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 这一路走来 2

晚安> <

2

彦川把黄濑房间的儿童床换成一张高低床,青峰像只闲不住的猴儿,一进屋就飞蹿到上铺并在被褥上滚来滚去表示此地已被占领。雪蕙好气又好笑的往猴孩儿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转头对黄濑柔声道:“对不起呀,凉太,等以后咱搬去大房子一定把最大的房间让给你。”

黄濑摇头表示不在意,很是大度的再三强调,“谁让小青峰是弟弟嘛。”

青峰像被踩了尾巴,一蹦三丈高,挥舞拳头,“谁让你这么叫我的,你才小,你全家都小……“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从床上摔下去,幸而被眼疾手快的彦川半空拎住。

雪蕙惊出一身冷汗,从彦川手里接过青峰,抬手又往他屁股上招呼了一巴掌,“叫你别整天跟犯多动症似的上蹿下跳,你这死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要不是你彦川叔叔反应及时,摔断胳膊腿有你好受的!“

青峰捂着屁股光打雷不下雨的干嚎,“啊,啊,肿了肿了——“

或许是因为青峰挨揍的样子太好笑,又或许是因为雪蕙阿姨嘴上吼得凶下手却如弹棉花的护短行为令他生出些许羡慕,黄濑竟在此时此刻蓦地笑出来。

噗嗤——

放肆的,不带一丝伪装的,不似面对外人时装作一副懂事乖巧模样的,而是从眉梢到嘴角充溢着满满的天真快乐与纯粹无邪。

夏日鸣蝉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彦川看着不知何时溜进窗台的一节新芽,终于觉出了点家的味道。

 

黄濑是属于一旦被打动就特容易卸下防备的人,这点在此后漫长岁月里青峰深有体会,但他也始终想不通为何干了一架后,这连看他一眼都像生生挖了自己一块肉的家伙怎就突然对他笑成朵花、小青峰长小青峰短了呢?

大概是我道歉的摸样特诚恳,特感人肺腑吧,嘿,最后青峰喜滋滋又有点小小骄傲的自我归结道。这一点点源自孩子的小得意很快在时光的轰隆中被证实。

许多年后,青峰依然记得,那个人站在逆光里抬起手臂温柔拥住了自己,他捂住自己的嘴,就像堵住破开未来的一股洪流。

然后,他隔着手背虔诚的亲吻了自己。

再然后,他说:“别再说什么让我万劫不复的话了……我好不容易才迷途知返……“

迷途知返的又何止一个,但有时往往再向前走一步或许又是一片森林。

 

但眼下,还处雏鸟展翼阶段的他们仍在摸索通往森林的路。

黄濑看着将自己裹进被子成球状窝上铺生闷气的家伙,微微叹了口气,踩住床沿,努力踮起脚尖,才终把半个脑袋探进上铺。

伸出手指,戳戳那团赌气棉花,“喂,还生气呢,阿姨又不是故意打你的,再说明明是你有错在先。“

被团震天动地哼了一声,生怕屋外人听不见似的。

黄濑哭笑不得掀开被子一角,摸黑往里抓了抓,“你不怕闷死啊?“

“闷死最好!“一阵温热的鼻息喷洒进黄濑掌心,有些痒,不禁往回收了收。

被黄濑一句话撩激动的被团好似瞬间打开了闸门,激流奔涌似的一边抖动一边突突突往外蹦词儿,把莫不相关的飞禽走兽挨个戳一箭连大年夜爬过外公家灶台的小强都不放过,这么胡天侃地乱扯一通,终于憋得满脸通红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深呼吸两口,从差点把自个儿活活闷死的蠢行中踹过气,道:“这样,她才会心疼我……“

闻言,黄濑趴在床边哈哈大笑。

一边笑一边好不矜的锤床,“小青峰,你太可爱了!“

“你笑什么?“从来不爱撒娇的青峰大辉小朋友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将这番话说出来,没想到竟被另一个半大孩子嘲笑,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腾的站起来叉腰怒视黄濑。

“笑你是个小屁孩!“

“你不也是个小屁孩!“青峰极其败坏反驳道,伸出手去堵黄濑的嘴,不料一个用力,将黄濑从床边推了下去。

黄濑踮着脚,本就使不上力,被青峰这么一闹当即脚下不稳,摔了个四仰八叉。

青峰这下真吓傻了,忙慌手慌脚往下爬,中途踩空一阶楼梯,险些扭到脚,一着地就手脚并用爬到黄濑身边,想扶他起来却又不敢,只得干瞪着眼摸摸他这摸摸他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你怎么样啊?“一开口竟带有哭腔。

黄濑一愣,心道,小流氓还会哭呀,竖起一根食指比在青峰唇间,嘘声道:“我没事,你太大声啦……先扶我起来。“

青峰忙不迭点头住声,慢慢将黄濑扶起,顿了片刻,抬脚要往外走,“我去找妈妈……“

黄濑却一把拉住他,“别去!”

他眉头微微皱起,脸上有青峰读不懂的纠结。

“你不怕阿姨又揍你呀?”他龇着牙,明明很痛,却笑着问他。

“可是……你摔伤了……”

“我没摔伤。”他依然笑着打断青峰话语,而后拉起他左手,右手小指轻轻勾住他左手小指,晃了晃,抬头又是一脸阳光灿烂。

“小青峰和我拉个勾好不好,不要告诉阿姨和爸爸,就当是我俩的小秘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时候青峰不懂他,在他有限撒丫子漫山遍野摸爬滚打的童年记忆里,饿了,应该找妈妈;冷了,应该找妈妈;和人干架输了,应该回头找妈妈帮自己揍回来。

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黄濑。

他看着黄濑仿佛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自己仅到对方鼻梁的头顶,然后嘴角翘着说:“看,还说不是小屁孩,才这么——丁点儿高!”第一次生出想要快快长大的念头。

后来,当青峰可以垂目便触及到那金色的发旋时,才发觉,原来他早在那么那么早的时候就想要心疼他,可却那么那么晚才学会。

 

雪蕙看着青峰乖乖跟在黄濑身后走出房门,再乖乖坐在桌边吃饭时,惊异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

“我这个臭小子,犯驴脾气,绝对三天都拿下巴对着你……哎哎,凉太,快告诉阿姨,你怎么收复这皮猴儿的?”

黄濑慢吞吞的喝口汤,再吞吞地说了两个字:“呵呵。”

唯有刚老实不到两秒的青峰一听老妈又揭自己老底,顿时脸红脖子粗嚷嚷起来,“雪蕙,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在别人面前打我,我……我也是好面子的!”

雪蕙揪起青峰脸蛋,故作惊讶道:“哎呀,小混蛋也知道害羞呀!”

青峰四爪乱扑腾,“痛痛……青了青了……”

雪蕙微微笑:“嗯?“

青峰做面包状摇尾巴讨好道:”妈……“

彦川揉了揉黄濑脑袋,莫名其妙来了句:“大概做哥哥的都有某种天生的魅力吧。”

专心致志对付汤,脸全埋碗里的黄濑微微弯了弯眼角

 

翌日,黄濑是被压醒的,当他看清肚子上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是个圆乎乎的青毛脑袋瓜时,一肚子起床气不知怎的就烟消云散了。

有一股舒服的凉意轻轻巧巧在后背流淌,少许浓郁却好闻的中药味微微停留在空气中,暗红色的药油洒了一床单,连睡衣都湿了,而空瓶子则被一只成麦色的小手紧紧攥住,黄濑依稀能辨认瓶身上模糊不清的几个字——舒筋活络油。

此刻,那青色脑袋瓜动了动又蹭了蹭,在黄濑肚子上留下一串哈喇子。

黄濑嫌恶的推搡了一把那脑袋瓜,动作却又轻又缓。

“喂,起来,我要尿尿。”

在脑袋瓜睡意朦胧发出一声嘟囔时,黄濑这样说道。


评论(2)

热度(64)

  1. 546621834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2. 菩钡迩服装设计培训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3. YUKI KONG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4. < Jenny >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5. Amily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6. 娱民楽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7. fafa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8. 棒球志愿者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