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专属编辑 03 取材

我发现这篇是周更哎,要不得要不得,我得勤快起来,那啥,小情歌依旧没写完,用这个当生贺,虽然晚了很多天,TAT,别揍我,三次元太虐了TAT。

1-2请戳:http://kazushimochan.lofter.com/tag/%E4%B8%93%E5%B1%9E%E7%BC%96%E8%BE%91

依旧,更的慢,就每次多更点!

03 取材

黄濑捂着三度重伤再来一下估计要光荣奔赴医院的额头,望着眼前颇有风雨将来楼欲坠的老师,心虚起来,脑子里遛马似的奔腾过“完了,生气了”“完了,要被揍了”……“完了,要卷铺盖走人”这么一串想法,就被老师下一个举动惊在原地。

“……这是什么”一条花里胡哨的沙滩裤递到眼前,黄濑在大神“你特么废话?”的鄙视下问道。

“裤子。”高端如大神,似乎解释这么个两岁孩童都一目了然的东西侮辱自己智商似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裤子……”被人撕烂半条裤子还要接受他没事人一般的嘲讽,黄濑再怎么大肚量也气得胸闷,不由提高嗓门,“把它给我干嘛?!”连尊称都忘了加。

对方以更洪亮的声音回吼,“不穿你想裸奔回去吗?”

“……”

霎时,空气弥漫一阵窒息,大神一裤子丢黄濑头上,有些同手同脚去捉兔子,黄濑盯着那不协调的动作,默了半晌,顿悟:大神……这是在关心我?

“老师,谢谢你的裤子!”黄濑颠颠跟过去,冲大神笑成一朵花。

大神将兔子往兜里一揣,不耐烦挥手,“换了快滚。”白兔从衣兜里探出头,冲黄濑挥挥小爪。

叫凉太的生物都太可爱了!黄濑不经意间夸了自己的同时,心底补充一句:当然他们的主人更可爱!

大概天生缺根筋?黄濑并没有意识到这话其实把自己也卖了,迈着愉悦的步伐到厕所换上沙滩裤,然后一手拎着稍许大了点的裤腰,措辞着怎么跟大神告别。

但,大神凶神恶煞,手往大门一指的动作将他所有的感激之词憋回肚子,黄濑一步三回头,望了望只顾逗兔子眼神没往自己身上溜的大神,突然调皮心发作,关上门那刻,头又钻进门缝,说:“老师,其实你有和外表不相符的别样温柔,我特别喜欢你……”

大神风中凌乱抖了三抖。

“的书!”说完这句,黄濑一溜烟跑出高级公寓,只留大神一人对着紧闭的大门骂了句“卧槽。”

白兔软软的身体往大神怀里蹭,大神一面抚顺松软的兔毛一面牙痒的后悔,早知道就不给那小子裤衩了,反正他有四角裤,不,指不定是丁字裤护航。

“阿嚏!”黄濑在寒意未消的夜风中打了个喷嚏,自动屏蔽掉“我去,上身正装,下身夏威夷,奇葩啊!”等路人侧目,心情极好的在月台上哼起歌。

接下来的一周,黄濑也没工夫去思考大神硬汉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怎样柔软的心。

印刷厂,编辑部,家,三点一线忙得不可开交,大神是最后校稿的,但缺了大神坐镇的杂志销量起码降一半,黄濑就差喝葡萄糖充饥了,拼老命也要赶上最后期限。凌晨三四点沾上枕头睡死过去,清晨鸡鸣身体条件反射般腾的坐起……循环往复,眼窝的黑色阴影呈倍数增加,终于,杂志成功发售的当日,黄濑拖着疲乏的身体,气若游丝飘进家门,倒头酣睡了一天一夜。

正当黄濑梦见凉太兔和自己交换灵魂成了小编辑,而自己化身小圆团顶着雪白的毛在大神怀里滚来滚去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他敲醒了。

“快递——”

玛蛋……还我美妙兔仙梦……黄濑两爪挠地,困意十足挣扎着爬向门边,粗暴开门,口气不善道:“大哥,要没人应,你放门口就是,何苦催命似的敲门呐?”

快递员被头发成鸟窝状,杀气腾腾的金发帅哥吓一跳,仍敬业的说:“这是加急件,况且寄件人说了,必须亲眼看见收件人签字才行!”

黄濑简直没了脾气,夺过快递,龙飞凤舞签上连妈妈都不认识的“黄濑凉太”四字,啪,关门送客,倒头继续补眠。

还没睡上一刻钟,手机狂轰滥炸般铃声大作。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黄濑——”铃声是某天重度自恋患者兼富二代——黄濑凉太给自己录的角色歌,套用蓝精灵BGM。

“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机灵——”黄濑一怒之下将手机塞进枕头,用棉被捂住耳朵继续闷头大睡。

“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青色的大森林——”厚厚的枕芯仍旧压不住手机的咆哮。

靠!我这破锣嗓子!黄濑忍不住吐槽自己没事录个歌那么激情四射干嘛?耷拉着眼皮,伸手掐掉电话,世界归于平静。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不过一秒,手机又震天动地响起来,气势比方才还足,黄濑这次连眼皮都懒得睁一面跟周公下棋一面掐掉来电。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掐掉!

“在那山的——”,掐掉!

“在那——”,掐掉!!!!

……

“在——”

卧槽啊,到底哪个杀千刀的?!黄濑快疯了,源源不绝的小黄濑之歌几乎快把屋顶掀翻了,身心俱疲的他在铃声第二十遍响起时,终于咬牙接通:骂死你丫!神经衰弱全是你害的!

“喂——”

黄濑半个字还没骂,先被对方一阵枪炮弹药似的震天吼轰成渣。

“你他妈不想干了是不是?敢挂我电话,历任编辑从没一个敢挂老子电话!啊,干嘛不说话,你不是很有脾气吗?!说话啊!嫌老子脾气差想辞职了是不?是不!!!!!”中气十足的咆哮附带一串感叹号,即使隔着老远八远,黄濑都能感受到唾沫星子喷一脸!下意识抬手擦了擦,那头继续哮天犬一般怒吼,“不用那么麻烦,老子立马一通电话给腹黑眼镜,这就炒了你——炒了你——炒你!!!!!”

“老师——”黄濑终于认出这火气满满的声音是谁了,抹了把冷汗截断大神话头,因沙滩裤回升的好感有些摇摇欲坠:次奥,这人忒难伺候了!

“对不起老师,刚才我在睡觉……”

对方一听火气更旺了,“你是猪呢还是猪呢还是猪呢!!!老子给你打了20个电话,20个!!!!”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老师你电话,要知道,响第一声就接了!”黄濑继续好脾气熄灭这尊佛的怒火,心底恨不得抽出一把刀:挖槽,不知是谁不按时交稿害我累死累活加班?!

“嗯……”听了这话,那人满意哼一声,黄濑刚暗自庆喜“哎呦,大神也太好哄了,幼稚得跟小孩似的!”就听另一波惊涛狂怒震碎了他的耳膜,“什么——你竟然没有存我电话?你是我的编辑竟然没有我电话!!!你工作都在梦游吗?梦游吗?!!!”

你没告诉我我怎么存!再说,你一见我就一副吃人的表情,我敢上去找你要么?敢么?

“梦游吗”三个字像把机关枪突突突射得黄濑脑瓜子疼,他一边腹诽一边摁下扬声器咻的将手机丢至方圆三米开外的地方,尽可能让自己远离怒火射程范围。

黄濑扯着嗓门,“对不起老师,我这就存上——”

地板上的手机鲤鱼打挺般弹起来,“哈——你说什么?大声点——”

黄濑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个对不起了,刚想开口重复经典道歉三字箴言,瞬间收回话势:等等,这事是我的错吗?没有吧,我这是躺着中枪白遭一顿炮轰啊我去!黄濑凉太,气势呢,人格呢,志气呢,说好男儿就要一硬到底的呢?!

这么思忖着,黄濑特“大丈夫就要讲究一个理”的说了一句,“呵呵,没想到老师居然存着我的号码,受宠若惊……”语未落,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刮:没救了我!

大神的鼻音透过电话哼得直上云霄,“少自作多情,随手找眼镜要的。”

“老师为了找我竟然跟主编要电话,一定是什么要紧事吧?”

我是M吗我?黄濑又给了自己一耳刮。

这下轮到大神沉默了,连珠炮语瞬间熄火,半晌才听大神欲言又止的道:“咳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个你,你那个,包裹……恩,收到了吗?”

“!!!”

大神给我寄东西!黄濑惊喜得快飞起,连日来的劳累和烦闷顷刻间烟消云散,似乎想起是有这么回事,光着脚丫满屋子乒乒乓乓翻找,终于从床脚拖出个小盒子,上面写着寄件人:青峰大辉。

呜啊——老师的真名!这是黄濑第一反应。

哇靠——好土,这是黄濑第二反应。

黄濑捡起手机火速在通讯录上存下“青峰大辉”这么个名片,转眼一想,反正手机属于隐私干脆顺私心改成了“小青峰”。

嘿嘿嘿……黄濑暗暗闷笑在附注一栏添加个大大的桃心,头像设置为全黑,耳边青峰的喋喋不休什么“你个死小子又滚哪去了?”、“擦擦擦你在找什么?该不会弄丢了吧?”、“喂,说话!”、“老子就知道你不想干了!滚滚滚现在就炒了你!”……透过扬声器撞击空气,砰砰砰,明明是榴弹爆炸,可听在黄濑耳里却如簇簇团花轰然绽放。

“老师!”黄濑突然大叫一声,惊得那头一时语塞。

“干……干嘛……”

将手机贴近耳郭,包裹捂在怀里,黄濑乐得合不拢嘴,“谢谢你!”

青峰愣了两秒,似笑非笑的哼一声,“反正是你的东西……”顿了顿,补充一句,“周一早上6点到我楼下来!”就啪的挂上电话。

我的东西?尽管一头雾水,黄濑仍旧坚定认为老师给的就是好东西,保持嘴角上翘的弧度哼着小曲拆开包裹,想着管它是什么都得放佛龛前供起来!

嗯?

黄濑从小盒子里掏出一条软软的东西:我的……西裤?

自小窝在金钵钵,黄濑对衣服这类从未上过心,别说牌子,连款式都不带重复,但这条,即使化成灰他也认识:当初被大神和他兔儿子合力报废的裤子!切除记忆也难以忘怀,人兔大战的心理阴影实在刻骨铭心。

奇了怪了?黄濑拎着完好如初的裤子左看右看,愣是找不出半点瑕疵,更别提当时断成两截的残样,手在布料上摸来摸去,突然摸到一处略微凸起。戴上眼镜,对准灯光细细观察,发现竟是个肉眼难以察觉的黑色线头,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顺着线头摸过去,不出所料是一排缜密的针线,手感和布料一样,颜色也一样,黄濑脑中神经当即断掉了。

心中万马奔腾,黄濑犹如雷劈般抓起手机照着来电拨回去,接通的瞬间,心快跳出嗓子眼,话都溜不圆了,“老老老老师……你你你帮我缝了……裤子?!”最后两字走调到神乎其技的地步。

青峰一个字也没说,沉默两秒后,“啪”,无情挂断电话。

黄濑的笑容快爬上脑门了,不厌其烦又拨一次,“老师谢谢你!”

青峰这次说话了,四字,“啰嗦个屁!”不等黄濑回应,电光火石间掐了电话。

黄濑继续拨,“老师,你真温柔!”

青峰挂。

黄濑拨,“老师,当你编辑真幸福!”

青峰顿了顿,挂。

黄濑乐此不疲的拨拨拨,青峰毫不留情的挂挂挂,直到最后一次拨过去,温柔的女声提醒黄濑“对不起,您已被拖黑……”才悻悻放下手机,一头栽地上,甜甜睡去了,手里攥着那条裤子,紧紧的,放佛永远都不会松开。

隔了半座城市,市中心高级公寓57层68室主人正蹲在笼子旁喂兔子,他修长、指骨分明的手不知为何贴了几枚创可贴,垂耳兔伸出舌头舔舔主人裹着创可贴的指尖,似乎这样做就能帮他愈合伤口。

那人捏捏兔耳朵,把它从笼子里拎出来像抛球一样一上一下抛着玩,边抛兔嘴里边念叨着什么,如果小动物懂人话,那么翻译过来就是——“那小子真有趣。”

周一清晨6点,黄濑依约早早来到青峰楼下,清冷的街道杳无人烟,整座都市仍在沉睡,这天,下大雾,迷蒙昏沉让人摸不着方向,太阳将出未出,只有依稀的光亮透过浓雾照进空旷的地面。

黄濑穿的不多,在瑟瑟的晨风中打了个哆嗦,他抬头看了看天,阴沉得像积蓄着一场风暴,眼前的大楼没几户亮灯,黑洞洞的,像要把人吸进永无天日地狱般的暗色漩涡,身后浓雾缭绕,只有孤寂的冷风穿破而入,吹得人瘆的慌。

黄濑就在这堪比鬼片现场的场景中泛起一身鸡皮疙瘩。

老师——使劲儿搓着胳膊,黄濑在心中无声呐喊道,“啪!”,仿佛有心灵感应,白晃晃的车灯蓦然在眼前亮起,青峰架着大框墨墨镜的黑脸从车窗里探出来。

“喂,小子!”他喊道,“上车。”那副黑道大佬的架势在白光的衬托下,显得愈发黑沉和骇人。

黄濑当场腿软了三分,战战兢兢爬上副驾驶,开口便是,“老师我们要去哪儿,你该不会要把我拐到黑市卖了吧,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毕竟过了花样少年时期,没人要的——”

哔哔哔还没结束就被青峰一个暴栗匝到噤言,黄濑捂着脑袋假装掉金豆豆,偷瞥一眼青峰,见他脸又黑上三分简直快结出黑冰!

“咳咳,开玩笑嘛……”这下连金豆豆都被吓了回去,黄濑干咳两声赶忙将话题转回正道上来,“呃……我们要去哪儿?”
“取材。”青峰言简意赅。

“取材?”黄濑仍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车冲进浓雾,驶向大道,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青峰的声音就在这一瞬与萧索的风形成二重唱,在凄冷的空气里回荡出无尽的幽寂与恐慌,“新书是灵异题材,所以……”青峰冲黄濑笑出一口白牙,颗颗闪烁着磨刀般的光芒,“我们要去一处荒村取材,三天两夜……”

咔嚓——黄濑听见自己神经断裂的声音。

两三秒光景里《午夜凶铃》、《咒怨》、《山村老尸》、《鬼娃花子》等一系列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片海啸般袭击了脑海,骇出一身冷汗。

黄濑僵硬的转过头,眼神无力,目光空洞,唇色苍白,泠汗淋漓的问:“老师……我可以不去吗……”

青峰镇定的回望他,泰然自若,处变不惊,目光炯炯,炫酷霸道的回:“当然……”

黄濑一脸期盼的眨巴眨巴星星眼,眼角漂浮疑似“妈呀,我好害怕”的泪花。

“不行!”最后这俩字说的铿锵有力,字字重音,瞬间将黄濑打成焉茄子。

黄濑含泪咬住安全带,双爪泄愤似的挠靠背,这刻,他终于懂,为何他的前任们凑一起能组一只足球队了——大神的专属编辑,真尼玛不是人干的啊!

TBC

终于把他俩丢去培养感情了,荒村会发生什么事呢,嘿嘿嘿嘿嘿嘿(怪笑跑开。


评论(12)

热度(40)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