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双花】《人来人往》(第二章)

终于更了QWQ,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看到要出本,只有三个字买买买!

M导的双花不开花: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说到做到。




第二章


 


“让演员把妆卸了吧,今天先不拍了。”孙哲平抽出一根烟,敲着烟盒。


“哎……你看你……”钟少一脸的“大哥你又来了”,“咱们都是混LOW咖圈的了,能职业点嘛。”


孙哲平瞅了他一眼,“我挺职业的啊,今儿光线不行。”


“光线个屁啊,孙老师。”钟少想拿手上的相机砸他,“知道咱们拍的是啥吗?低成本室内剧……玩的就是特别没有艺术气息,没光更好,拍出来才原生态呢。张佳乐、周泽楷今天都到位客串了,就别管什么光了,日全食咱们也得拍啊。”


但孙哲平则依然看着窗外,没说话,状若装逼的点起了那根烟。


武林高手都装逼,钟少心里也诸多无奈。


 


张佳乐和周泽楷正坐在化妆间,他们是业内一线,是不爱迟到的一线,所以已经坐在化妆间等了孙哲平2个小时了。


张佳乐又奉命演一个僵尸,以他的段位,僵尸这种戏份多年轮不到他了,但既然是为了搞笑,人人都得放下身段,更何况周泽楷还演个狼人呢,两个人奇形怪状的坐在化妆间,读着安静的空气,周泽楷面无表情心如止水没有半句话,张佳乐也没有半句话,可他心跳像打得不太专业的架子鼓。


等戏期间,他一般都是在玩手机,今天连最好玩的游戏都玩不动了,就在此起彼伏的心跳反应中等待孙哲平的脚步。


 


孙哲平的脚步一向很有特点,他走路虎虎生风的,好像总着急去干嘛,就算和张佳乐去哪里约个会吃个饭,也像赶时间一样,呼呼的走着,他有双不错的军靴款的鞋子,穿出了天荒地老的沧桑感。


很奇怪,和孙哲平已经分手五年了,但想起他,总能想起很多的细节,他的鞋子和衣服,以及必须要停在车位正中的车子,他也算不上什么好相处的人,但当年张佳乐觉得他某些执拗的、艺术家式的坚持,非常的、格外的性感,而这些性感,几乎是第一次见面到最后一次见面都能清晰的影响着他。


比如,这快10年都不变的,一定要在戏里加上不明所以的僵尸角色,他第一次进入孙哲平的镜头就是这幅鬼样子,没想到,恋爱过、睡过、吵过以及分手过后,依然还是这幅鬼样子,张佳乐看着镜子里的僵尸妆,忍不住笑了一声,整个房间里很安静,以至于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


“师哥,你为什么拍僵尸戏做课上作业?”


“什么为什么?”


“很少有学生作业拍僵尸啊。”


“哦。”


“那你为什么?”大二时代,顶着僵尸妆的张佳乐,对着孙哲平家的镜子苦苦的擦着,还不忘努力、热情、活泼的搭讪着这位导演系的土豪“师哥”。


土豪师哥不住在宿舍,他住在学校旁边胡同里的小院子里,一个颇为破败的市井旧房子,其实主要是用来堆积他的很多旧器材,那会儿在校生拥有百十来万的器材,颇为不易,孙哲平看起来已经是个小半资深人士了,张佳乐于是也没多想,张嘴就尊称师哥,孙哲平也一脸坦荡接受了。


“我喜欢。”孙哲平说。他已经把书包里的东西都鼓弄清楚放好了,才闲庭信步的样子走到卫生间,看张佳乐画皮一般撕扯着脸上的僵尸妆。


“喜欢僵尸?”张佳乐说,“你们学校人口味都这么重吗?”


孙哲平在背后看着他,觉得对方的脸好像要被撕掉了,这个场面倒是也奇异的好笑着。


当时他还不知道张佳乐的名字,张佳乐似乎也不知道他的名字,都是江湖儿女,如此不拘小节的就登堂入室也是挺神的,那几年,他和张佳乐之间发生的各种事情都很神奇,但他却习以为常不以为然。


比如,此时此刻,他上上下下的看着张佳乐,对方穿得很简单,除了鞋子乱糟糟的,或者说不够潮,孙哲平对鞋子也有奇怪的坚持,他喜欢那些上镜好看的人和鞋。他觉得张佳乐应该把这双破旅游鞋脱了。


 


“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孙哲平问了个和自己心中所想无关的问题。


“当然不是,否则我刚才为啥要赶去地铁。”


“哦。”


“说起来师哥,你这是特意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


刚和孙哲平认识的两周里,张佳乐一直很乖巧地叫他师哥,直到发现了对方和自己同届,甚至从出生年月上来看,居然还小自己一点,才愤怒地改口回来。不过刚认识时候,的确以为孙哲平是个导演系的师哥,他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条胡同的小院子里,看上去自成一体


“嗯,放器材。”


“呵,够作的。”张佳乐说,他说完马上又回头对着孙哲平咧嘴笑,表示自己在开玩笑。孙哲平并不是一个容易被取悦的人,但很偶尔的,他会被一些奇怪的点取悦,比如很傻的鞋子和很傻的笑容。


“那你干嘛来我的组客串演僵尸。”


“以为你们专业呗。”张佳乐放弃的扔掉了奇形怪状的毛巾或者化妆棉,“不过看来也没多专业,这么重的油墨彩妆往脸上化,真心卸不掉。”


张佳乐有双不错的眼睛,也有个不错的脸型,专业一点讲,他很上镜,业余一点说,他能让那些喜欢镜头的人有动心的感觉。


孙哲平一直以为他们对彼此都是独具匠心,否则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有那种,他顶着油彩也能独霸镜头的快感,可后来觉得谈恋爱有时是这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值不值得和快不快乐,自己仿佛总是最后一个知道。


 


年轻时,孙哲平想的没拿么多,他喜欢颜好活泼的人,好沟通也好上手。


他想也没想的走近了张佳乐。


他走近他,大概是想贴近看看他脸上的所谓油彩,贴得略微有点近,虽然没到鼻尖对鼻尖的程度,但作为两个男人,这个距离还蛮拼蛮引人遐想的,以至于张佳乐的呼吸急促了一下,但他没有下意识的退缩,而是居然直直的板着眼和脸继续看了回去,那怔怔的、茫然的表情,让孙哲平也呼吸急促了一秒。


后来想想,那一秒的尴尬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的产生了变化,也让萍水相逢的他们顿时明白了什么。


都是搞艺术的,认出彼此的取向还是只需要一点点伪肉体接近的。


 


于是,孙哲平快马加鞭的伸出手贴在张佳乐的脸颊上,他没有抚摸,只是专业而纯粹地说:“油彩墨的确上重了……”他声音有点轻,孙哲平调情时候声音总是有点轻,这让张佳乐曾经对他产生过这家伙挺温柔的错觉,“……你演的是僵尸王吗?”


张佳乐哈哈了两声,他的笑容在孙哲平手边绽开,“并不是,我只是个普通僵尸,还死了。”


孙哲平露出一点微妙的似笑非笑,“那你够敬业的,群众演员嘛,妆上得这么重干嘛?”


“谁知道呢。”张佳乐吐槽说,“据说是个富二代拍的作业,搞得兴师动众的,我觉得挺无聊的,整整一个下午只拍室内线,明显的效率不行啊。啊!你掐我脸干嘛?!”


“我看看你这块的油墨能不能抠下来。”


“变态吧你。”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喜欢僵尸?”孙哲平的声音越近越轻。


“嗯。”


“因为很酷。”


“你很幼稚哎。” 


“是吗?”孙哲平说,“你刚才还说我变态。”


“………”张佳乐总觉得对方在微妙的、微微的靠近自己,因为鼻息越来越热,也不知道是谁的,于是他说,“那个是开玩笑的嘛,别在意啊。”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刚认识我就这么了解我,还挺难得的。”孙哲平的手顺着张佳乐的鼻沿滑到了嘴唇上,“我们交个朋友吧。”


“你交朋友是这么交的吗?”张佳乐嘴上吐槽,但身体却很诚实的没往后退,孙哲平还挺性感的,货真价实的散发着某种意义上的天然荷尔蒙。


“是啊,我比较热情。”


张佳乐忍不住的大笑了一声,油墨在他脸上拧了三圈。


“笑什么?”


“笑你太热情了啊哈哈哈……”


“我也可以不这么热情。”孙哲平把手慢慢的放下了,在他放下之前,张佳乐说,“那你还是热情点吧。”


他说完这句话,就凑过去亲了孙哲平的嘴角一下。


 


他实在太懂了,这个时候,气氛那么好,他太懂了,有点不想去破坏他。


之前之后他也谈过一些恋爱,或许,有比孙哲平更稳妥也更适合他的人,但基本没有一次恋爱经历是像跟孙哲平这样无师自通的、电光火石的、无厘头的、割裂又稀奇的。


接下来,孙哲平就从善如流的湿吻了他。


一个导演亲着自己的僵尸,妆化得如此恶心,但两个人似乎都没意识过这个问题,孙哲平如愿以偿的让张佳乐脱了那双土气的鞋子,更变本加厉地让他脱掉了裤子和衣服。


他们彼此揉搓了番,就抱成一团。


张佳乐的脖子和耳垂都算不得敏感,不过孙哲平还是辛勤的啃了一会儿,做爱好像彼此在驯服,但驯服的有些急切,没多久张佳乐就被放倒在马桶盖上,他双腿被分开,这个姿势还挺不舒服的,孙哲平热切的器官挤过来时候,他内心有两个小人在天人交战,这不好,还好,不好吧,还好吧,真不好,还挺好吧。


孙哲平比他想象中的进入要利落,就算是在马桶上这么艰难的姿势,他还是略作扩张,就很是霸气的插入开搞,而张佳乐的身体就算没有立刻得到大量的愉悦感,也得到了大量的疼痛感,天人交战的小人们被拍死在大脑里。


张佳乐心想:妈蛋,还真疼,爱谁谁吧。


孙哲平的第一次表现很持久,撞得张佳乐在马桶盖上直骂娘,他开始是真的有点疼,后面是颇为有些爽,再之后,他觉得自己腰要断了,忘了什么时候有了高潮,那一刻是空白的,只有那一刻觉得这世界上再无其他人了。


做完后,拉拉扯扯的,有些说不清的液体,两个人摊在马桶上几秒,张佳乐就推开对方,跌跌撞撞的扑到浴池里,力求冲澡脱困。但缠绵过后,好像难以分离,孙哲平又抓住他,两个人在淋漓的花伞水下继续接吻。


那些卸不掉的僵尸妆被少许的洗掉,洗掉的颜料好像又被吻进了嘴里,这让张佳乐后来一直觉得接吻的滋味是怪怪的。


后来,他跟很多人接过吻,演戏时候,恋爱时候,每次他都觉得不是真的,因为大概是没有油彩的味道吧。


 


睡醒后,是在孙哲平的床上。


眯缝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孙哲平用一个小镜头对着他的脸在拍着什么。张佳乐吓了一跳,比接吻可警戒多了的往枕头后躲了下。


他听到孙哲平笑了下,马上说:“大早上的,把你罪恶的镜头拿走。”


“早上光线才好。”


“现在有多早?”


“七点半吧大概。”孙哲平说。


张佳乐很惊讶,他嘟囔了一句“我居然会起这么早?”就又掀开了枕头,“你偷拍了我什么?”


“没什么,随便拍拍。”


张佳乐贴在枕头上,看着孙哲平,对方光着,自己也光着,头发都乱入鸡窝,他脸上大概还是有未卸的妆,狼狈不堪。


但那时候,一切都看上去很美。


“你是不是跟陈冠希一样啊?”张佳乐忽然问他。


“啊?”


“睡过就拍照留念。”张佳乐向他凑近了点。


“那我可不及陈老师。”孙哲平说。


“谦虚。”


“真不是。”孙哲平说,“我没那爱好。”


“呵呵,那给我看看你拍了啥?”


“看不了。”孙哲平说,“我没用数码,用的小胶片。”


张佳乐做出一脸有点刮目相看的表情,但嘴上却说:“师哥,你的确是又作又土豪。”


“呵呵,我就说你刚认识我就这么了解我,以后给我搭档拍片吧。”


“管盒饭吗?”


“管够。”孙哲平说。


张佳乐笑着亲了他一下,孙哲平也回亲了他下,孙哲平总是蹬鼻子上脸,只是亲一下就演变成缠绵的吻,只是缠绵的吻手就往上往下的摸着。


张佳乐叫了停,他严肃认真的说:“你先等会儿。”


“嗯。”


“我得问你个严肃的问题?”


刚睡完的大早上就要问严肃的问题,孙哲平头皮一紧,继而听到张佳乐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评论

热度(454)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