什么,护国公不会容许唯一的儿子蒙冤,姜还是老的辣,黄濑多半不会有事的。


最好桃井那处能寻到些什么,黑子想。


说曹操,曹操到,突然飞来一只黄鹂鸟,停在黑子执缰的手臂上,鸟儿歪了歪头,唱出一段悦耳的音符。黑子握住鸟儿,关进系在马辔上的金丝笼内,他掉转马头,打马往史馆去了。


 


桃井果然找到了不少东西,她面前的桌案上铺满了卷轴,一边翻看,一边记录,已经罗列出好几条来。她兴奋地招呼黑子来看,笔尖不小心擦过脸颊,俏丽的脸上留下一条黑印子。


黑子递给她手巾,让她先擦擦脸。桃井脸上一红,接过来边蹭着脸,边给黑子详说。


“18年前,护国公老将军出征西域时,一直久攻不下图厍,按理说大军压境粮足马强,前三个月却毫无建树,连护国公威名远播的铁骑亲兵也奈何不了图厍的骑兵,在朝廷看来非常蹊跷。你看,护国公还被参了一本,说他宠信随军侍妾,无心战事。”


    黑子顺着桃井纤细的指尖看去,奏章里辞藻华丽地描述了侍妾狐媚入骨,且传闻侍妾是图厍国的俘虏,护国公为美色所迷,佯装久攻不下,有辱国体,正该撤换大将军云云。


“图厍国人?那么说,黄濑有一半图厍血统?”黑子嗅到了一丝腥味,“护国公的侍妾不是从京师跟去的么?”


“这我就查不到了,不过你看,”桃井又翻开另一卷卷轴,是篇西域志,她指着中间一段说道,“图厍人生得一头金发,身量也要比中原人高许多,肤白,男女皆美貌,从这些描述来看,正好符合黄濑的长相。”


天朝疆域广阔,京师里充斥着各国远道而来的异族,就连皇家也混过讳莫如深的血统,单是大理寺里他们三人,哪个也谈不上是纯正的中原人士。


“就算这些都在常理之中,黄濑有图厍血统,我还是看不出来他们为什么要扯他入局,”黑子说。


仿佛是神仙路过听到了黑子的困惑,木格窗扑簌一声,有什么东西打破窗纸,穿过层层书架,往桃井的桌案直飞过来。黑子挡在桃井身前,一跃而起截住来物,他旋身落地,摊开手掌,原来是颗棋子,用一张宣纸包裹住了。黑子展开皱巴巴的纸张,上头只写了五个字:天骄。葛涂尔。黑子把纸抖落给桃井看。


“天骄!”桃井尖叫一声,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手执《西海志》飞速翻阅起来,不一会儿,她指着其中一段说道,“这里记载的图厍国宝,刚巧也叫天骄!”


“这是上古灵药,”黑子略扫一眼,他想到这些年来圣上龙体沉珂,越发笃信求仙问道,还在宫城内圈养了几个黄仙老道们,专门给他炼制长生不老丹,药越吃越多,脾气越来越古怪,身子骨更愈加地差了。难道如今竟至于药石罔用,逼得圣上求这莫须有之物了吗?


但愿不是鸠酒,黑子摩挲掌心的棋子,沉吟道:“难怪今早殿前宣旨,令十殿下出任金吾卫两营指挥使,远赴西陇十州检视边务,原来为寻天骄暗度陈仓……”想到下朝时不小心看见大殿下咬牙切齿的脸,那么说来,大殿下也知道天骄的事。


还差一点,黑子面无表情地在脑子里做着沙盘推演,桃井忙碌地转来转去,不时跑到书架前徘徊,抽出几本卷轴扯开查阅,终于,她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哲君!”桃井一高兴,顾不得称呼了,她跑到黑子面前,把卷轴摊在他眼下,开心地说:“我找到天骄的传说了,这本《平川杂记》上记载,图厍国世代供奉神庙,神庙地下建造了巨大的地宫,地宫中心的祭坛下埋着天骄,只有神庙大祭司握有地宫地图,连国君也是由天骄挑选的呢!”


“地宫?地图?”黑子仔细把桃井找出的这篇内容看了几遍,“乍一看来,难道是护国公手里拿着地宫的地图,为了逼他交出地图,这才设计了黄濑?”


“好像捋得还不够通顺,”桃井皱眉。


黑子点头:“反过来想想,若护国公真有地图,圣上想要何必如此麻烦,还要劳动大殿下做局,恐怕这不是圣上的意思。”


当朝圣上那点喜好,桃井自然也门清,她马上指出:“是大殿下争功了。”


黑子一笑:“怕是如此,可惜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桃井听了也是哈哈大笑。


 


两人笑着,史馆大门被人推开了,青峰黑着一张黑脸,头顶烧着黑火,活似一尊阎王。


“高兴什么呢你们!”他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明明是秋日,却浑身批霜斗雪地,带出一股寒意来。


“高兴,自然是有进展,”黑子不为所动,平淡地说。


“阿大,你那头呢,护国公府上如何?”


青峰蹬了桌案一脚,把桌上垒地高高的卷轴踹翻掉几垛,看来是没什么收获了。“等我去的时候,好家伙,人早就送走了,那戏演的够真,田少卿见了可是得羞死了!”青峰回想起护国公吹着一嘴的白胡子,手执宝剑要剁了黄濑那逆子的模样,还有国公夫人梗着脖子在内室嚎哭,喊着要杀二郎先杀了她这娘亲,慈母多败儿,左不过是她教养的错的模样,吓得青峰目瞪口呆。


自己可什么都没说呢,这就演上了?当时他虽纳闷,禀明来意后,老头的怒火犹如浇上一锅热油,踹飞抱着他腰的老管家,举着宝剑就要往院里大义灭亲了。


青峰也怕这老头真宰了黄濑,一路跟去,不想跟到了柴房。门踹开后,只见一地狼藉中,一捆麻绳扔在了地上,墙壁上留下几个大字:爹,儿去寻青青姑娘了,勿念。也亏黄濑本事大,烧火棍划拉的字,还写出一手狂草来!


老国公眼看一口气没上来要梗过去,青峰推着他的背,帮他把气顺过去。顺完气,他自己也气上了,哪个青青姑娘啊,没这么占人便宜的!


“为了个烟花女子!”老国公恨铁不成钢,一套剑法唰唰唰劈花了黄濑的留言。


这还演上瘾了是吧!你儿子认识的哪门子烟花女子!他就去过一回,还是和我一道去的!青峰气归气,没敢说出口。


这一地鸡毛!青峰等老国公闹完,脑子也差不多搅成一滩浆糊了。


踏出国公府大门,青峰这才把脑子转过弯来,老狐狸早不知哪里得了风声,把黄濑给送走了,只没想到黄濑还给他留了言,难怪下死劲划墙壁呢。


 


等青峰交代完——自然他是不会提什么青青姑娘的,黑子也并不意外,国公人老了,可耳聪目明得很,只是他是何处得的消息,知道有人要害黄濑呢?


青峰说得口干,拿起桃井喝过的茶碗,灌下一大口,还来不及下咽就喷了出来,他骂道:“五月,你又放了什么怪玩意!”


“加了些小茴香,还有胡椒子,好喝吧?”


青峰懒得说她,反正就算没这门手艺,她也嫁不掉了。他催道:“快说,你们又查到了什么。”


桃井便一五一十告知了青峰。


青峰接过纸瞧,笔迹甚是寻常,推断不出什么。“葛涂尔?像是个人名。”


经他这么一说,黑子想起来,左卫军治下勋卫府,月前正有一个叫葛郎将的,在家暴毙了,还是桩悬案呢。仵作验下来,说是气血枯竭而死,一个正直壮年的将军,怎么会是这种死法。只是既无外伤,也没中毒,最后也只好做暴毙不了了之了。


黑子问道:“那位暴毙的葛郎将,是不是叫做葛涂尔?”


“是他!”青峰一拍大腿,“就是此人!18年前图厍一战他立过功,战场上伤了腿,没治好瘸了。回京后圣上悯恤,让他在勋卫府领个闲职。这人脾性烈,不善交往,得罪过不少人,所以这么多年也一直没升迁过。”


黑子和桃井对看一眼:“又是图厍。”


“看来这人知道什么,可惜死了。”青峰恨恨地,桃井赶紧把桌上的卷轴挪远些,生怕他又拿东西出气。


“人死了未必不会说话,”桃井笑了笑,世人总防着活人的一张嘴,却疏忽了死人也能审出证据来。


黑子没有桃井这份笃定,此刻他眼神露出一丝焦躁,看着青峰手里握着的纸。什么都被他算到了,他原来早知道,葛涂尔死的时候,他闭门称病韬光养晦,那时他可能不明白葛涂尔为何要死,之后接连发生的事,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些串成一条线后,最后拴着的,是宫里那座虚悬已久的东宫!


太子宝座竟要用这般儿戏的办法去争,黑子心中讥讽,圣上可真是吃药吃糊涂了!


而他呢?一想到那双赤金异瞳,黑子打了个冷战,他自心底由衷地感到一丝恐惧,不怪人人畏惧这双眼睛,就连生他出来的先皇后,不也害怕的吗。恐怕就连圣上,也…… 黑子不敢想下去了。


这样的人坐上龙椅,天下会是如何?


他难得急切地对青峰说:“青峰君,你连夜出城去,务必找到黄濑,寻回天骄!”


黑子的想法正和青峰不谋而合,他站起身,面色凝重地嘱咐道:“你们在京里好好查案,天骄的事就放心罢!”说罢转身就要走,却被黑子拉住了,黑子蹙着眉头说道:“若实在不能得手,就罢了。十殿下……也……,唉,你去吧!”


“我省得!”青峰说完,又如一阵急旋风般刮出去了。


桃井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担心道:“这一次实在凶险,阿大可别毛躁了才好。”


“事关黄濑,他不会的。”


“那倒是,哲君,干脆我们也来个夜探葛郎将府。”


“我去就行了,你接着查。”黑子低头翻查起典籍来。


“别瞧不起人啊!”


“并非瞧不起你,”黑子放下书卷,他凝神对着桃井说道,“不知道对方允许我们知道多少,如今没走一步,都不知道有没有风险,今后这种事还是我来的好。”


桃井下意识点头,顺从了黑子,她也不知为什么,眼前的男子身量并不伟岸,她反而觉得依靠了他,心里便安定了许多。


 


TBC


青峰有点OOC了,这么勤快的阿大简直不认识Orz


就当扯蛋文看吧……

评论

热度(21)

  1. 糖心蛋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更新了!
  2. 笙笙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不明觉厉啊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