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高绿】爸爸去哪儿 第七集 钮扣住一个家的幸福

题目取自主题曲歌词,跟内容太大联系哦,我只是有不起题目就不舒服的病wwww

这更依旧欢乐,以及小青峰脑洞真大呀!

第七集 钮扣住一个家的幸福

青峰噘住黄濑嘴唇美滋滋的想,还是那个味。

黄濑呆愣如尊雕塑,恍惚回到初次告白他两忘情拥吻的雨夜。

那时候他嘴里可没烟味,黄濑吮一口度到自己口腔中混有淡淡烟草味的清甜薄荷香,感叹岁月如梭,恍然间,青峰湿糯的舌头探了进来,勾住他的舌尖,两物相触的刹那,震惊与羞恼仿若醍醐灌顶一轰而下,黄濑这才如梦初醒般一把推开青峰,只想抽自己两巴掌:卧槽,我在干嘛!我竟然……竟然回应起来了……我个傻逼!

青峰意犹未尽的舔嘴唇,目光灼灼直视黄濑,那火热的眼神,让黄濑感觉像是被剥光衣服丢出去游街一样,羞耻难耐想滚回娘胎回炉重造了!

“看、看屁呀!”黄濑脸红脖子粗举起拳头,大有再敢乱来揍你丫满地找牙的架势,“皮黑见识短没见过帅哥啊?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青峰含蓄的纠正道:“如果你说的猪叫黄濑凉太的话,那我不但见过,还吃过,正着炒(平舌四声),背着炒,侧着炒,立着炒,骑着炒,面对面炒……神炒黄濑十八式,样样我都吃过。”顿了顿,补充一句,“每道味道都特棒!”说罢,笑微微坐等黄濑炸毛。

黄濑如他所愿脖子都气歪了,恨不得横空飞来把菜刀,将青峰大卸七七八八块,做成青椒皮蛋端去喂狗吃!

啊呸,狗都不愿吃!黄濑深受挫败的怀疑,青峰这几年是不是做过好几次提升智商的脑神经搭桥手术,怎么嘴皮子越发利索了,语言流氓更是耍得一套一套的?画圈诅咒死主刀医师!

世界范围内的脑外科医生集体中枪:没有那种手术好不好,拜托你不要杜撰好不好,夫夫恩怨关上门自己解决别托人下水好不好!

正当黄濑寻思着怎么用唇枪舌剑将青峰一军时,一声响亮的啼哭瞬间让他回到现实。

可乐眼泪汪汪坐在一滩水上嚎啕大哭,黄濑还以为是他和青峰方才的争执吵醒了小孩,定睛一看,噗的笑出声来,“哎呀,你吓死爸爸了,还以为怎么了!不就是尿床吗,哭什么哭,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哈!”

可乐悲伤过度快生无可恋了,尿床就够羞了,还偏偏当他男神小青峰面尿了,这以后小脸往哪搁!

一想到自己完美无缺的乖巧形象在青峰心里轰然倒塌,可乐悲痛欲绝嚎得更欢了,抽抽噎噎道:“可我……我都四……四岁了……还、还尿床……嗝!”

黄濑一面用干毛净给他擦水一面轻拍背部帮他顺气,随口安慰道:“这不很正常吗?爸爸四岁也尿床呢!”

青峰悄无声息凑过来,一副“你的秘密又被我知道了!”的摸样挑眉,“原来你四岁还在尿床啊!”

黄濑:“……”妈的,怎么忘了旁边还有个烦人货!

黄濑反唇相讥,“谁小时候不尿床,难不成您打娘胎就练就了憋尿神功?”

青峰理所当然的嗤笑,鄙视道,“呿,床?哥从来都尿大马路上!”

黄濑:“………………”对不起,我忘了你是一变态!

可乐见青峰近距离观察自己糗样,小玻璃心碎得连渣渣都不剩,一头钻进黄濑T恤里呜呜呜,巴不得将整个身子藏进去,特别是被他爹撮手里轻轻擦拭的小鸟。

“爸爸,我讨厌你!呜呜呜呜!”你擦就算了,你还当着小青峰面擦!自尊心被老爸无情伤害的可乐脸贴黄濑腹部闷声哭道,可怜兮兮的声音隔着黄濑衣服透出来,简直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黄濑见自己肚子兀的鼓起好大一团,登时好气又好笑,拍一把可乐露外面肥嘟嘟的光屁股,问道:“你打算憋死自己吗?”

可乐犯浑:“憋死我算了!”他已在男神面前颜面尽失,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算了!可乐心如死灰、凄凄惨惨戚戚的想,气愤的糊黄濑一肚子眼泪鼻涕。

小脾气挺倔啊!黄濑顿时也恼了,决心好好教育一番,却听耳边响起快门声,抬眼一看,差点没气吐血!

青峰举着单反从各个角度拍黄濑,边拍边狂笑,“哈哈哈哈哈哈!黄濑,你这样子好像怀胎八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拍一张,笑倒在床上。

再拍一张,笑倒在地上。

还拍一张,直接笑出眼泪!

青峰眼角飙泪就差以手锤墙表达内心万马奔腾般的笑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峰笑得丧心病狂,震天动地,除了睡得雷打不动的芒果和气到全身血液回流的黄濑,所有人包括路边野狗皆为之一颤:啊咧?地震了?

黄濑咬牙切齿怒吼,又怕惊动屋外工作人员,不由降低音量:“笑你个仙人球啊!给我删了,删了,删了——”

“删了”两字在小屋内悠悠回荡,不绝于耳,青峰笑到腰酸背痛腿抽筋,“不行太好笑了……”说罢看一眼相机,又噗哈哈哈哈捶地不止,“卧槽,我简直爱死你这活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够我笑一年了,不,十年,哈哈哈哈哈——”

黄濑气急败坏的道,“你删了我就跟你复婚!”说完,当即肠子都悔青了。

青峰瞬间止住笑,狭长的眼睛猛然瞪大十倍,不敢相信,“真的?”

黄濑悔不当初的想割自己舌头:我草草草草,黄濑凉太,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如此傻逼,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道理你懂不懂啊!嗯呀,被你气死了!

青峰见黄濑哑巴了,双手撑住床,凝视他的眼睛,问:“你说真的?”

黄濑既不敢承认,也不敢否则,眼神左躲右闪回避青峰目光,如果有逆转时间的魔法就好了,哎,有了!

黄濑仿佛突然想起什么,绽出个大大的笑容,点点头,心道:先骗你删掉,以后问起这茬就装失忆耍无奈,谅你也不能拿我怎样!

青峰当即被闪瞎,两眼昏花,老泪纵横地感谢臆想出的乱给黄濑吃药让他神经错乱、回心转意的庸医!

黄濑笑啊笑,那笑容堪比天上的太阳,不,是太阳的N次方!青峰想,他已经很多年没见黄濑这般笑过了,往几年他们见面,黄濑不是冷笑,就是讥笑,要么就皮笑肉不笑。

现下皮笑肉也笑的黄濑让青峰恍觉,时间停止在当初的二逼岁月,黄濑还是那个抱球缠着自己one on one的黄濑,自己还是那个深沉感叹“能赢我的只有我,勉强陪你玩一玩”却耐心陪伴他汪过青春岁月的自己。

青峰被自己的一往情深感动了,文艺兮兮的打算,不如退役后写本《致憧憬君失而复得的爱情》来纪念他和黄濑风风雨雨,最终阳光普照,彩虹当空的情感之路。

本世纪最可歌可泣,震撼人心,名垂千古,讴歌颂赞的爱情史诗,有没有!青峰在心底呐喊,幻想自己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发表获奖感谢,“首先我要感谢我的丈夫……”

“喂——”脱缰野马般的脑洞被黄濑一声低吼拉了回来,青峰不好意思的耙耙脑袋,问,“怎么了?”

黄濑笑,“那你快删了吧!”顺手把儿子从自己T恤里捞出来,可乐早不知不觉间哭累了,再度昏睡过去,白嫩的小脸蛋还挂着晶莹的泪珠,黄濑揩去那些小水滴,把他轻轻塞进芒果的被子里,两小团子吧唧贴一块儿合成一大团子,粉嘟嘟的小嘴一张一合,均匀呼吸着。

黄濑笑了笑,轻手轻脚收拾尿湿的被子和床单,回头催促青峰,“快删啊!”

青峰打开相机,转念一想,又关上,道,“等咱们回去领了证……就删。”说这话时他一直盯著黄濑眼睛,黄濑就在他看过来的瞬间蓦地移开目光。

妈的,就知道你在骗我!青峰一把捏死心中扑扇翅膀漫天撒花的复婚丘比特。

黄濑装作没听清青峰说了什么,愣了半秒,继续阳光灿烂的做假承诺,“删了就复婚,我说到做到!”心下大骂卧槽。

可恶,该聪明的时候脑子像榆木,不该聪明的时候又灵光的要死!

青峰音调毫无起伏的呵呵呵,“领了再删!”

黄濑保持弧度僵硬的微微笑,“删了再领!”

青峰:“领!”

黄濑:“删!”

青峰:“你领不领!”

黄濑:“你删不删!”

两人气势汹汹瞪着对方,皆做鱼死网破状,反正都离过一次婚了,不怕再撕破一次脸!

黄濑捏紧手中带异味的被子床单,气得牙痒痒,忍着额角暴突的青筋最后一次平静的说:“我都发誓了你还想怎样,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离婚吗,就因为你总是不信任我!”

青峰眉间的量角器蔓延至下颌,冷笑,“发誓顶屁用,除非你躺平让我上!”

黄濑一床单扔过去,咆哮,“滚你丫的!”

青峰偏头躲过,床单擦过鬓角卷起这一阵风,他把单反锁进密码箱,回头也冲黄濑咆哮,“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离婚吗,就因为你说话跟放屁似的,鬼知道哪句真哪句假!”

“砰砰砰!”门突然响了,青峰和黄濑同时火冒三丈冲门外吼,“干嘛!”

新来的实习编导吓得抖了抖,退到离门三米远的地方,战战兢兢说道:“下、下午的任务快、快开始了,我、我来提醒一下,可、可以叫孩子们起床了,我、我不是故意敲门的啊……呜呜呜呜……”说完,泪奔而去。

这番提醒令俩人都冷静不少,气氛由火山爆发恢复正常,两笨蛋不约而同送对方一记中指,而后各自去叫宝贝起床了。

-----------------TBC-------------

笨蛋夫夫让人好拙计啊!!!!!!!!!


评论(27)

热度(36)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