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高绿】爸爸去哪儿 第六集 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

拖到12点更新,是因为,我又老一岁啦w,送自己个礼物,每个小天使都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哦(滚!

第六集 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

绿间和翠妞住进被花海包围的薰衣草房,贴心的主人特意在自家数十亩花圃中开辟一方空地,建了一所温馨的花屋迎接父女俩。

高尾和和子则住进一间名为“砂之时计”的森林咖啡屋,二楼是房间,一楼是咖啡厅,独居的爷爷退休后回老家开了这样一间林中咖啡店,给过路的旅行者,出猎的年轻人,务农归来的村民提供一处歇脚、聊天、放松的场所,今天小屋将迎来新主人,高尾爸爸和和子的到来又会给独居老人的生活增添怎样的乐趣呢?

而在比赛中不幸输掉的黄濑与青峰父子则遵守节目规则住进一户农场主家里,虽然未能给宝贝赢得单独房子,但宽敞的2米双人床还是令两位父亲露出欣慰的笑容,不用担心宝贝半夜被挤下去或者房间太小不得不打地铺,欢乐愉快的四人生活将在这古朴的和式屋拉开序幕。

这是三周后第一期节目播出时,娓娓道来的旁白君的声音,经过后期的鬼斧神工,整期节目笑点泪点起飞,大家被萌娃萌得捂心口嗷嗷叫的同时也被四位风格迥异的老爸帅出太阳系。

导演土豆饼看着45.8%的收视率数字,捏紧手中未播出片段光盘合集,暗自揩冷汗,心想,幸好全剪掉了,否则台里热线就该被投诉电话挤爆了,控诉他们意图扭曲祖国未来花朵的择偶标准!

而实际情况却是,黄濑一见那号称2米实则只有1米8的双人床瞬间脸黑三分,再上点巧克力色腮红就和青峰一个色了,心里痛骂节目组恶趣味,他和青峰俩一米九的大男人就算都侧躺也难免有肢体接触,更何况青峰那厮根本不会错过这天上掉下来的吃豆腐机会!可不是,只见青峰目光灼灼盯着床,呲出一口狼牙,眼前走马观花般闪过无数小电影片段。

黄濑被青峰渗人的笑容吓得寒毛直竖,自告奋勇道,“呜啊~这么小的床怎么睡得下四个人,我看不如我打地铺,孩子们和青峰……先生……”心里舔句,我呸,“睡床吧!”

“不要!”芒果先于可乐扑过来,一面抱住黄濑大腿蹭蹭心道亲亲濑濑终于归本少爷所有啦,一面表明立场,“baby,人家要和你碎觉!”

Ba、baby……黄濑听见自己脑神经啪地断了,他忍住面部肌肉抽搐,慈祥地说,“叫我黄濑叔叔,宝贝。”

芒果呼撸下没几根毛的板寸,风流倜傥的道:“come on~my uncle baby~”

黄濑简直要抓狂了,告诉自己别人家的孩子打不得,冲青峰使眼色:快把你家糟孩子抱走,不然我们恩断义绝!

青峰悻悻将芒果抱走了,芒果在他爹怀里四爪乱蹬,“青峰大辉你给我放开,阻止本少爷娶媳妇小心本少爷以后不给你赡养费……唔!”

青峰一把捂住芒果叽叽喳喳的嘴,心道,哎呦,毛还没长齐就敢跟你爹我抢媳妇,小心我断你三个月的买糖钱!

可乐一脸羡慕的望着芒果:真好,人家也想被小青峰抱……末了,幻想青峰抱起自己举高高的画面,小脸蛋刷的羞红了。

可乐伸直胳膊对黄濑撒娇,“爸爸,举高高嘛~”

儿子纯真无邪的笑容瞬间治愈黄濑的气郁胸闷,他抱起可乐,举得高高的,笑他,“这么大了还撒娇呢!”

可乐忍不住为自己点一百个赞:把爸爸的脸替换成小青峰的,这样就是小青峰在抱我了,啧啧啧,可乐小朋友你简直太机智了!

黄濑坚持要打地铺,脑残粉芒果小朋友见他偶像要睡地上忙抱过枕头往地上一放,啪叽躺下了,青峰心想不愧是我的乖儿子真会帮老爸制造机会,于是说既然我儿子喜欢睡地上那我这个当老爸必须陪他不是?可乐一想地比床大多了,说不准晚上滚啊滚就滚进男神小青峰怀里,遂屁颠屁颠也躺地上去了。

黄濑看着地上并排躺着的三个各怀鬼胎的家伙,差点气出脑溢血,这时,农场女主人回来了,中年妇人见自己精心布置的床没人搭理,瞬间玻璃心碎一地。

青峰手指黄濑嘴快的说:“大妈,他嫌小!”

黄濑当即就想踹飞这颠倒是非黑白的货,心道,要不是你整张脸都写着“我就要趁夜对你胡作非为,看你能把我怎么办?”,我至于扭捏吗我!

大妈抓住黄濑的手,很是苦恼的,“那怎么办,这是我家最大的床了,听说你们要来,我还特意让木匠来加固了一下……”

“大妈,您别说了……”黄濑这人最受不了别人对他好了,别人对他好一分,他恨不得十倍报答回去,这不,还不到两句话,他立马缴械投降了,心里暗骂,青峰大辉你行啊,平白让你睡了那么多年,到头来专捏我软骨掐,跟你没完!

“他乱讲的,我哪有嫌弃,这房间喜欢还来不及呢,我儿子也特喜欢,是吧,小乐?”

可乐甜甜的嗯一声,点头。

“呜哇,这床真软!”黄濑按按床垫,故作惊讶道,“跟星级酒店的差不多了,谢谢你啊,大妈!”

一听这话,女主人才安心下来,她边笑着说那你们好好睡午觉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给你们填肚子,一边出去了。

Staff们含泪目送神助攻女主人远去的背影:欧巴桑,感谢您如同天降神兵般出现,不然,这修罗场该让咱一票子人进急诊室了!

编导向青峰和黄濑交代下午开始任务,这之前可以好好休整一下,吃个饱饭,2点再开始拍摄,便率领一众体累心更累的工作人员出去了,留满屋子摄像头代替他们接受随时可能爆发的风暴考验。

黄濑用粉笔在床上划出一道三八线,“这边是我和小乐的,那边是你和小果儿的,如果敢超出一咪咪我就……”

“怎样?”青峰脱掉上衣,露出上身健硕紧实的肌肉,然后用衣服盖住四角的摄像头,回头问道。

我就不和你复婚!黄濑差点脱口而出,但顷刻间被自己雷得体无完肤,心说,这娘们兮兮的少女黄谁呀,滚蛋!顺便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青峰见黄濑又是挫胳膊又是抹脖子,觉得有趣极了,他拎起芒果跟拖地似的往床上唰的一溜,三八线瞬间无影无踪,白色粉末全粘芒果小背心上了,芒果睡得流哈喇子,似乎在做梦,抓住青峰的手吧唧吧唧连亲好几口,含糊道,“嘿嘿嘿,uncle baby你的嘴唇好软噢!”,糊了青峰一手口水,青峰也不在意,撩起芒果背心,十分淡定地擦口水,一面甩甩俗名寸头的刘海,邪魅狂狷的问道,“你要怎样,嗯?”尾音还自主上扬八个调,颇有苏麻人骨之意。

黄濑:“…………………………”

他是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拿儿子当拖把使,拿儿子衣服当抹布用的赤膊平头黑皮男,究竟哪来的自信心当他面秀肌肉,还一副自以为帅得上天入地、世间炫酷狂霸拽舍我其谁的表情!

哦,这不是自信心,这是金刚心吧,传说中专门驯服草泥马的神物!黄濑腹诽,他怀疑自己年轻时不是脑子搭错神经就是眼残了,否则怎么跟这么个货爱得死去活来,闹得全家鸡犬不宁!私奔,出柜,顶级中二少年没敢干的事他全干了,差点就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了!

琼瑶上身的黄濑再度被自己雷劈了一次,默默念叨,往事不堪回首,任之消散于风中吧,临、兵、斗、阵、皆、陈、列、在、前,黑历史封印!

终于,呼出一口气。

抬眼,青峰轮廓分明的脸蓦地映入眼帘。

“你闭着眼唧唧歪歪瞎念叨什么呢?”

“呜啊——”黄濑吓得跳出三米远,唯恐吵醒熟睡的俩小孩,立刻捂住嘴。

青峰一步步靠近黄濑将他逼至墙角,黄濑退无可退,整个人贴门上,“你、你干嘛,摄像机看着呢……”刚说完就瞥见被纯黑T恤盖住脑袋的摄像机,瞬间改口,“工作人员都在外面,你敢乱来,我就喊人了!”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掉你……”青峰双手撑住门,将黄濑禁锢在自己和门之间,“再说,如果你不怕影响孩子们睡眠,大可以叫……”说罢还冲黄濑吹口气,黄濑挺翘的上睫毛,蓦然颤动了。

青峰呼出的热气蕴热了他眼前的空气,黄濑想,如若不然,他又怎会觉得眼前的青峰帅得有些不似人样了,像魔一样,牢牢锁住他的视线。

这该死的审美观还能不能好!

黄濑气馁的放弃治疗了,他一把推开青峰,唯恐再看下去心跳就要溢出咽喉了。

青峰眼疾手快抱住他的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重压回门上,前胸紧紧贴住黄濑后背,咚一声,门颤了颤。

“怎么了?”门外小憩的工作人员问道。

“……没事,凳子倒了。”黄濑脸贴门,几乎咬牙切齿回道,转头对上青峰戏谑的眼神,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哦……”闻言,工作人员又各忙各的去了。

黄濑挣扎一会,发现挣脱不了,青峰的手臂如铁钳般死死箍住他,后背更像顶着一堵墙,他回过头,低声威胁,“你信不信我揍你?”

青峰干脆将下巴搁黄濑肩膀上,无赖道,“信,怎么不信,咱俩干的架还少么,虽然没上升到头破血流的地步,不过也曾在医院躺过好几天,喂,你还记得那次咱俩床隔床,你腿上打石膏喂我吃苹果不,我去,我从没见过削苹果能削得只剩核肉都没的,你动手能力还能再差点不?”

“喂,我那是看你手也吊着,脚也吊着,可怜你,免得你当饿死鬼,半夜回魂吓死人……”青峰低沉略微沙哑的声音似乎能停驻时间,黄濑不知不觉也陷入记忆的河流中,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扒拉他们那些成年往事扒拉得口干舌燥的时候,蓦地住了嘴。

哇靠,这是回忆往昔峥嵘还是干啥,黄濑凉太你能不能有点出息!黄濑心下唾弃自己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被青峰拉偏了跑到,顿觉有些气闷,没好气的道,“说这些有屁用,你快放开,不然真揍你啊!”

“怎么没用,至少我知道了一点……”青峰笑,嘴贴近黄濑耳廓,近乎邪魅的声音钻进耳膜,“你嘴上不承认,心里却想我想得要死……”

一句话让黄濑瞬即怔住了,他很想大骂,别给点阳光就蹬鼻子上脸,老子想花想草想我家那只叫辉大的土狗也不会想你,忒不要脸了,患重度自恋症麻烦找小绿间给你治病!

可这些话他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心脏就猛然跳漏一拍,扑通,震得他耳根发烫。

黄濑梗着脖子,强壮镇定,“狗才想你!”

青峰盯着他微红的耳朵,怪声怪气“哦~”一声,趴在他耳边继续说,“你不想我就不会一见到我情绪那么激动,更不会每次我一靠近,你就跟神经质发作一般反应过度,更加不会像现在这样我搂着你,而你混身都在颤抖。黄濑,你知不知道你每天在我身上目光停留多少次,你知不知道你看我的眼神就跟我看你的一样,你知不知道你很傻,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所有情绪都写脸上,从见到我的第一天起你脸上就写满喜欢我这三个字……”

“你放屁!”

黄濑忍无可忍的回头,恼羞成怒大吼道,一拳霍然揍过来,却在下一瞬瞪大眼睛,拳头茫然无措僵硬在半空,动惮不得。

因为,青峰几乎在电光火石间捉住他的手腕,左臂猛地用力回收,让他直愣愣跌入自己怀中,而后狂风暴雨般吻了下来。

-----------------TBC---------------------


评论(38)

热度(46)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