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高绿 武侠脑洞 08

大年三十更新一把

祝大家新年快乐wwww

08 蛊

黄濑被绿间困在九嫣桥已整整三日,苦思冥想,绕湖三周,在竹林里来来回回兜了几十个圈也始终没有找到出去的路,更悲惨的是,绿间每日逼他喝一大碗药,若他不喝,绿间就一脸“你下辈子都别想知道青峰的下落”威胁他,三日好似三年,黄濑苦不堪言,心想要是再找不到出林之路,别说找青峰,自己就先被那药苦死了。

第四日临近五更时分,黄濑悄悄睁开眼,侧耳分辨着,听到绿间房门微启,立马翻身下床,蹑手蹑脚跟在后面,我就跟着你,不信还逃不出去!

绿间好似没察觉,和往常一样出门听晨经,黄濑紧随其后,进入竹林之中,天未亮,林间一片雾气蒙蒙,让人视线有些模糊。隐约间,一丝香气扑鼻而来,不觉让人心旷神怡,黄濑忍不住深吸一口,“不好!”待他猛地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小脸朝下直接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昏睡过去。

绿间踢了踢他,见没有任何反应,便转身离去。

......

突然一道黑影飞入林间,片刻,闪电般掠出,手上拎着一团黄毛,飞身闪入水榭。

“唔”黄濑双手无力抵住额头,沉吟片刻,悠悠转醒,垂着眼打量着周围,发现自己竟身处竹屋,顿时惊得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不好!小绿间!”懊恼捶床,“该死,竟然被他迷晕过去!”

黄濑脱力倒回床上,想起自己貌似是脸着地,立马抬手摸了摸,心想着要是把这幅好皮相撞歪了非得找绿间算账不可,幸好只是鼻子有点疼。

“哎,”对方在智商上的碾压让黄濑苦恼不已,不觉喃喃自语,“跟踪也不成,小青峰行踪也打听不到,黄濑大人这下可栽了......不对,啧,我怎么..会在竹屋呢?我明明昏倒在绿竹林里啊?!......恩,肯定是小绿间良心发现把我拖回来的,还算有良心嘛......”哎呀,天天想着逃走竟忘了问那小孩的事了!算了,等小绿间回来再问也不迟,这样想着,又沉沉睡去。

殊不知这席无聊自话被人分毫不差听了去,“怎么还是这么笨!”,屋顶的黑影有些恼怒。

......

绿间在小摊前兜兜转转,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突然一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伸到他眼前。

“喏,给你,今日的幸运物”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绿间一把夺过面具,头也不回往前走。

“小真——!别这么冷淡啊!咱们一年多没见,我可想你啦——!”高尾拉长声音。

“你不是说再也不来了么,哼。”绿间不看他

“我那是赌气,你看我这不是忍不住又来了嘛!”高尾以袖掩面哽咽道。

装!绿间在心里鄙视他,冷淡开口,“忍了一年还叫忍不住?我看你忍得住的很,人你看到了,快滚!”

闻言,好似遭受晴天霹雳,高尾紧拽胸口,双目沉痛,硬是挤出两滴金豆豆,狠声长啸,“小真!!你好狠的心呐!!我纵使没有那小桃姑娘沉鱼落雁,但,但好歹也是你的人啊!!你怎能如此对我——啊”

你还能更丢脸点么!!!绿间一把拎起高尾,逃命似的飞得老远,只有“啊——”的余音回荡在闹市间。

热闹的小镇顿时鸦雀无声。

乡民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龙阳之好随街搞?!!

角落处陆闲庄暗卫留下两行清泪:我们少庄主竟然是个逗比......

......

“你到底来干嘛?”把高尾随处一丢。

“看你呀!”高尾嘻嘻笑。绿间一道寒光目线射来,满脸“你再装!”。

“好了好了,我说。黄濑来了吧?”见绿间满脸不愉快,高尾不敢再惹他生气,坦白道。

“恩,来了,你可以滚了。”

小真你好狠!高尾默默流泪。

“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了吧。”

“告诉你什么?”

“你和青峰的约定!”高尾一脸愤恨,“我帮他把黄濑骗到你这里,总该知道理由,当初送那小孩来就觉得不对劲,我离开时青峰在你耳边窃窃私语,我全看到了!...你两肯定有什么瞒着我,他前段时间来找我,说要是黄濑来陆闲庄让我设计骗他到你这,本少爷原不想理他”但看到黄濑那刻,他瞬间改了主意,不知为何那病重少年竟浮现在脑海之中,这其中必有蹊跷,“我不想你有事瞒着我。”

“我只答应他,若黄濑到此地便留他做客几天。”绿间叹口气。

“留他做客需要天天喂他一碗药?!”你当我傻啊!高尾腹诽。

绿间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眉梢一挑,盯着他。

高尾心里暗叫不好,总不能说,我天天蹲在你门前的树上,看你进进出出,看书煎药,沐浴更衣吧,虽然旁边树上有只黑皮。

“是蛊。”高尾正盘算着怎么找借口,却被绿间这句话打断,定在原地,吃惊的张嘴,“南疆蛊术?!这种邪门的妖术不早就失传了吗?”

“你还记得被青峰送来那小子么,他并不是中毒,而是中蛊”绿间看了眼仍在吃惊的高尾,堪堪说道,“更确切的说,是蛊虫,蛊虫的毒深入骨血,日积月累便可侵入脑髓,只需施蛊者发令,哪怕相隔千里,中蛊之人也会立马变身傀儡,任人摆布。”

......

“竞如此可怕......”高尾喃喃自语,想到那名少年不禁有些悲哀。沉默片刻,高尾突然间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艰难开口,“难道说黄......”

“嗯”绿间点点头,有些不忍“他身中蛊毒,而且,时日已久。”

“那青峰....他知道了?”

“嗯,他最初只是怀疑,让你将黄濑骗来只是想确认。那日,我替黄濑把脉,确实身患蛊毒。”
“既然中毒已久,为何至今没有毒发?”

“可能是施蛊者从不知道黄濑的存在,况且他有段记忆是空白的。”

“你是说,他曾失忆过?!”

“没错,而且他未毒发还有个原因”

“是什么?”

“我替他诊脉时,发觉他体内有一股绵长的内力周沿全身,护住心脉,功力极强想必能暂时隔绝施蛊者的魔音。这股内力之深厚,没有几十年修行,断是做不出的。”

“你是说,他师父鹤老前辈!”高尾突然反应过来。

“不然你以为,当今世上有哪个世外高人愿意牺牲自己数十年功力去救一个毛头小子。”绿间有些感概。

......

“哎,原来你和青峰的约定只是帮黄濑解毒啊,早说嘛,害我瞎想了一整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高尾松了口气,当日离去见青峰在绿间耳边呓语,甚是气恼,问他两在嘀咕什么,一个黑着脸面色凝重,一个惜字如金懒得理他,这可怪不了他,他一直以为自己和绿间两情相悦,虽然有可能想多了,可哪知回头竞见他和自己的好兄弟勾勾搭搭,一气之下,甩一句“再也不来这破地方”转身就走,弄得绿间莫名其妙。

“所以......你就为这事吃了一年干醋?”绿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还敢再幼稚点么!

“额,嘿嘿,也没有吃一年,吃了半年,想你想了一年。”误会解除,高尾开心得哼哼直乐,殊不知,绿间已在心里将他从“幼稚”归为了“弱智”。

“顺说,青峰真的只让我留黄濑做客,我是见到黄濑才猜到青峰意图的。”

......槽!高尾再次为自己蠢得无以加复的吃干醋默默流泪。

绿间忍不住叹口气,半蹲下,抵着高尾的额头,闭上眼。嗷!这还是我认识的小真么!高尾开心得找不到边,脸笑得跟朵花似的,扒住绿间的脑袋对着嘴唇吧唧就是一口。

“开心了?”绿间问道。

“嗯!”高尾直点头。

“一嘴巴口水。”绿间嫌弃的抹把嘴,往树上蹭蹭手。

小真,你可以不要这么直接么!高尾再次默默哭泣。

“你说,青峰现在很难受吧”

“要我中毒了,你难受么?”绿间反问。

“肯定难受的死去活来。”

绿间满意的点点头。

“他为何不去见黄濑?”高尾嘴巴问个不停。

“谁知道!”

“你都答应帮他解毒了,你怎会不知道?”

“谁知道!”绿间烦躁。

“小真,难道你只会说这句话么?”

“谁知道!”

......

高尾噗嗤一声,捂着肚子,扶着树,肩膀抖动。

绿间无语凝噎,特别想掐死他!

水榭凭栏上,积雪开始悄悄融化,隆冬已过初春将临,不远处一汪镜湖水雾缭绕,侧耳一听,只有风吹竹叶的沙沙声。黄濑便在这一片静谧中熟睡着,连着几月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他已有好些日子未曾好好休息过,下巴长出一圈青色的胡渣,闭合的双眼下一片浓重阴影,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从上至下,眉骨,鼻梁,下颌,最后移至嘴唇来回摩挲舍不得抽回,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青峰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他。

温热的触感从脸上传来,黄濑不禁侧过头无意识地往热源靠近,在将脸埋进温热的掌心并且蹭了蹭之后,终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继续沉睡。青峰却有些不好受,黄濑这无意之举险些激发他动物的本能,他轻啧一声,在心里默念十遍内功心法压下欲涌而上的冲动。但,人却跟魔怔似的往下移,终于距离黄濑的脸只有一指之隔。温热的鼻息洒在脸上,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暖意,黄濑皱皱眉头,有些不舒服,正准备睁眼之际却蓦地发出一声闷哼,又昏睡过去。呼,青峰在心里擦了把汗,幸好及时点了他睡穴。看到黄濑再无任何转醒的迹象,嘴巴微张,浅浅呼吸着,青峰这才放下心来,低头覆盖上去。

双唇相接的瞬间,千思万绪一齐涌上心头,不觉眼眶微热,他闭上眼,专心吮吸着黄濑的嘴唇,呼吸愈发沉重。“别...别闹...”熟睡的黄濑像是梦到了什么,口齿不清地喃喃自语,但双唇被紧紧锁住,这一开口便给了青峰攻城略地的机会,青峰趁机将舌头伸入口腔,扫过贝齿,最后卷起黄濑的舌尖,唇齿纠缠。“唔....唔...”氧气被渐渐夺走,突然间的呼吸不顺让黄濑面色潮红,细碎的呻吟从口中溢出,传到青峰耳里更像是催情剂,他慢慢收紧黄濑的腰向自己靠近,加大口中索取的力度,直至黄濑快要窒息时才不舍地退出去。双唇分离牵出一线银丝,青峰将头靠在黄濑肩上,轻轻喘息,抬手安抚着他因呼吸不畅而上下起伏的胸口,直到他面上潮红退去,呼吸逐归平稳,才直起身来。

青峰抽回手,捏了捏黄濑柔软的耳垂,俯身低头在额上轻轻一吻,便转身掠出窗外。


评论(2)

热度(18)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