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双花】《人来人往》第三章

好好好出出出!买买买!

M导的双花不开花:

这篇文如果能顺利按照想法写完,那就在一月捆绑出本啦。


敬请期待!


另外,我觉得我简直是产生了强迫症,喜欢在每一章中加上1234的符号分节,营造出我写了很多的错觉,否则完全写不下去。




第三章


1


戏忽然不拍了,周泽楷干脆的哦了一声就走了,他要去赶下一场,这个沉默的偶像每天都活得很有性价比。


张佳乐可比他墨迹多了,他可不想顶着僵尸妆出门,于是一个人擦抹了好久脸上的油墨,又是僵尸,这一辈子的僵尸都在孙哲平的剧组里演完了。


孙哲平的剧组总是很男性化,他喜欢全男的班底,喜欢拍摄纯爷们的、纯西部的、纯粗粝的影片,需要化的妆一点也不细腻,需要卸妆的用品也准备得一点也不细腻。


张佳乐经常顶着大漠妆、僵尸妆、鼻青脸肿妆跟他去撸串,反正那会儿也没红,最多就是“蛇精病啊”的目光多一点。


“你咋不拍个偶像剧?”在组搭了一两年那会儿,关系稳定如夫妇的有一天张佳乐忽然问他。


孙哲平看了看他,“你觉得你偶像吗?”


“我挺偶像的啊。”张佳乐说,他吃串吃的风生水起,鼻青脸肿的妆上都有点被蹭到了,这让这句话格外没有说服力,他装作没看到孙哲平嫌弃的表情,说:“我就是入行时候跟错了人啊,我同学都在拍室内偶像剧。”


“你想拍室内偶像剧?”


“那倒也不是……”


“张佳乐,你实话跟我说,你人生理想是不是想演都教授什么的。”


“闭嘴。”张佳乐说,“我并没有那么肤浅!我只是觉得,你……从出学校拍长片就拍纯男人的暴力戏,不考虑下突破吗?”


“不考虑。”孙哲平说。


张佳乐扶额,“那你当初为啥找我组搭,我形象可不是硬汉风。”


“……………………”


“喂喂,孙哲平,问你呢。”


“有时候带你出来吃饭真的觉得很吵。”


“业务探讨懂不懂啊?”


孙哲平只想安静的抽只烟,而他们刚在一起的那几年,张佳乐显得比较得意,的确很爱说话,说了又说,说完有意义的,就说些无聊的话。


业务探讨着的时候,张佳乐就开始问孙哲平,人为什么要撸串、撸串为什么要在室外、撸串为什么要喝酒、喝酒为什么会兴奋。


孙哲平没搭理他,张佳乐反正也不需要答案。


 


2、


可现在他需要个答案,到底还要不要进这个组,客这个串呢? 


钟少的表情略显为难,现在的富二代才不倨傲呢,他们脸上只是写满了“别老说我有钱,快关注下我的灵魂”什么的东西,配上他现在为难的表情,显得有点好玩。张佳乐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完全没留神钟少的解释。


解释也很苍白,诸如“张佳乐是老搭档他最懂的,孙哲平是个神经病,今天拍不了,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这段戏能够顺利被拍出来。”


而张佳乐的经纪人张新杰一如既往的表情严肃,说着张佳乐最近的排期,恐怕是不能为了一段客串戏再过来一趟了。


他手头有不少艺人,都走势井井有条,相比而言,张新杰不算是很强势的经纪人,但胜在做事总是清晰严密,这两年规划起张佳乐不靠谱的时间来,简直让其事业走势惊人。


“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不能合作。”张新杰最后对钟少说,说法很严厉,让富二代肃然起敬了半晌。


半晌之后,钟少说:“……行吧。对不住对不住,那要不一起吃个饭吧,也算我们工作室给几位道歉。”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拒绝,张佳乐就把头凑过来了,他说:“好啊,正好也这么晚了,我们到街口火锅店占个位,等你们收工过来吧。”


“……………………”


“……………………”


10分钟后,张佳乐和张新杰已经坐到了车库的保姆车上。


张佳乐在车里翻腾着毛巾或者湿巾,努力让脸恢复正常,而张新杰则坐在对面不慌不忙地回着邮件,他用了3分钟处理了5封邮件,抬起头看了看毫无进展、蓬头垢面的张佳乐,而此时的张佳乐看起来居然还有点紧张。


张新杰想了想问他。


 “刚才的僵尸妆和狼人妆是谁给你们画的?”张新杰问。


“啊?”张佳乐愣了1秒,“哦……周泽楷的狼人妆是他们剧务画的,我这个……我随便抹两下就是僵尸了,你懂的。”


“我懂。老搭档了。”张新杰了然的说,他停顿了下说,“一会儿火锅店那顿饭,我自己去,你就不用去了。”


“为啥?!”


“我不想让媒体用老搭档炒新闻,你的曝光率是要受控制的,不能随便浪费给这里。”


“不用这么小气吧?”


“不是小气,在这个圈子做事都是你帮我我帮你的,不过你今天到位来客串,就已经是在帮他了,既然没拍成,就是他运气不好,不能再帮下一站了。”


“吃个火锅而已,哪里算帮忙了?而且我看义斩也没打算炒新闻。”


“他们是做新媒体起家的,你今天虽然没拍戏,不过你的僵尸妆已经发在他们剧组的官博上了。”


“周泽楷的狼人妆也发了啊。”


“嗯,所以火锅就不用吃了。”


“……你也太小心了,我觉得吧……”


“而且我看孙哲平也不是很想和你见面。”张新杰打断了他。


这……个……


这句话倒是颇有点一语中的的气势,毕竟张佳乐在义斩工作室坐了大半天有余,孙哲平连一面都没露,半个毛都没露。


张佳乐望着张新杰,下意识想争辩两句什么,不过又觉得毫无意义,他努力搓了两下脸上的油墨,张新杰递给了他一张湿纸巾。


摩擦摩擦又摩擦,湿纸巾尽职尽责的在张佳乐脸上揉搓。


张佳乐经历了各种艰难险阻,还是未能成功卸妆,他努力用对方递过来的一张又一张湿纸巾蹭着脸,车内一片安静。


“不愧是穷逼剧组啊。连化妆师都不配备。”可能是太安静了,张新杰看着张佳乐,终于还是很有心得的评论了一句。


“嗯,他的组很少用专职化妆师。”张佳乐想都没想的接了一句,接完了觉得有点怪,张新杰也觉得有点怪,于是两个人恰到好处的沉默了起来。


 


3、


孙哲平的剧组果然男性化得惊人,他至今连个基佬化妆师都雇不到吗,这样也好意思自己泡汉子。


不过想想,孙哲平也算得上会泡汉子的好基佬,放在圈子里抢手得很。


读大二那年秋天,他们自从某日无意间一夜情了一番后,很久都没有正经的然后了。


他们的关系缓慢爬行了一段。


孙哲平经常叫张佳乐过来帮忙拍戏,一开始是客串的小角色,后来是客串大角色,再后来,好吧,还是客串的小角色。毕竟孙哲平没有什么资金去拍电影,他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富二代,致富方式简单粗暴:上赶着帮拍点广告,攒足一笔钱就去做短片。


张佳乐倒是随叫随到,反正他是吃上镜饭的,在谁的组拍戏还不都是一样?


当然,在孙哲平的组里拍戏有点不一样,他们拍完后总忍不住去来一发。


孙哲平的房子不大,不过每个位置都可以乱搞,他们搞得很意兴盎然,几乎忘记了其他。


人家说,在床上合拍的人,在镜头上才更会合拍,所以男导演和他们的女主演总是搞得到一起。


“天真,导演并不只是搞他们的女主演。”年轻的孙哲平煞有介事的说。


“啊?他们也会搞男主演是吧。”年轻的张佳乐马上给出解释。


“那倒不是,他们只是随便找机会搞各式各样的女演员而已。”


“你不要装作一副很资深的样子好吗?”张佳乐说。


“我觉得我还挺资深的。”


“你这么自大真的好吗?说的好像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了跪求上你的戏跟你睡似的。”


“呵。”孙哲平很实在的检讨和思索了下,才说,“这倒是真没有。”


“那就别一副你好像很懂潜规则的样子……很幼稚的……”张佳乐表示不屑的意图教育他。


孙哲平没接茬儿,只是若有所思地说:“想想好像……只有你一个人。”


…………………………


“拜托你醒醒,我并没有跪求你好吗?!!!!!”


“好吧……”


“孙哲平,一直是你跪求我的。什么你技术不错,我们组个搭吧,这话是你说的吧?”


“你是技术还不错。”孙哲平忽然笑了笑,他虽然也没说明白是啥技术不错,但是笑容让人脸上有点发热。


“…………妈蛋……我们俩还能不能认真探讨业务了!”


“可以,但是你嚷得太大声了,胡同口撸串的都听到了。”


“那我先杀了你灭口。”


这是一段多么快活的潜规则生活,张佳乐可以随意侮辱他的导演。


大二之前他都很想得开,没有把“来一发”“再来一发”当回事,反倒是很多年后,真的做了演员,他倒是想不开了,娱乐圈没他们想得那么丑恶,不是每个导演、制片人都会争先恐后的搞这搞那,况且张佳乐的演艺生涯的起点很高,这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在这个圈子谈恋爱真的好难,他跟孙哲平分手后,实在是忘记了如何操作才能让自己去恋爱。


他有时候也会回想,他跟孙哲平算是怎么谈起恋爱的。


 


4、


无论孙哲平如何威逼利诱,他都坚决否认他对他是一见钟情。


“你不是第一眼就看上我的?”N久后某次睡完,说到这个问题,孙哲平感到惊讶。


“不是,你不是我的型。”


“口气很大嘛。”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真的。那天……是一时冲动,觉得你都亲上来了,我不好不给面子。”张佳乐说。


“那你还真是中国好炮友。”孙哲平口气颇为不善。


“好有攻击性啊老孙,那你是啥时候看上我的?”


“……就第一次亲你的时候呗。”


“………………”


“你的沉默意味深长啊张佳乐。”


“不是,你要允许我偶尔感动下。”张佳乐躺在孙哲平的胳膊上,他们俩从认识到打炮到交往,都很少很少讲通透的表白,张佳乐觉得孙哲平是个冷酷的人,他最好别在这段关系里热情澎湃,后来,他发现,其实在这段关系里,他比孙哲平冷酷。


“好的,你先感动吧,我睡了。”


“…………”


“我感动完了。”


“…………一秒还没到啊?”孙哲平被张佳乐扒拉起来,口气很是无奈。


“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时候喜欢的你。”


“我不想知道。”


“你实在太不求知若渴了。”


“…………”这种知识不需要求吧,孙哲平想,但他转念又想了想,觉得知道下也没啥坏处,毕竟,他跟张佳乐的关系貌似平顺,实则坑坑洼洼的才走上正轨。


“行吧,你说说,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孙哲平说,在张佳乐开口前,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是太流氓的瞬间就不用讲出来了,你我都懂。”


“妈蛋,什么叫太流氓的瞬间!”


 


5、


张佳乐想了想,他是在吃火锅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心动的感觉,大概也是火锅太好吃了。


睡过了,张佳乐却不认为他们是在交往。


睡过觉可什么都不意味着。这可是艺术院校不成文的规定。


“这是哪儿来的狗屁不成文的规定啊?”孙哲平在吃火锅的时候,忽然对此发表了评论,张佳乐坐在他邻座的邻座,说完后,两个人并没有意味深长的对一眼。


睡都睡了那么多次了,一群人一起吃火锅时候,居然还没有像情侣一样坐在一起,张佳乐没有看出孙哲平的不高兴,他单纯的从他的角度捞着肉。


而一桌子人讨论着几大院校的淫邪八卦。


“必须不意味着什么啊,我觉得这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式。”A师兄说。


“不不,是一种业务探讨的方式。”B师兄说。


“还是一种传染病的方式。”孙哲平师兄说。


去去,别煞风景。火锅前,众人斥责他。


那是张佳乐头一次跟孙哲平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以及一些不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吃饭,要到吃了好几次饭后,他才算摸清了众人聚会的要点:开场开黄腔,之后讨论艺术,再然后就是胡说八道。


那次胡说八道的主题是针对张佳乐的,毕竟他看着脸生,在这个饭桌上算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自我介绍下呗,这位帅哥!”


“呵呵,各位师兄师弟好,我叫张佳乐。”


“就光名字啊?来点细节!个人情况什么的,交代下!”


张佳乐笑起来,他说:“什么个人情况!”


“别装!速说!”


“我是坐四号线来的!”张佳乐一脸诚恳,于是有餐巾纸扔在他脸上。


“这孙哲平带来的小伙子吧,不实在啊。”C师兄说。


 


于是矛头又指向了孙哲平,指责他带来了一个情况不明的人,孙哲平喝了几口酒,隔着人看了看张佳乐,琢磨了会儿才说:“他……其实我也不熟。”


不熟还跟我困觉,不熟还叫我来饭局,张佳乐内心翻了个白眼。


孙哲平又想了想说:“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既然带他过来吃饭了,就大概其给哥儿几个介绍一下,张佳乐,学表演的,不过不是咱们学校的,戏还不错,就是超过2分钟的台词绝对背不下来。”


张佳乐马上说:“哎!师兄,喝酒啊!!”


一桌子人发出很给面子的哄笑,也不知道笑啥,反正饭局的时候,有人讲了笑话,就得有一帮人负责来笑一笑。


孙哲平就喝了张佳乐给他倒的酒,“他今年大二,性别男!”


“咱能说点有信息含量的吗?”D师兄问。


“嗯……”孙哲平做出认真思索的样子,他有时候有点贱,最贱的时候表情总是格外认真,最后他说,“没什么有信息含量的,就知道他是人渣星座。”


“你妹,孙哲平!!”张佳乐几乎要动手了,他俩中间的人很给面子的哈哈哈的时候,马上让路让张佳乐去虐下孙哲平。


于是,再之后的饭局时间里,他俩就坐到一起了,更方便的拼起了酒。


“你干嘛说我是人渣星座!”张佳乐怒。


“你什么星座?”


“双鱼座。”


“传说中能自己在脑内组一桌麻将的星座啊。”A师兄点评。


“那也只是分裂,不人渣啊。”


“孙哲平被双鱼座伤害过是不是?”


然后BCDEF师兄各自点评了几句双鱼座,让整个火锅店充满了一种讨论星座的娘炮氛围,最后还是孙哲平及时刹住了这个闸。


孙哲平说:“不聊星座了,没文化。最后给大家介绍下,张佳乐是南方人,云南过来的。”


一桌人发出了“云南美啊,气候好啊,美女多啊”的感叹,并适时的讲起以前去云南旅游的故事。


“听说又黑又胖又近视的男人最受云南姑娘欢迎了,为什么呢,因为皮肤黑表示能干农活,胖意味着身体好,戴眼镜那就是有文化,我有一哥们当年深入云南,差点就被热情的苗族姑娘留下了。”也不知道哪个师兄津津乐道着传说中的故事。


张佳乐听着觉得特别不人道,“你们去的这是得多偏远啊,我们那儿真没这规矩啊。”


“那你们那儿有啥留人规矩吗?”孙哲平问。


“好看的留下,不好看的处死。”张佳乐说。


“任性,讲究!”孙哲平赞赏。


两个人都有点高,于是不明所以地呵呵对笑起来,叽叽咕咕地喝起了酒。


 


6、


那顿饭的最后就变成孙哲平和张佳乐坐在火锅桌子的一角对着讲一些无聊话,周遭的人已经被他们忘光了。


“那我问你个正经的。”孙哲平说。


“来!”


“你说,我去了你们大西南地区,是属于被留下的,还是被处死的呢?”


张佳乐看着他,他也看着张佳乐。


当时张佳乐忽然很想亲他,因为他俩凑到很近的时候都是准备做爱的,大概也是下意识的反应,不过他还有点意识,知道他们是在公众场合。


这真不是个正经问题,但引得张佳乐认真打量了下孙哲平。


孙哲平在基佬和直男圈里应该都是很受欢迎的种类,他很有逼格、有点小才和决绝的幽默感,气质天然狂傲,于是适当时可以没礼貌的耍酷,散发出惹人跪舔的气质,是那种天生可以被包装出的所谓才子导演。


可是,要命的是,孙哲平是真心诚意的在狂傲、在不以为然、在自以为是,于是,他的那些优势并没有力助他最终成功,而从某种程度上,力推了他一把去一蹶不振。


可那会儿,天很蓝,地很大,火锅也香甜可口,他眼里只有胶片和张佳乐,格外的专注因而而魅力四射。


连张佳乐都决定要当真了,所以,他说:“我觉得你属于被处死的那一类……”他凑近孙哲平,对方也在理所当然在等他的下文,“不过我会把你偷偷留下的。”


 


7、


当天晚上,孙哲平和张佳乐走路回到他租住的小平房,穿过长长的胡同,走在矮矮的房梁间,漫天都是星星,好像一场冻结的大雨。


夜晚比较媚人,也是张佳乐头一次体会到被迫心动的感觉。


他们站在小巷子的污水前亲了半天,张佳乐决定跟孙哲平说:以后再睡过就意味着什么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句。


“哎,孙哲平!”


“嗯?”


“我问你……”


“问。


“你真的被双鱼座伤害过吗?”


孙哲平呵了一声,多娘炮的问题,才懒得理他。


那夜的后半夜就变成赤条条的躺在孙哲平的床上,带着宿醉和高潮后的感觉,仿佛睡在星星的万花筒里,到处都是花,都是他和他的心花怒放。







评论

热度(433)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