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平均律 1-7

某个人说要是我续写他就填坑,结果搞成现在这么个囧囧的状态,1-5是基友@Aurora写的,艾特几次都不成功TAT,她头像是大象,你们顺着lo名去找吧w,6-7是我写的,所以这是个联动文啦~因此下更要催请催他,咩哈哈哈哈(BUT如果觉得联动文怪,我们就不发lo私下搞搞好了,暗搓搓滚走啦w

1

  黄濑凉太是在一个夏天的下午遇到青峰大辉的。

  百无聊赖的黄濑走在校园里,漫不经心的看着体育场上挥洒汗水的人,不停的在心里叫着:好无聊啊,不管什么看两眼都会了,就没有能让我坚持的东西吗。

  大约那的确是个不同寻常的下午,他像往常一样面上不动声色心理活动一大堆的走在路上,却偏偏被一颗篮球砸中了。被砸的不轻的他立马抱住头,愤怒的回头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砸到他了!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穿着黑色背心还有点大小眼的黑皮?这黑皮边道歉边说着:你不是那个有名的模特吗?他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怎么认识他,就把篮球扔了回去,那只黑皮笑着抱着篮球转身离开了。

  他尾随黑皮去了篮球馆,站在篮球馆外看着那个黑皮打篮球的动作,只有用一击必中来形容此刻他的心情。像是干涸已久的人终于看到绿洲,虽然不知道是否是海市蜃楼,但是眼前所见到的已足够他全身血液沸腾起来了。事实证明那的确是真实存在的绿洲。一次又一次的一对一,他始终都赢不了那只黑皮,既不甘心又异常兴奋,兴奋到即使输了也能打从心底笑出来。

  那个黑皮叫青峰大辉。他则习惯叫小青峰。

  2

  第二次见面,是黄濑升上一队的时候。明明是不熟悉的人,青峰却很熟练的叫着他的名字。黄濑在心里碎碎念,禁不住感慨了一下真是个我行我素的家伙。那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准备回家,一出校门就看到一个几乎和夜色融于一体的人靠在墙边,很熟练的打着招呼:“哟!”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自说自话的人已经跑上来搂住了他的肩膀,笑着很灿烂的说着是为了庆祝他进入一队。青峰不仅自己来了,还把黑子、五月和紫原他们拉来了。之后才发现所谓的庆祝就是大家一起吃冰棒?其实当时他心里挺感动的,这是第一次有人主动帮他庆祝这种事,虽然看上去有些动机不良的感觉。

  从小到大,黄濑什么都能做好,任何运动只要看一眼就能做到十分,再加上长的帅气,别说跟其他男生打成一片了,那些人不来找他麻烦已经够好了。虽说黄濑对于不在乎的人从不会放在心上,然而十几岁的少年还是会感到失落。放学后,同伴们三三两两勾肩搭背的或是回家,或是去别的地方玩儿,只有他每次都是一个人背着包,慢悠悠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晃回家。说不寂寞那是骗人的。但是除了寂寞之外,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更为可怕。很多时候他尝试着对某件事专注起来,可是最后发现还是不行,不管怎么努力都只是无趣。这种状况直到他遇到青峰才完全改变,他终于找到可以坚持继续并为之努力的东西了。

  进入一队的黄濑每天训练结束之后的活动就是和青峰1on1。

  “小青峰,1on1。”

  输了之后。

  “再来,再来。”

  明明是个没耐心的家伙,却从没拒绝过他的约战。那时候两人日常训练之后,例行做的就是1on1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憧憬的心情慢慢转变为喜欢,想要更靠近他一点,想要跟他并肩前行。也许是很少拒绝他的小青峰让他心生好感,也许是每天的一对一大大增加了彼此相处的时间,也许是始终无法超越的不甘心的感觉渐渐混杂了别的情绪,总之很多个也许之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青峰。

  打从发现自己的心情之后,黄濑感受到名为暗恋又甜蜜又苦涩的感觉。比如每次一对一之后,两人在一起在回家的路上吃棒冰的时候,青峰每次都是几口下去很快就吃完了,接着就微微低头,抓着他的手迅速的咬一口他的棒冰。那个时候总会让他心跳加快,幸好是在夜色中,青峰没有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脸。后来他觉得这样下去太危险,也许哪一天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他在下一次买棒冰的时候提出要多买一根给青峰,却被青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家伙说什么不需要,吃他的就可以了。他气的跳脚,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多买一根,但是每次都被青峰拖走了。

  后来就变成青峰吃完一整根之后,两人分食了黄濑手里的那根。

  再比如,训练过后青峰带着独有的汗味靠过来的时候,黄濑总是忍不住向旁边微移两步,却又不禁动一动鼻翼。有时候在更衣室里,看着青峰精壮的上半身,还有汗水顺着肌肤的纹理向下滑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不由自主顺着汗珠下移。

  大概有一次黄濑的目光太过炽热,青峰换衣服换到一半,回过头来看着他眉头微皱的说着:“黄濑,发什么呆。快点换衣服去吃饭,饿死了!”

  反应过来的黄濑慌张的移开目光,满脸通红的说着:“没发呆啊!就是刚才有点累了!”黄濑说完这句就手忙脚乱的开始换衣服,心脏跳的厉害,暗自庆幸青峰好像没发现什么。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黄濑变得更为小心,他把自己隐秘的心思藏的更深。

  3

时间线再往后拉一点,一切都变了。青峰对篮球丧失了所有热情。在黄濑不停追逐他的跑道上,青峰先一步放弃跑下去,离开了跑道。看不到对手的跑道还有什么必要待下去呢。明白这一点的青峰褪去了少年独有的热情,连带着少年圆润的线条也变得尖锐起来。青峰不再去训练,空闲的时候就在学校天台上看写真。当然也拒绝和黄濑一对一了,不管黄濑说什么,哪怕用着假装哭腔的声音要求一对一时,青峰还是拒绝和他一对一。

除了在赛场上,青峰大辉拒绝再碰篮球。

两人唯一没变的就是放学后还是经常一起回家,只不过回家的路上他们不再吃棒冰。不管黄濑说什么,青峰都兴趣缺缺的略微抬一下眼皮算是给了回应。看着这样的青峰,黄濑暗暗的咬了咬唇,下一秒又扬起笑脸努力说服青峰。有时候说的多了,青峰也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这个时候黄濑就自觉的转移了话题。

他们的关系渐渐有了缺口,某些时候黄濑甚至觉得那道缺口有如天堑,无法跨越。在中学的最后一段日子,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直到毕业前夕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两人的关系。

  “小青峰,来1on1嘛。”

  “不去。麻烦死了。”

  “来一次啊!这次我肯定能赢!”

  “都说麻烦死了。”

  “就一次,输了就不再找你来了。”

  “快点!”

  青峰皱着眉头跟着黄濑来到了球场,两人热身完毕就上场了。

  “啊…又输了呢。小青峰果然很厉害,不管怎么努力都赢不了呢。”

  “啧,回去睡觉了。”

  “小青峰…篮球对你已经没意义了吗?”

  “意义?只是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刚说完之句话的青峰就迎来了一记重拳。

  “喂,你这家伙在干什么!”青峰怒斥黄濑。

  “揍你!”

  随着话音落下,又一拳向青峰挥来,这次有准备的青峰躲开了这一拳,顺手一拳打到了黄濑的肚子上。

  “咳咳…”黄濑边咳着边一脚踹上了青峰的屁股,青峰似乎没想到突然被踹到了屁股,一时间愣住了。气急的黄濑也没想到会踹到一个还蛮有弹性的东西,脑子还不合时宜的想着,“想不到小青峰看上去肌肉紧实,屁股还挺有弹性的嘛。”

  男孩子之间的打架一般都是一气呵成不带停顿直到打不动为止,但是经过刚才的踹屁股事件,显然架还没打完节奏就不对了。一停顿,两人也没再继续了。

  “嘶…你下手可真狠啊!”青峰舔了舔出血的嘴角。事实上他还很想摸摸被踹的不轻的屁股,即使他我行我素惯了也无法当着黄濑的面摸自己的屁股,只好做了一个纯爷们舔唇的动作。如果不是在篮球馆,没准青峰还会霸气外露的吐一口血水。

  “小青峰才是!”黄濑掀开了上衣,白皙的皮肤上一块明显的淤青,对比太明显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看到那块淤青,青峰也吓了一跳,他琢磨着自己下手也不算重啊。

  一边嘟囔着“明明就是这家伙太白了”,一边恶声恶气的说着:“去我家给你上药!”

  “小青峰打的太重了,我没办法走路了。”黄濑趁机扒在青峰的背上,用着我好虚弱的口气说着。假使这时候青峰稍微注意一下,他会发现此时的黄濑耳朵泛红,心脏跳动的频率也特别快,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期待和颤抖。可惜还在发育期间的少年青峰正处于简单粗暴的中二时期,自然也不会发现背后那个刚刚跟他打了一架的人的小心思。

  青峰只是粗暴的把背上热气腾腾的人拉下来,抓着他的胳膊往外走。黄濑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看着青峰抓在他胳膊上的手,心里泛出一丝甜蜜苦涩的味道。想要靠近喜欢的人,想要和喜欢的人肌肤相贴大概是人的天性吧。此刻的黄濑就特别喜欢青峰带着些许汗水的手贴在他的皮肤上,打从喜欢上青峰开始,黄濑就特别渴望触碰青峰,像是患了肌肤饥渴症一样。好在他自制力不错,努力控制了这种冲动。

  走出场馆,青峰就放开了他的手,黄濑又一次感到了失落,骤然失去的热气让他的胳膊泛起了一阵凉意。有些不满的黄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慢腾腾的走在青峰后面,没有像平时那样在青峰身边左右晃荡,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在青峰耳边叽里咕噜的说着话。青峰感觉到安静的黄濑有些不对劲,回过头来看了黄濑一眼,青峰表情挣扎的变了又变,最终壮士断腕般的蹲在了黄濑面前。黄濑被青峰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向后跳了两步。蹲下来的青峰回头看到黄濑后跳的动作,额头青筋一跳,粗声的说着:“到底上不上来!”

  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的黄濑下意识的回答道:“上什么,上你吗?”话说出口才发现不对劲的黄濑,脸和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解释着:”不是,我不是说上你的意思,我是说你蹲下来干什么。”好像越解释越糟糕了,黄濑有些泄气的垂下了肩,难得一见得呆呆的看着青峰。

  久久等不到回应的青峰站起了身,奇怪的反问:“不是你说我,咳,刚才那拳打重了不能走路了吗!”

  “啊哈哈,小青峰真的相信啦,骗你的!”黄濑不自在的偏过头干巴巴的笑着。

  “嗯?”青峰习惯性的皱起眉头,似乎并不怎么相信这个说辞。向来简单粗暴的人这次也粗暴的拉开了黄濑的上衣,摸了摸淤青的那个地方,触手的肌肤细腻温暖,青峰不禁用手指轻轻的刮了一下黄濑的肚子,仿佛按下了黄濑身上某个不为人知的开关,手下的身体猛然一震。

  黄濑倒退了两步,迅速拉下衣服,抱着肚子,警戒的看着青峰,结结巴巴的说着:“小、小青峰在干什么啊!”

  “看你是不是在骗我。”

  “都说了是骗你的,快点去你家,别磨蹭了。”

  黄濑匆忙的往前走去,仔细看还是同手同脚的走着,落在后面的青峰看着前面姿势奇怪的黄濑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快点走!”

  “你肚子没事了?”

  “都说了没事了。”

  “嗯,那我回去了。”青峰转身走上了交叉路的另一边。

  “诶!!?小青峰不是要给我擦药吗!”

  “你不是说没事了。”青峰疑惑的看着黄濑。

  “是呀,没事了。”黄濑无力的摆摆手,郁闷的走上另一条路。

  黄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骂:“小青峰,大笨蛋。小青峰,大笨蛋。”

  骂了两句的黄濑又觉得挺没意思的,跑回了家。进了家门之后,黄濑的二姐看着自家小弟气喘吁吁的样子,开口问道:“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

  “什么都没有!我先去洗澡!”没等他姐姐回答,黄濑已经快速的回到房间,拿了睡衣进了浴室。到了浴室,开了花洒,脱光了的黄濑就着浴室的镜子打量起肚子上的淤青。他小心的把手放在那块淤青的地方,想到这里被青峰碰过了,似乎现在还能感受到青峰手指划过皮肤带来的战栗感。

  “凉太,怎么洗这么久啊?”

  “今天打篮球时间太长了,流了很多汗,所以就多洗了一会儿嘛。”黄濑不自在的别过脸小声说着,面上还带着可疑的潮红。

  吃过饭之后黄濑就回了房间,整个人趴在床上不住的叹气。然后还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烦恼的揪了几下头发。结果没注意到力度,把头发揪了下来,一瞬间的疼痛让还在床上翻滚的黄濑滚到了地上,倒霉的是屁股撞到了床边的柜子上。

  “嘶……真倒霉!”黄濑边自言自语边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唉,肯定淤青了。”

  黄濑把半边脸埋进枕头里,略带潮气的头发搭在脸上,他用手把头发往耳后捋了一下,不料柔顺的头发又顺着耳廓滑到了脸上。接连又拨了两三次,每次都没能成功把头发放置耳后,黄濑有些自暴自弃的放弃了这一举动。

  带着“每件事都这么让人泄气”的念头黄濑渐渐的沉入睡梦中了。

  4

  “黄濑,让我看看。”男人边说着边掀开了他的上衣,稍显粗糙的手掌摩擦裸露在外的皮肤带来阵阵热意。男人的手流连在他的腹部,越来越有往上的趋势。他难耐的缩了缩腹部,扭动了一下腰,企图逃离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可是不仅没有他预想中的逃离,反而更加沉沦下去了,他努力地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是谁。睁开眼的瞬间,他看到青峰的脸。锐利的眼神,上挑的眉毛,挺直的鼻梁,紧抿的薄唇。

  性感的薄唇快要压下来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来了,黄濑凉太被惊醒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有些茫然的转动头部看着房间,手摸到枕头下的手机,手机的亮光在此刻还昏暗的房间显得有些刺眼。黄濑眯着双眼按掉了闹钟,接着躺了回去。他用双手捂住双眼,刚醒来的脑子开始转动,想到刚才梦中的那张脸,禁不住脸颊发热。

  “怎么会做这种梦啊!”黄濑蜷缩起身体,似乎这样就可以逃避梦中的一切了。

  “打扰了。请问黄濑在吗?”

  “啊呀,是青峰君呀!来找凉太吗?他好像还没有起床,青峰君直接去他房间找他好了。”

  早在青峰来的时候,还在床上的黄濑已经听到了。可是他就是不想动弹,既不想在刚做完那个梦之后见到青峰,也不想阻拦正在开他房间门的青峰。

  卧室的窗帘还是紧紧拉着的,早晨五点多钟,整个房间还处于一片昏暗的状态中。从黄濑那个角度看过去,青峰逆着光站在门口的,看不清那张脸上的表情,估计是一贯的不耐烦吧。黄濑还是不想动,紧紧缩在被子里,从被子的缝隙里偷偷观看着青峰。

  青峰直接走向床边,嘴里说着:“你这家伙怎么还没起来!”穿着白袜的脚已经踹向了床上拱起的那一块。

  边叫着疼,边从床上爬起来的黄濑怒视着青峰,“小青峰在干嘛啊!”

  “都快到训练时间了吧,你现在还不起来,是想今天不训练了吗!”

  “你今天很奇怪诶!干嘛没事到我家来啊,还过来叫我起床,发烧了吗?”黄濑跪坐在床上,直起身子伸长手臂,把手放在青峰的额头上,嘟囔着:“没发烧呀。”

  黄濑的手心还残留着暖意,摸上青峰微凉的额头时,青峰不自然的别过头,难得一见的不好意思似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幸好房间比较昏暗,黄濑并没有发现青峰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劲,不然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嘲笑青峰的机会的。

  “啰啰嗦嗦什么,快点起来!”青峰准备拽起黄濑的胳膊,黄濑看到青峰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把胳膊往后挪了挪。青峰抓了空,一时有点愣神,黄濑也反应过来刚才的动作好像有些突兀,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鼻子。

  “喂!”青峰又是习惯性的皱起眉头,用力的拉扯黄濑,这次没有抓空。被拉起来的黄濑,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我去洗脸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

  “不出去,在你床上躺一会,昨晚没睡好。”

  黄濑忍着把青峰赶出房间的冲动,拖拖拉拉的去卫生间洗漱。机械的拿着牙刷在牙齿上移动,黄濑满脑子都是青峰今早不同寻常的举动……和昨晚的梦。一想到梦中的场景,再联想到此时也许正躺在他床上的青峰,黄濑就有种血气上涌的感觉。黄濑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漱了漱口,也不用毛巾,直接把凉水拍在脸上,前额的刘海也没有扎起来,沾了少许的水,有几缕搭在额头上。他用一旁的干毛巾胡乱的在脸上擦了两下,就直接出了卫生间。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黄濑似乎想起来什么,全身一僵,艰难的迈进房间。青峰还真的闭着眼睛躺在他的床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他尽量轻手轻脚的拿出要换的校服,打算速战速决。刚脱下小背心,就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青峰起来了,黄濑几乎能感受到背后灼热的目光。他紧缩肩胛骨,全身肌肉紧绷,僵硬的套上衬衫。其实也不是没有过跟青峰同处一室换衣服,事实上这种时候还挺多的,彼此还赤裸相见过。可是想到这次是在他的房间,在青峰的注视下换衣服,而且还在自己做了那种梦之后,黄濑总觉得一室的暧昧气息挥之不去。

  换好衣服的黄濑,和青峰走出卧室。看着桌子上烤好的吐司和牛奶,黄濑本来打算坐下来好好吃早餐的,却被青峰一巴掌打到头。

  “黄濑,你不会是要坐下来吃好再走吧。”

  “当然了,不然要怎么办。”黄濑理所当然的说着。

  “当然是拿着在路上吃。这种东西只要拿几片在手上边走边吃就行吧!”

  “那样多损害我的形象啊!”

  “你是女人吗!还这么在乎形象!”

  “喂,好过分啊!我可是个模特诶,好歹也算公众人物嘛,不可以做让我的粉丝伤心的事啊!这种常识小青峰都不知道吗?”

  “谁管你是不是模特,快点拿了跟我走!”

  “好啦好啦,等我喝完牛奶就走。”

  黄濑拿起桌子上的的牛奶,大口大口的迅速喝完。

  “牛奶渍。”

  “嗯?”

  “我说你嘴巴还沾有牛奶!”

  黄濑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伸出舌头在嘴唇附近舔了一圈。青峰死死盯着黄濑,脑子里则想着:“这家伙真是好看啊!”

5.

初夏时分,空气还带着微凉感,天空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周遭传来微弱的知了鸣叫声。大约是时间还早的原因,这一段路空荡荡都没什么人,宁静的街道更凸显了两人的脚步声。

黄濑嘴里叼着面包,边心不在焉的跟在青峰后面,边想着是什么时候遇见青峰的呢。

现在想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自己什么运动都尝试过,独独没有打过篮球,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还有小青峰不管什么时候脑子里都只有小麻衣和篮球,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呢。以及明明离篮球馆很远的距离,居然莫名其妙的被砸中了。

“哈,还真是命运的邂逅啊!如果这是小说,如果他们是一对男女,搞不好现在已经在一起了。”黄濑自嘲的想着。

走在前面的青峰没有像平时一样,让后面的那家伙快一点,不要磨磨蹭蹭了。此时他脑子中满是不合时宜的黄濑的样子,他皮肤上淤青的一块;早上透出一丝光线的房间里,他光裸的背;他嘴边的牛奶渍,他舔嘴唇的样子。

    其实他一直没告诉黄濑,他从一开始就认识了黄濑,远比他以为的还要早。起初是班里的女生经常会讨论黄濑,班上的男生则是一脸不屑用着嫉妒的口吻说着黄濑凉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下意识的注意起黄濑。大约是某个午后他去买小麻衣的写真,偶然在门口看到那家伙的拍摄的杂志封面。金色的头发,金色的双眸,白皙的皮肤,灿烂的笑容。鬼使神差青峰买下了那本杂志。

  有时在学校里,两人迎面走过,青峰总是不自觉的看着那家伙,而黄濑呢,每次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两人数次擦肩而过,黄濑从没注意过青峰,青峰一直注视着黄濑。

  直到某天,青峰照例在篮球场训练,眼角余光突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手上的篮球就不受控制的精准的砸到那颗黄色脑袋上。看着那家伙被砸了个趔趄,青峰的心里还挺乐的,马上跑出去跟他道歉,之后居然脱口而出:“你不就是那个有名的模特吗?”说出之后,青峰才感觉这句话很蠢,还有一丝少年人羞涩的他,随后抱着球转身就走了。

  青峰当时根本没想到只是自己突如其来的一个举动会发生后面的事情。回到场馆,他隐隐感觉到黄濑跟在他身后,暗暗的告诫自己不要回头,装着什么事都没有,还很帅气的搞了一个灌篮。然后仿佛演练过的一般,他缓缓的回头,果然看到黄濑那家伙在场馆外看着,而且还带着惊奇的眼光。天知道当时青峰多么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尽力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心里却得意的要死。

  再然后那个家伙居然比他想象中厉害很多,才刚进篮球队就升上了一队。青峰还记得那天放学之前他特地去找了黑子他们,他本来是想一个人过来给黄濑庆祝的,想了想还是觉得特别别扭,就喊了其他人。那会儿大家的表情也特别奇怪,看青峰的眼神像是看什么奇怪的东西的一样。幸好紫原的心已经被要去便利店吸引了,小桃也只是讶异了一下没说什么,黑子则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倒是眼神带着三分探究。不过这些青峰都没注意到,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要给黄濑庆祝上。

6

至于当时黄濑什么表情,青峰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抓过黄濑的手一口咬掉他手上的棒冰时嘴里甜甜的味道。

哇哦,间接kiss!他不禁在心底给自己竖起小红旗,转念又觉蠢透了:吃了男人的口水有什么好得意的?

后来当他吃过越来越多男人的口水,当然这个男人仅限于黄濑,觉得越吃越有味,越吃越有劲了,竞还吃出千百种味道来了,飘飘然冒出“能吃黄濑口水的只有我!”这么个想法。

这个想法顿时让即使处于深度中二期的他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尽管如此,他仍旧不着痕迹的搓掉鸡皮疙瘩去抢黄濑手中的冰棒吃。

今天是芒果味的!他想。

那么现下唇边残留一圈未舔掉奶渍的黄濑是什么味呢?青峰想解开这个疑惑,他也这样做了,他伸出手在黄濑唇边刮了一下然后将手指含进嘴里。

像奶黄包!青峰煞有介事的砸吧砸吧嘴。

黄濑当即呆若木鸡,脸腾的一下蹿红了,热气冲上头顶,脑袋发晕,口齿不清的的手足无措起来,“你你你你……”他一边你一边后退,跟见鬼似的。

这时,一群国中生吹着口哨风一般踏着脚踏车急冲而来。

“小心!”就在疯狂车队即将擦到黄濑衣角时,青峰眼疾手快将他拉了过来,黄濑的重量就这样直挺挺扑在青峰身上,青峰一个趔趄,重心不稳,两人齐齐摔倒下去,面对面。

黄濑的嘴唇磕到了青峰的牙,软硬相接,并不疼。

“我去……”当肉垫的人刚想开口骂人,却在电光火石间把所有话语咽回肚子,这下,他再也不用绞尽脑汁想今天黄濑是个什么味,明天黄濑是个什么味,因为此刻嘴唇里充盈的全是黄濑味,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呜啊——”黄濑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过程中不小心踩了青峰一脚。

青峰吃痛,闷哼一声,刚想抬手去捉黄濑的腿,可黄濑逃得比兔子还快,卷风带雨似的,一溜烟不见了。

平时跑三千米没见你这么积极过!青峰爬起来,一瘸一拐向前挪,一面舔嘴唇嘿嘿嘿笑一面腹诽道。

倏尔,他感受到来自行人的怪异目光,咻的止住笑,眼刀凌厉的四扫八方:看什么看!没见过铁血硬汉柔情一笑吗?!

路人皆缩脖子抖两抖,作鸟兽状,散了。

黄濑一路狂奔到教室,趴桌上,捂心口气喘吁吁,将脸在冰凉的课桌上滚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未能消掉满脸滚烫的热度。

紫原看他一会儿倒着拿书看,一会儿以头抢桌直挠墙,终于赖洋洋开口问道:“黄仔不去训练吗?”

黄濑眼皮也不抬在作业本上奋笔疾书“碰到小青峰舌头了碰到小青峰舌头了,唔啊啊啊,怎么办!”,道:“你不也没去吗?”他可不想经历过青峰犹如雷轰般唇舌洗礼之后,再在更衣室撞上他。

尴尬致死!他记得青峰开口的刹那,舌尖如蜻蜓点水般碰到自己的嘴唇,然后他就……他就不由自主的吮、吮吸了一下……

让我死吧!黄濑将桌子嗑得哐哐响,想象再见青峰时,对方一脸厌恶的对自己避而不及的样子,更加心如死灰了。

脑海里应景响起凄凄惨惨戚戚的背景音,哀叹自己还未开始就无疾而终的初恋。

紫原自觉性忽视黄濑的反问,想了想,像是想起了什么,慢悠悠道:“班主任让我告诉你周五下午放学后留下来补考……”顿了顿,补充一句,“数学,不然你就得延迟毕业了。”

黄濑顷刻从“小青峰会不会讨厌我?”的漩涡中清醒过来,问:“哈?什么时候说的?”

紫原边嚼美味棒边含糊不清的道:“不记得了,上个月吧?”

黄濑:“……”

黄濑简直想一头栽进太平洋一了百了了,迅雷不及掩耳抽出数学书开始抱佛脚,面挂两条宽海带无语凝噎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紫原吃干净美味棒,舔舔手指,理所当然的:“我有啊,我每次跟你说'黄仔'……”紫原扳起指头开始数,表情仍旧一成不变,“你就丢一句‘啊,小紫原什么事?以后再说啊!’抱着篮球急匆匆去找峰仔了。”还故意模仿下黄濑的语气,然后耷拉着眼皮,摊手看他:看,并不是我的错。

黄濑:“……”

黄濑往作业本上歪歪扭扭的“小青峰”三字上划了把大大的X。

毕业之前不许想他!黄濑对自己暗暗说道。

7

青峰觉得黄濑很奇怪,虽说平时也不怎么正常,但最近也奇怪过了头。

他在男厕所遇上黄濑,裤链还没拉开,就听旁边传来一声“我去,凉太你干嘛尿我槽里!”抬眼,就见黄濑背对他,慌里慌张的一边扎皮带一边双手合十对同来放水的同学说抱歉,然后不等青峰喂一声,一阵风似的逃走了!

他在更衣室碰上黄濑,招呼还没打,对方就“小青峰,小赤司在你身后!”刷的脚底抹油跑掉了。

他在校门口堵住黄濑,黄濑蓦地朝天一指,“小青峰快看,科比在天上飞!”他还真傻愣愣往天上瞅,“哪呢哪呢?我怎么没见……”低头,黄濑早化作一粒黄豆消失在天边了!

卧槽!青峰气得咬碎一口白牙!

一连三天没有活力如朝阳的“小青峰,来one on one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青峰不习惯了,还别扭的浑身难受。

难道上次他说输了就不再找自己一对一是来真的?青峰朝球场一侧正挥汗如雨的黄濑看过去,纳闷:难不成他也开花了?

青峰一步一步靠近黄濑,直到清晰看到他头顶并确认上面没有砰砰绽放的中二之花,才放下心来。

黄濑此时正背对青峰,躬身弯腰防守一队友,青峰看了看他撅起来的屁股,屈膝抬腿踹了上去。

“黄濑。”膝盖顶了顶那富有弹性的地方。

黄濑全身如过电一般,浑身毛都竖起来了,他捂着屁股跳出三米远,像极了一只受惊的松鼠,青峰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黄濑一见来人是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羞恼又尴尬的同时,屁股却有点火辣辣的,像被什么东西点着一般,烧得黄濑连毛孔都在颤动。

脸都丢光了,你还心跳个什么劲儿啊!黄濑暗骂自己没出息,敢情青峰那是金腿,随便撩一撩都带有魔力?

还别说,他真蛮喜欢青峰那腿的,结实有力,精壮不带一丝赘肉,肌肉线条甚至有点鬼斧神工的味道。

啧啧,黄濑盯着那腿入了迷,瞬即又反应过来,在心底狠抽自己俩耳光:都啥时候了,还想些有的没的!

青峰见他脸上表情风云变幻,三两步走过去,凑到他面前,说:“训练完我在老地方等你。”老地方是指他们经常一对一的街头球场。

黄濑盯着这张近在眼前的脸,看见对方眼眸中倒映出自己有些呆呆的摸样,竞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青峰嘴角随即牵出一抹邪笑,有些猖狂,有些霸道,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温柔,让黄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自从青峰进入倦怠期,更多时候,整个人都是厌倦不耐烦的,能像今天这般兴致高昂似乎都有点破天荒了。

一丝微不可察的欣喜涌上心头,黄濑深觉这或许和自己有关,但他不敢肯定,他的记忆仍停留在那个阴差阳错的吻上,随后几天,唯恐青峰和自己绝交的浪潮铺天盖地席卷了他,令他每次见他都仓皇不及,逃之夭夭。

他生怕青峰一开口便是,你这恶心变态的死同性恋离我远点!

但,似乎并不像那么回事,因为此刻,青峰指节分明的大手正揉乱了他一头金发,他听见那处于变声末期的、低沉的、桀骜的,还带有一丝痞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炸开。

“我会一直等到你来为止,不准临时跑掉……”说完,拔下一根细软的金发,搓手里轻轻把玩着。

黄濑几乎条件反射般抬手插进浓密的发丝里,抚上那处微微发疼的头皮,那里似乎热的发烫。

他目送青峰徒手抛篮球,遥遥远去的背影,觉得那是黎明,像光一样,照亮他所处的世界。

---------------TBC--------------


评论

热度(39)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