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武侠脑洞 13.出发

叫点梗,你萌都催更,我来了!还,还有人记得这蠢蠢的武侠脑洞嘛(深情呼唤wwww

为唤起记忆,送上前文链接,1-12http://kazushimochan.lofter.com/tag/%E6%AD%A6%E4%BE%A0%E8%84%91%E6%B4%9E

我一直在想用哪个题目,想了想如果用另一个就剧透了,所以用这个吧!

13. 出发

翌日,黄濑精神矍铄起个大早,对绿竹叶上的银雪道声早安,他激动难平,丝毫不为自己的时日无多感到忧愁,反而因即将携手青峰快意江湖兴奋,夜半三更才入眠。

高尾呵欠连天从绿间屋子出来,见黄濑竟与雪自言自语、相谈甚欢,不禁开始明白青峰为何对他如此执着,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将其护于翼下。

“走吧,我们先出去等他们。”高尾走过去对黄濑说道。

黄濑见他神色困乏,脖子根有几处嫣红的印记,顿时明了昨夜定是满室春光无限好,尴尬又歆慕的回道,“早上好啊,小高尾,你睡得还好吧?”

高尾明白他话中有话,反问道,“这话应我问你,没被吵到吧?昨夜青峰那家伙可是来敲好几次门警告,说一定要等你睡着了才能……”

黄濑蓦地闹个大脸红,用眼神阻止高尾说下去。

昨夜,青峰倚在屋外守他睡觉,刻意闭气龟息,全无察觉的黄濑直到清早推门,发现地上落下个木雕娃娃才猛然醒悟。

那是青峰十岁生辰时,自己亲手雕刻赠予他的礼物。

见他如见我,怎么样,很可爱吧?那时候他笑若春阳,捧着那一截手长、一截腿短、嘴巴鼻子全挤一起,唯有飞翘的睫毛格外明显的木雕娃娃,问道。

青峰将娃娃麻溜收怀里,边坦诚“对呀,和你一样丑”边给他布满划伤的手指上秘制金疮药。

黄濑手指缠满纱布,不满的嘟嘴说,嫌我丑还整天偷亲我!

后来,鹤老头发现青峰偷药,以为他又私自下山寻人斗殴,狠抽一顿后责令他面壁仨月。再后来,无数次夜黑风高被老头捉住、妄图摸黑翻山探望青峰的黄濑,在见到青峰如小野人出关,站在自己面前的一瞬间,哇的哭出来,扑过去一把抱住。

小青峰,我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干净的新袍瞬间和青峰的野人装混为一体,乌漆墨黑,黑一块去了!

叫师兄!青峰凿他一记爆栗子,掏出被他用石子刻满“大辉的凉太”的木雕娃娃,说,喏,给你脸上刻俩字,以免太丑认不出,弄丢了,别人还能物归原主。

黄濑不满的大叫,那我是不是要用荧光粉在你脸上写“凉太的大辉”,这样深夜走丢别人才好把你送回家?

不行!我是你师兄,只能你是我的,不能我是你的!

强词夺理,我比你大!

我是师兄,我说你是我的,就是我的!

你……

回忆起儿时无意义的争吵,黄濑绽出暖暖的笑容,拿起木雕娃娃看了看,发现小人脸上多了一行字,仔细辨认,心蓦然颤动了。

“大辉的凉太”前多了一排显然是新刻上去的“凉太的大辉想”,连起来是——

凉太的大辉想大辉的凉太。

黄濑将木雕揣进怀里,贴近胸口,鼓噪不安的心跳告诉他——这大抵是此生听过的最美的告白。

“他们人呢?不知小青峰昨晚睡得可好?”黄濑稍有担忧的问道,起身欲找人去。

高尾拽住他,不顾他挣扎,一个劲儿拖着往前走,“走吧,他们等会就来,咱们先去置办点防身暗器,再去钱庄兑点碎银子,再去望江阁吃喝些早点果腹……至于青峰,你就别瞎操心了,他蹲树上都能睡到雷打不醒,更何况睡你屋外呢,起码三寐春梦才对得起你嘛!”说完哈哈大笑。

少庄主可以劳烦你持起出身名门望族的架子不?能否不要文绉绉的说下流话并且直截了当戳当事人膝盖?

黄濑四下探望,想,幸好此地够隐蔽,否则自己未涉足江湖就先被泼一身泥了!

高尾依照绿间指示带黄濑走出五行术数布阵的绿竹林,小道尽头,陆闲庄暗卫早携四匹赤兔快马于此恭候了。

高尾从暗卫手里接过马绳,又吩咐几句,暗卫便嗖一声四下飞出竹林,如闪电般,落叶声静,一切归于平静。

他二人各自挑选一匹马,将剩余的一黑一白栓在原地,策马驰向宽阔绿道,冬末初春,草长莺飞,古镇也因天气回暖人声鼎沸了许多。

短匕、暗针、飞叶刀、五星镖……所有暗器皆在陆闲庄下属的武器行购置妥当,二人又食了些早点,临走前高尾不忘打包一份椰汁红豆糕,黄濑盯着店小二用碧绿的荷叶将一块块软糯香甜的红豆糕包裹起来,随口道:“给我打包一份小龙虾。”

高尾一口茶噗了出来。

店小二心说这人脑子不好使吧?道:“客官,没有小龙虾。”

黄濑皱眉,“小龙虾都没有,开店作甚?”

店小二嘴角抽搐,默念,客人就是如来佛,忍耐道,“若您想吃小龙虾,可以午时再来。”

黄濑心说,午时还吃个阎王爷啊,我家小青峰早饿到去见黑白无常了!

“你别为难人家,你见过哪家店清早卖小龙虾当早点的!”高尾掏出一锭碎银,吩咐小二再多包一份椰汁红豆糕。

黄濑提着红豆糕,心有不甘,“小青峰不喜甜。”

高尾跨马而上,牙都酸掉了,“祖宗,你买什么他都爱吃,哪怕盐放成糖他都爱吃,搁小真,早一针戳死我了!”

黄濑得意而不外露的哦一声,心下尾巴快翘上天般策马而去,蹄声哒哒犹如心跳阵阵,黄濑只想快些回去,他怕青峰饿着,更怕他因看不见自己而焦急,他想看青峰一眼,哪怕隔得远远的只能瞥见依稀的背影,他也知足了。

一别后,他再也没见过青峰,他高了?瘦了?黑了?壮了?一概不知。

他不满足每天只能隔着黑布与他凭音交流,布薄如纸,却宛若一堵墙,将他和青峰分离两端。

他看不见他刀削般刚毅的侧脸,看不见他深邃如宙的双眸,更看不见那凌厉的视线一落他身上瞬即化作的满满柔情。

他能触摸到他,可他更想亲眼见证这一事实,想看看自己触摸到的人如今是什么摸样,他曾冒着毒发的危险,摘下黑布,半夜偷偷溜进青峰房里,可却在顷刻间被一只大手捂住眼,然后吻得七荤八素,他沮丧又难以克制的回吻过去。

沮丧的是,眼里还没进半星烛光就被逮个正着!于是暗自腹诽:就算不蒙眼,你那么黑我也看不见嘛!

可他又因青峰的吻感动到揪心,青峰叹气,把他揉进怀里轻声威胁说,你就那么想毒发身亡是吧?行,要不我帮你一把,先干死你?

他贪婪的深吸对方身上每一缕味道,靠在他怀里,红着脸摇头,又点头,心说,你这个流氓。

可现下,让黄濑心心念念的流氓却未出现,他甚至都做好躲树后偷看一眼青峰背影,再乖乖戴上黑布的打算了。

可青峰人呢?

黄濑盯着正在给马儿喂料草的人,纳闷,那人身材颀长,挺拔如松,一袭黑色劲装,身形煞是好看,头发及肩,用根发带随意扎着,从黄濑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瞧见其露出的一截雪白的脖子,而绿间立于那人身侧,身着淡绿色袍子,神情清冷、眸色如镜,正侧身与他说话。

他是谁?小青峰呢?黄濑惶恐不安起来,莫非他早只身上路,说与自己一同去其实都是骗人的借口?骗他留在这进得去出不来的鬼地方疗伤,而自己孤身犯险?

我去你大爷,青峰大辉!

黄濑当即火冒三丈,他凭什么说走就走?凭什么又丢下自己?凭什么甘愿冒送死的危险来救回自己的命!?

我同意了吗?黄濑捏紧拳头,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揪住,我他妈同意你以命抵命了吗?我他妈哪怕自己死了也要你替我好好活着,你知不知道?!

黄濑忍住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翻身上马,不管你走了多久,哪怕日夜兼程、不吃不喝,我也要追上你!他想,反正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追逐你,我可以从万里之外的云莱山追到这九嫣桥,就不怕再从这九嫣桥追到天涯海角!

黄濑扬起马鞭,急切挥下,马儿嘶叫的瞬间,身体蓦然被一股力拉住,马鞭来不及离手就这么拉着他急坠而下,跌入某个熟悉的怀抱。

气息萦来,黄濑险些欣喜若狂,心快跳出嗓子眼了,温热的手掌扶在腰间,坚实的臂膀紧紧圈住他,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熟悉,熟悉到让他以为青峰不知何时从天而降,像张铺天盖地的大网罩住几欲逃离的他。

我出不去了,也逃不掉了……黄濑微眯着眼近乎着迷循着那独有的气息吻上去,心想,偷偷瞥一眼,就一眼,我便死而无憾了……

但,当他看清来人的瞬间,猝不及防将其一把推开,整个人轰然清醒了!

“你是谁?”他拔剑直抵那人咽喉,眼神凌厉的问道。

那人肤白如玉,却人高马大,一双略微狭长的眼睛似匿有一汪湖水——波光流转,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仿佛蹙眉颔首间就有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黄濑不由看痴了,好、好一个美人,比起自己恐怕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呃,虽然高了点,壮了点。

美色当前,尚能把持呼?

黄濑少侠一面劝慰自己说“看美人看自己就好!”一面扭转剑尖,警惕打量那人,那人却莞尔一笑,两指夹住剑身,回头冲绿间挑眉道,“连黄濑都没认出来,技术不错啊!”

绿间抱胸靠树正看好戏呢,嘴角牵了牵,算是回答了。

这声音就算黄濑出现幻听也能一瞬认出,他盯着眼前明眸皓齿美如画的人发出极度违和的声音——低沉的、略微沙哑的、充满男性阳刚的、甚至颇有些温柔味道的声音,下巴都快掉了!

这明明就是青峰的声音!

黄濑发现自己舌头在打结,“小、小青峰?!”嗓音走调非同一般!

青峰白皙的脸上绽出可用沉鱼落雁四字形容的微笑,开口却粗重非常,“嗯,是我!”

师父,救命!黄濑深觉自己快晕了,我在做梦?

他用剑快速划过指尖,顿时血流不止,好疼——黄濑痛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没有做梦!

“你到底是蠢,还是笨啊,还是又蠢又笨啊?!”青峰先他一步将受伤的手指含进嘴里,哭笑不得骂道。

被温热口腔包裹的一瞬,黄濑终于确定眼前这投胎重生般的人的确是青峰,青峰嘴里的味道,哪怕仅是指尖触碰,也能通过经络传递到四肢百骸。

“你什么时候吃了漂白剂啊?师父知道会哭的!”黄濑说这话时,自己都快哭了,被吓哭的!

“想什么呢!”青峰看似狠实则亲昵敲了敲他脑门,“你这里面装的是木头吗?你中蛊不能见我,我又不能让你变'瞎子'跟着四处跑,只有牺牲自己让绿间给我易容了……”说到这里,青峰变得咬牙切齿,“他大爷的,那小子绝对公报私仇!易就易,他娘的弄成这娘们兮兮,我死去爹妈见了铁定诈尸的鬼样子,算什么职业操守,还能有点医德吗?”

黄濑安心捧着青峰脸喜极而泣,“太好了,撕了这层皮,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实在是太好了!”

青峰:“………………”

被黄濑远远甩在身后,慢悠悠晃荡回来的高尾,塞一块红豆糕进绿间嘴里,问:“看戏看得开心吗?”

绿间细嚼慢咽,心情愉悦的道:“还不错。”

高尾蹲地掩面:“小真,你好恶趣味哦,我怕怕!”

绿间:我可以糊你一脸红豆糕吗?!

----------------TBC--------------


评论(15)

热度(23)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