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 十年 番外三 养娃是件苦事

情人节快乐w

本子已经完售半年多了,这篇文去年情人节开的坑,今年情人节就彻底结束吧w

感谢所有爱青黄的宝贝儿们w

番外四,我等会放子博


番外三养娃事件苦事

 黄濑阳一在香草幼儿园菠萝班门口等他哥,青峰翔太。

阳一和翔太是一对双胞胎,亲生父母在他两还未足月时遇上一场连环车祸,双双撒手人寰,留下两只会哇哇大哭的小团子,小团子还没来得及决定去留便被黑心亲戚送进福利院。

黄濑和青峰就是在两团子刚学会爬,张嘴咿咿呀呀嚎哭喊饿,瘦得像两根豆芽菜时遇上他们的。

 

泪痣长在左边的豆芽噗嗤噗嗤爬到黄濑脚边便不肯挪动,死死揪住黄濑裤管,仔鸡蛋般大的小手不知从哪生个股蛮力一下一下往下扯,险些将内裤边扯露出来。黄濑抱起他,豆芽立马扑腾小胳膊,圆溜溜的眼睛笑成一条缝,黄濑心都快化成一汪水了,吧唧在豆芽小嘴上啵一口,“得,就你了!”

 

泪痣长在右边的豆芽偏着脑袋和青峰大眼瞪小眼。

青峰挠挠他软绵绵的婴儿肚:“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豆芽扭头。

青峰钩钩他小白笋尖一样的手指:“叫声爸爸来听听!”

豆芽低头玩自己的脚趾头。

青峰一怒拎起豆芽:“靠!我就不信养不熟你个小崽子!”

 

小崽子们过完年就五岁了,五岁是个怎样的年纪,或许像他们爸爸青峰,屁大的小不点就妄想当孩子头,亦或是他们爹地黄濑那样,每天穿着干干净净衣服,规规矩矩做听话乖宝宝却一肚子鬼主意,就因为长了张乖巧懂事的脸怀疑总落不到他头上。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父子毕竟是父子,耳濡目染下,两崽子完全是爸爸们可以称作是优良的基因发展到极致的融合体。

 

比如阳一小朋友年纪小小就习得一招勾人桃花眼,每次都被他弟弟翔太小鬼以“我不要和水性杨花、恬不知耻、十恶不赦的人走一起!”嫌弃。

小阳一一头冲进黄濑怀里呜呜呜:“关我事咩,关我事咩?明明爹地教育我们待人要笑如春风,特别是面对女孩子,呜呜!”

小翔太眉毛一横,往地上呸一口,青峰一个暴栗砸他头上,对黄濑抱怨道:“早说不能这么早教成语,你看,根本不会用!”

翔太头上蹭的鼓起小包,哇一声哭出来,像头小熊一样嗷呜嗷呜就往黄濑怀里拱,一边拱一边把他哥挤到地上,“爹地,我疼!”

突然失去温暖的怀抱,阳一更加难过了,攥紧黄濑衣角一面打嗝一面哭:“爹、爹地......有了小翔就不、不疼惜我了......”

黄濑一个头两个大,身上的翔太像只八爪鱼,死死缠住他不放,他恨不得长出第三只手安抚安抚梨花带雨眼泪珠子直往嘴巴里钻的阳一,“都疼都疼......”朝青峰努努嘴:快不快来安慰你儿子!

青峰张开双臂,露出一个自以为和蔼可亲的笑容:“阳一乖~到爸爸怀来里来!”

阳一一看青峰满口白牙中那两颗虎牙正锃锃发亮,脸因为笑得太开显得有些狰狞,额间不自觉多扯出几道量角器,嚎得更厉害了,瑟缩着身子直往黄濑身后缩:“呜呜呜,别吃我!”

 

我是你爸,不是妖怪!

 

饱受挫败的青峰一手拎一只小崽子往软乎乎的沙发上一丢,转头也扎进黄濑怀里:“他爹,我受伤了,安慰我......”

黄濑唯恐青峰没有仍准,随口丢句“安慰你!”就急忙起身,青峰不满,一记后勾脚铲断黄濑步子,就在他即将于大地亲密接触时,一只古铜色的健壮胳膊轻松揽住他的腰,黄濑又重新跌入青峰怀里。

青峰从后面抱着他,下巴搁在他肩窝,手指沿着他平坦的腹部来回滑动,“诚意不够。”

黄濑无语,向两崽子投去一个“乖,听话”的眼神,两崽子方才还鬼哭狼吼,此刻竟老实安静下来,虔诚而专注的盯着他,像在盯一盒香甜诱人的马卡龙,阳一往左边舔舌头,翔太往右边舔舌头。

 

黄濑欲哭无泪,像块被一大两小的恶狼盯住的肥肉。

“小青峰,你敢乱来,我…….”

话还未说完就被青峰扑倒在地,吻了个遍。

两团子一齐惊呼,肉手同时捂住眼睛,只留一条缝细细观察。翔太回想起青峰教育他“爱他就要欺负他”的道理,也学着自家流氓爹的模样,扑到他弟,咔嚓咔嚓磨着小狼牙啃得阳一白豆腐般的小脸上全是红印子,就在吸盘似的小章鱼嘴即将黏住他弟的小嘴时,黄濑一见大事不妙,一记飞腿踹走青峰,拎起儿子后颈,将阳一从翔太魔嘴下解救出来。

小狼崽四爪乱蹬,一转身,“啪!”小章鱼嘴吸住他爹地的嘴唇,不动了。

翔太喜不自胜,肉爪子扣住他爹地脸像吃了兴奋剂般吧唧吧唧化身接吻小狂魔:嗷~我亲亲爹地的小嘴真嫩!再亲一口……

接吻大狂魔不淡定了,咻得将儿子一抽,翔太撅着小嘴,挥舞两爪,“爹地,爹地,在亲一下嘛~”

青峰印堂发黑笑得及其慈祥的脸呈数倍放大状出现在儿子眼前:“好哇,来,儿子,MUA~”

翔太顿时如见鬼,鬼哭狼嚎:“哇!不要你,你走开啦,我要我爹——”

“哎呀,这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我不就是你爹嘛~来来,你想亲多久就亲多久,十分钟好不好?半个小时?”

“哇——呜呜呜呜,胡子好扎——”

 

黄濑淡定抱起小阳一,无视那俩神经病父子,一面往卧室走,一面问道:“宝贝,晚饭想吃什么呀?”

阳一有些羞涩的盯着他爹地的嘴唇吞口水:和不四家的bulingbuling果冻一模一样耶!

阳一对手指:“爹地的嘴…….”

黄濑眨眨眼,像是没听清。

阳一这次声音大了点,仍旧不敢直视黄濑,他和他哥哥不一样,一直都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就连向爸爸们开口要点买零食的零花钱都要踟蹰好久,他深觉自己想吃爹地牌bulingbuling果冻的愿望有些奢侈,但又按耐不住,遂鼓起勇气表达自己内心最深切的渴望,这对一个害羞的五岁孩子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呀!

“爹地的嘴…….”阳一偷偷瞥黄濑,神情既期待又紧张,还有些忐忑,生怕黄濑拒绝他的请求,葡萄般的眼睛竟蒙上一层水汽,“好不好嘛,爹地~”声音软软糯糯,黄濑登时心软成一汪水。

心下不住呐喊:哎呦,我的小心肝,你让爹地拿你怎么办?!一面在儿子粉嘟嘟的嘴唇上轻轻啄一口。

“好吃吗?”黄濑眼角弯弯,静待儿子回答。

阳一嫌弃的嘴一撇,一副要哭的模样,仿佛被谁驴了一般:“爸爸骗我,他说是芒果味的,呜呜呜呜呜呜…...”

黄濑一头栽地:青峰大辉你都乱教我儿子什么了!?

 

晚上,青峰抱着自家宝贝准备做有益身心健康的床上运动。

黄濑一掌盖在青峰脸上,阻挡劈天盖地的亲吻,头撇向一边,似乎在赌气:“我可不是芒果味的,你那么喜欢芒果,到外面吃去!”

青峰一凛,闷笑的同时伸出舌尖轻轻舔弄黄濑掌心:“呸呸,谁说我喜欢芒果味的,我就喜欢你这样无色无味的。”心下:嘴贱的兔崽子,白养你们了!

黄濑被舔得浑身酥麻,一股电流从尾椎骨急窜而上,他拉低青峰,张嘴卷过他的舌头,与他纠缠在一起,瞬息间,轻声说道:“你别乱教小孩子有的没的…….”

“是是是……”青峰摸出一个芒果味的安全套,摸过黄濑的手让他给自己戴上,黄濑低头一看——芒果味,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青峰踹下床,被子蒙住头,睡大觉:“吃你的芒果去吧!”

子弹都上好了,偏偏卡膛口,不让射!还有没有天理了?青峰低头看自己精神抖擞的小兄弟哭笑不得:再说,特么这盒芒果味还是你买的!

 

翌日,青峰将俩宝贝儿子送到香草幼儿园门口,一手拉一个,郑重其事嘱咐道:“爸爸错了,爸爸不该骗你们…….”

阳一和翔太同时歪脑袋看着他,只见青峰沉痛的宣布:“你们爹地,其实是甜橙味的!”

 

被冠上甜橙味的某人丝毫不知情,此时他正和孩子们的各号干爹就如何教育小孩展开严肃并且认真的讨论。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发布一条新twitter:唉,娃不好带呀,家里一只大狼两只小狼,我命好苦啊,兔斯基吐烟圈沉思.gif。

青峰大辉我男神-日航副机长可爱迷人的广末君(干爹一号):黑我男神,友尽!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回复青峰大辉我男神-日航副机长可爱迷人的广末君:脑残粉滚粗!

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干爹二号):我建议你们一家四口都来我们医院精神科看看。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回复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兔斯基雷劈.gif ,小、小绿间好过分,他们好歹你是干儿子喂!我们一家四口待你如亲人喂!

青峰大辉我男神-日航副机长可爱迷人的广末君回复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靠,你的生日礼物没收,转头送给我偶像!

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回复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谁要跟你们当你一家人?不准你那俩糟儿子踏进我家门半步!

能压195的和哥:小真又傲娇了! 捂嘴笑.gif ,黄濑你把他的话反着念,不准=必须。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回复青峰大辉我男神-日航副机长可爱迷人的广末君:傻逼,你偶像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他工资卡都在我这!草泥马戴墨镜.gif。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回复能压195的和哥:噢噢,吓死我了,小绿间真是,喜欢就直说嘛!羞涩.gif,既然你们那么热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我和那谁要去北海道两天,正愁兔崽子没人照顾呢,今晚就送你们家去!

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回复能压195的和哥:睡一个月沙发!

能压195的和哥回复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小真!你忍心让小小和孤苦伶仃整整30天吗?嚎啕大哭.gif。

东大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绿间真太郎回复能压195的和哥:它没来就什么用,阉了吧!

能压195的和哥回复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都怪你,友尽,拉黑,债见!

日航男神帅气迷人黄濑机长回复能压195的和哥:你说什么我没听到?侧耳倾听.gif。哦哦,听到了,你问他们几点喝奶粉啊?翔太睡前喝,阳一习惯早饭后喝,睡前麻烦给他们讲故事,9点记得送去香草幼儿园,还有务必检查翔太书包里有没有私藏泳装写真,阳一要是收到什么情书请告诉他那是电费单…….

 

高尾拿着手机瀑布汗,火速给绿间挂个电话:“小真,我觉得你的话真没错,这家人就是有病……”

绿间面无表情:“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号码后再拨。”吧嗒挂掉。

高尾迎风而泣:我就不应该多嘴,如果我不多嘴,就不会落到此番田地!

 

黄濑罗里吧嗦连回高尾五条终于说清楚所有注意事项,伸个懒腰,手机突然嘟了一声,打开一看,是一条来自黑子的短信:

“黄濑君,我看到你的twitter了,你说的话我很赞同,但那是公共场合,有些话我不方便留言,可我已经憋了好久了,再不找除了火神君以外的第二个人诉苦,我就要憋死了,我不是故意打他俩小报告的,只是,我觉得你们的教育方式或许真的有问题……”

接下来的20条短信从两崽子上学第一天开始说起 。

 

上学第一天,向日葵班,亲切温柔的小原老师问阳一:“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帅哥?”

阳一目含羞怯回答:“黄濑阳一。”

小原老师:“你爸爸的姓真好听。”

阳一搔搔头,疑惑:“我爸爸姓青峰。”

小原老师尴尬了:“……原来你和妈妈姓呀!”

阳一:“我跟我爹地姓!”

小原老师:“可你爹地叫青峰呀!”

阳一急了:“那是爸爸!”

小原老师:“爸爸不就是爹地嘛,这傻孩子!”

从小被黄濑成天夸“我家宝贝最聪明”的阳一小小玻璃心碎了,呜呜咽咽冲进隔壁菠萝班,一头栽进他哥怀里:“有人说我傻,呜呜呜呜呜!”

翔太眉毛一横,怒拍小板凳:“哪个不要脸的?小的们,跟我冲!”

“噢——”身后一群小屁孩响应号召,你推我挤往外冲。

大原老师虚弱的:“喂——回来——园长,你快来救场啊!”

 

园长办公室,一脸羞愧的阳一和满脸“老子就是没错”的翔太并排站着。

阳一拉拉黑子衣角,怯懦地叫声:“干爹~”

黑子脸色一肃:“在这里,只准叫我园长先生!”

“哦,园长先生。”阳一乖乖叫了声,扯扯翔太衣角。

翔太脖子仰得更高了,从鼻子里哼了声:“园长先生。”心想:等我回头告诉小火神干爹,弄死你!

黑子仿佛洞察他所想,捏捏他脸蛋,笑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你小火神干爹弄死谁也不会弄死我。”

翔太瞬间变脸如翻书般眨巴星星眼,崇拜看向黑子: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干爹好厉害!

所以说小孩就是好骗,外加黑子正直纯良的外表,一本正经吓唬两小孩,什么“你们再不乖,黄濑就跟外国人跑了!”之类的,弄得两崽子放学一看到青峰,哭得一个赛一个梨花带暴雨。

 

翔太口齿不清,哭得直打嗝:“清芬大飞你个没用的……你,你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呜呜呜呜,吾不要和你住,我要爹地!”

阳一也在一旁嚎哭,重复:“对,没用的!”

青峰鼻子都气歪了,自尊心严重受损,这什么狗屁幼儿园,一天不见,老子的小豹子就成小哭猫了!还暗搓搓黑我一把!

他对两小子作保证,你们就当在家一样,爱怎么横就怎么横,天塌下来,你们爹地也是爸爸碗里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于是有爸爸当靠山,青峰家的混世小魔王将幼儿园搅得天翻地覆,当然阳一从未不认为自己有参与这些事,因为他自始自终都是个听话的乖宝宝,只是有个霸道哥,不免沾身酱油。

情人节,虎太小朋友捧着一盒手工巧克力:“阳,阳一君,我喜欢你!”

阳一害羞接过,脸莫名闪过一丝红晕:“虎,虎太,谢谢你。”

黑脸小霸王翔太君好似一阵风般冲过来,拉开虎太的裤腰带往里一瞅,嫌恶啧声:“嗤,有鸡鸡还妄想泡我弟弟,等你长出咪咪再来吧!”

虎太五雷轰顶般哭号远去,声音震天动地:“啊啊啊——变态啊——老师救我——”

阳一搡一把翔太,哇哇大哭:“你好讨厌啊,都怪你害得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翔太正气凛然:“你都有我了,要朋友做什么!切,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水性杨花,厚颜无耻,下流,龌龊……”

阳一哭着跑开:“呜呜呜呜,我要告诉小黑子干爹!”

翔太心下鄙视:矫情!去呗去呗,反正我有爸爸撑腰。

…….

如此这般,翔太小朋友成为香草幼儿园一霸,无人敢接近,所有小朋友见他都恭恭敬敬叫一声:“老大!”

阳一小朋友尽管笑若春风,号称幼年版万人迷黄濑,但由于其交友历程受到他哥明里暗里的破坏,最终形单影只,搞得像被孤立似得,在幼儿园里越发成默寡言。

“还有……”黑子在短信最后写道,“不要教几岁的小朋友乱用成语好吗?他们根本不会用好吗?!!”一向语气平淡如水的黑子竟忍不住多加了几个叹号。

黄濑念完所有短信,当场吐血三升:特么青峰大辉你怎么教育我儿子的?一个黑社会,一个自闭症,还能不能好了!

黄濑当即决定,去北海道这两天一定要和青峰彻底探讨小孩的教育问题。

 

两天后,青黄二人到高绿家接孩子,高尾如同送走瘟神一般将两团子往青黄二人手里一塞,“谢天谢地,你们总算回来了,快领回去,再多呆两天,恐怕小真还没弄死我,自己就先心肌梗塞死翘翘了。”

青峰笑:“至于吗,我家宝贝多可爱啊?”

高尾心下呵呵:也只有你们这种笨蛋夫夫才会觉得可爱!

阳一挥舞小肉爪同高尾道别:“和成干爹,拜拜!”

高尾顿时心软如水,方才的腹诽全然无影无踪:哎呀妈,好可爱!正想握住小爪子,又听其充满兴奋与期待说道:“下次,还一起做料理呀!”心中那点柔软如同过山车,刷的跌至谷底。

 

阳一是个好孩子,他谨遵爹地和爸爸的教诲,喜欢一个人就要把最好的给他!他虽然有无数个干爹,但是最喜欢还是风趣幽默的和成干爹和冷静优雅的真真干爹,这两天两干爹无微不至照顾他和哥哥,让他对他们的敬意与爱意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他决心做点好吃的报答他们。

喜欢一个人就把最好的给他!

阳一抓起把蝉蛹放进鲜奶油里搅一搅,蝉蛹奶油布丁!好棒!阳一一边搅拌一边眼冒桃心,想象劳累一天下班回家的干爹们看到这样美味的食物一定会摸着自己的头夸“好乖!”

小阳一没有别的爱好,就爱收集各种生物标本,可初夏,没有条件和时间让他找到心中挚爱——超级无敌大蜘蛛,只能勉为其难在公园捡了一下午蝉蛹。

我真乖,小阳一闷骚的表扬自己,嘿嘿笑出声来。

晚上,绿间盯着一盘不明所以黑白交杂像……一样的东西,神情复杂。

高尾挖起一小勺奶油囫囵吞下,狂喝三杯水,冲绿间眨眨眼:小孩心灵很脆弱的!

绿间咽了咽口水,阳一目不转睛盯着他,眼里快冒出星星了。

死就死吧!如壮士赴死,绿间视死如归吞下一口奶油,差点吐出来,摸摸阳一头,含糊不清道一句:“好吃!”就往厕所跑。

阳一挖起好大一个蝉蛹凑到高尾嘴边:“干爹,试试这个嘛,很好吃的哟!”

翔太径自拿起一个蝉蛹,嗷呜一口,咬的卡嘣脆:“对,好吃!”

高尾快哭了,迎着孩子们纯净如白纸的目光,艰难咀嚼:小真,救我!

其结果便是,板车夫夫光荣因胃疼胃酸胃抽搐卧床不起,翘班一天。

 

回想到那盘蝉蛹奶油布丁,高尾火速退至门后,一面抑制住从胃部翻腾而上的呕吐感虚弱的说再见,一面冲濑狂使眼色:快带你家小祖宗回去!

黄濑回瞪他:干嘛干嘛,对待祖国未来花朵宽容一点哈。

高尾痛苦的扭过头:这TM哪是花朵,分明是妖孽!

小妖孽二号翔太君扑棱着胳膊:“不走不走!人家还没和真真干爹吻别!”

啥?吻、吻别?

黄濑扭头看青峰:你又乱教我儿子什么了?

青峰:冤枉啊,结婚后我再没看过狗血八点档了好么!

趁爸爸们呆愣之时,翔太一个飞跃跳出青峰怀抱,呲溜一声钻进主卧室,在绿间脸上连亲几口,弄得他满脸口水,最后小嘴在绿间唇上响亮亮的狠狠啵一个,才念念不舍的道:“真真干爹,我走了,明天我就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呀~”

绿间在床上做挺尸状,面上还保持着大人的沉着与冷静,说道:“嗯,乖乖的,路上小心啊。”心下狂呼:拜托你永远不要来看我!

高尾黑着一张脸拎着翔太将其再度塞进青峰手中,“再见!”大门啪的合上。

 

绿间:“你好幼稚,和小孩吃醋。”

高尾:“狗崽子天天亲你!我都算大度了我!”

绿间:“大度个屁,小气!”

高尾:“就小气,怎么着,我老婆只准我亲!”

 

阳一抬头看黄濑,问道:“和成干爹怎么了?”

黄濑呵呵笑,青峰望天吹口哨,唯有翔太扶额一脸深沉道:“唉,他和爹地一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呐!”

青峰和黄濑不约而同一口血,同时望向对方:你怎么教育我儿子的!?

 

回家路上,青峰和黄濑一人背一娃迎着夕阳慢慢走,小孩精力总是有限的,各自趴在父亲的背上甜甜入睡了。

黄濑回头看一眼翔太,小家伙嘴巴一张一合,均匀呼吸着,那样子天真又可爱全然没有平日的小霸王气息。

“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个天使!”黄濑感叹道,“你说为什么我明明如此挺正常怎么就教出两混世魔王了?一定都是你的错,小青峰。”

“关我毛线事?”膝盖莫名中一箭的青峰暗自OS道:我从来不觉得你这万人迷正常过!

“哦,不管!”黄濑笑,“你负责把我儿子教好,我负责让他们乖乖尽孝道伺候我养老!”

青峰一脚踹黄濑屁股上,力度不重,轻轻地,跟挠痒痒似的,“美得你!你负责把大爷我伺候好,老子才是一家之主!”

“滚你的!”黄濑回他一脚,“青峰教练你现在年薪只有哥哥我的一半,乖乖洗白白等哥哥好好疼爱你啊~”

“不好意思,天生洗不白,看来只有你被我疼爱的份!”

“今天我在上面!”

“原来你喜欢骑乘,早说嘛,亲爱的!”

“.......”

两人斗嘴了一路,并不知道,阳一和翔太早偷偷醒了过来。

 

那天夜里,黄濑给两宝贝念完睡前故事,准备关灯催促他们睡觉时,翔太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了他一个非常内涵的问题。

翔太:“爹地,骑乘是什么呀?”

黄濑:“........”

阳一也抓抓他衣袖:“我和翔太存了好久的零花钱就是想给爹地买生日礼物的,爸爸说你喜欢骑乘,我们......”阳一羞涩了。

翔太接上:“我们想送爹地你一个好大好大的骑乘哦!”

黄濑哭笑不得:“爹地不要,你们乖乖睡觉!”

两宝贝同时问:“为什么不要?”

“因为那东西只有爸爸送得起!”青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床边,得意状,“呵呵,你们相送,再等二十年吧!”

我终于知道我儿子为什么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了!

黄濑一脚将青峰踹出儿童房,转身回到床边,低头在两团子额头上依次亲一口:“别听爸爸瞎说,早点睡,晚安哦,乖小子们!”

阳一和翔太乖乖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黄濑才轻手轻脚关灯离开。

房门被关上那刻,翔太猛然睁开眼,嘿嘿嘿的摸出手机:“我日本雅虎一把就知道啦,嘿嘿嘿!”

阳一也凑过来:“翔太你好机智!”

翔太尾巴翘上天:“我是谁,我可是神神气气神神气气小小翔太,棒棒棒棒~”

 

就在儿子们打开新世界大门时,青峰正拉着黄濑做不和谐运动。

“原来你生日礼物想要这个呀?”青峰拉下他的头接吻,下身不住往上耸动,“早说啊,我天天都给你过生日。”

黄濑一口咬住他下唇,呼吸有些急促,手臂松软,无力靠在青峰肩上,“狗,狗屁!嗯......我、我给你说.......卧槽,你慢点.......”

“你说......”青峰放慢速度,集中一点开始深插浅出,“我听着呢。”

黄濑揪过他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喷撒在青峰耳边,青峰能感受到在如此刺激下,那处的血液突然加快循环。

黄濑快疯了他本想说“你别一天到晚在小孩面前胡说八道!”可说出口的却是:“我靠靠靠!你那玩意儿是橡胶做的吗?要不要这么收放自如啊!缩回去,缩回去!”

 

青峰将黄濑放倒在床上,一颗汗水顺着下颚滴落到黄濑脸上,只见他俯身靠近黄濑,在两人距离只有一毫米处停下来。

黄濑脸有些热,不自在的问道:“怎么了?”

青峰吻吻他的鼻尖,笑了笑:“只是突然发现今年还有一句话没跟你说。”

“什么话?”

青峰盯着他的双眸仿佛里面有太阳,他用手指轻轻拨开被汗水打湿的金色刘海,一如很多年前一样,独属于一个名叫青峰大辉的男人所特有的温柔,而这份温柔只送予那个名叫黄濑凉太的人。

 

他轻轻吻了吻黄濑,而后,用最平常最风轻云淡的语气说出那句每一年仅出现一次的话。

 

“我爱你,宝贝.......”

 

心如洋葱,如果你愿意耐心一瓣一瓣拨开,你会发现,你永远在我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那个地方驻守着我的天真,我的傲气,我的青春,我的梦想,以及人生中弥足珍贵的所有,这一切都牢牢刻着你的影子。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光阴记录下你的笑靥,就在那里,不蹭挪开,不曾离去。纵使有一天我会躺在病床上悄悄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我仍相信,离开世界的最后一秒,你的笑容依旧会不期而至,步入我的脑海。

 

美好,一如当初。

 

FIN

 

 


评论(4)

热度(59)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