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高绿】爸爸去哪儿 第三集 他的手掌有一点粗

说周三更,其实已经周四凌晨了,救命OTZ!!!以及这篇貌似有写长的趋势(求不要TAT

第三集 他的手掌有一点粗

选房子。

村长下野hiro身穿炸鸡T恤说道:“爸爸和宝贝们面临的第一关将是选房子,看谁实力与运气兼备能选到心仪的房子度过这美妙的三天两夜呢?村长手里有三张卡片,为什么是三张呢?因为输掉的两组将会共同分享同一所房子当做惩罚哦!”

闻言,各人反应迥然不同。

青峰面上浮现一丝诡谲的笑容,看了黄濑一眼,黄濑立马一记眼刀飞来:滚你丫的,我赢定了!

可毕竟是在做节目,职业操守是必须的,于是他弯下腰笑微微对可乐说:“爸爸一定会给你赢个最棒的房子回来。”

“哎~~~”可乐为难的搔搔后脑勺,说道,“可我希望爸爸你输掉……”

黄濑一头栽地,“为什么?”

可乐瞥一眼青峰,小白脸蛋泛起红晕,一把抱住黄濑大腿将脸埋进去不说话了。

黄濑望着儿子粉扑扑的耳朵出离愤怒:老子不赢誓不为人啊!

青峰哈哈大笑起来,和芒果交换个眼神:放心,老爸我一定输的漂亮。

芒果肉爪子戳戳自己胸口,再一指青峰:我挺你哟!

翠妞扯扯绿间衣角,“多酱,我算过了,你输的概率是1/2,爸爸输掉的概率也是1/2,所以我们一家人能住一起的概率是1/4……”顿了顿,竟有些不好意思的扶眼镜掩盖住语气中的兴奋,“所以,这不是件难办的事。”

如果不是摄像机在场高尾只想一把将翠妞抱进怀里,哎呀,宝贝,你真是爸爸的心肝小棉袄!

绿间蹲下来纠正她,“第一,你现在应该叫我爸爸,而不是多酱;第二,那人一年零35天前就不是你爸爸了;第三,概率是1/36,而不是1/4,回家后我们再重新学一遍初级概率论。”

……

明明是春季,却有阵阵寒风刮过,众人皆在寒风中成囧字脸。

青峰一脸同情的看着高尾,低声道,“我终于懂你们离婚的理由了,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兄弟!”

高尾睥睨他一眼,啐道,“你懂个屁,我就爱他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劲儿,他越正经,我越来劲儿!”说罢,视线越发焦灼聚集在绿间身上。

青峰嘴角抽了抽,我特么跟一变态抖M受虐狂理论个什么劲儿哦,我有病吗我?

黄濑在一旁悻悻的说,“小孩子而已嘛,小绿间你也太严格了,哈哈。”

绿间扫一眼黄濑,平静的道:“我是为了防止她成为和你一样虚有其表的花瓶才这样做的,从小尽人事,长大后才会一帆风顺。”

黄濑只想印他一脸鞋子印: 槽,有本事你别让我帮你带孩子啊!

虽然大多时候他也忙得不可开交将俩孩子丢给经纪人,不过身为死党,黄濑自认绿间忙着治疗精神病人时义无反顾帮他照顾翠妞的自己简直是感动日本好兄弟,心里气鼓鼓,面上却一垮,抱着翠妞装可怜,“小绿间过分,黄濑叔叔受伤的心只有靠妞妞来治愈了!”说罢将脸凑到翠妞跟前。

翠妞在黄濑脸上吧唧亲一口,软软的说,“黄濑叔叔别生气,爸爸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希望我成长为像叔叔一样美但是比你有智慧的人!”

黄濑哭笑不得:你还不如不安慰我!

这下除了对老爸没事装嫩卖个萌的可乐见怪不怪以外,剩下的四个人全都不淡定了!

青峰一个箭步冲过来,顺手脱掉上衣盖住摄像机,在鼻尖即将贴上黄濑鼻尖时,硬生生停住,他不知什么时候黄濑居然和绿间这么要好了,他像对待亲闺女一样对待翠妞的态度着实刺激了青峰,就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你,你干嘛?”黄濑不禁后退两步,拉开两人距离

青峰则向前一步,这下鼻尖彻底贴住黄濑的,一开口,温热的气息扫过黄濑的嘴唇,痒痒的,黄濑登时心慢了一拍。

“他那样说你你都不生气?”醋坛子翻了的青峰没好气道。

“关你屁事,离我远点。”黄濑语气不善,生怕青峰看到自己微红的耳根,暗想,幸好刘海比较长。

青峰气得牙痒痒,他想起大概十多年前,黄濑第一次上ANAN封面,兴奋得一大早就堵在自己家门口,拿本杂志喜滋滋的炫耀。

小青峰,你应该为有我这样帅得惨绝人寰的男朋友自豪!

而当时他没心没肺说了句,你也就这张脸有点可取之处,心下想的却是,我要是表扬你了你岂不尾巴翘上天,天天去拍这些……他看一眼封面上黄濑结实、半湿,从几乎透明的衬衣里凸显出形状的胸肌和裸露的上半身,更加坚定能看黄濑胸的只有我的想法,醋意翻搅加了句,其余一无是处!

却没料到结局竟然不是黄濑扑过来咬自己然后自己再反吻回去,而是他狠狠竖起的两根中指和绝尘而去的背影。

后来还是他采取强压政策,将黄濑按在街头球场狠狠吻了一通,然后腆着脸掏出那本ANAN像幼稚的得不到糖就死不罢休的小孩般,缠着黄濑说,大明星,给我签个名呗!才换回自己从对方通讯录黑名单中解放。

“那你凭什么生我的气?!”即使staff们品行多么正直也忍耐不住八卦的心,一时间,千万发视线齐齐射来,青峰尴尬的退后两步,压低声音问道。

黄濑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无语撇撇嘴,“多少年前的鸟事了,你幼不幼稚?”

青峰不可置否的点头,承认,我就是幼稚你拿我怎么着吧!

不知怎么的,见青峰一脸不爽,黄濑有些得意了,故意翻出自己和绿间带俩孩子去迪士尼游玩的合照刺激他,“因为我喜欢小绿间呀!”心下却忍不住鄙视自己,黄濑凉太你也比眼前这货强不到哪里去,幼稚死了!

但激将法往往对单细胞动物很奏效,只见青峰眸子一沉,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眼中一闪而过。他靠近黄濑,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低声说,“没关系,等孩子睡了,我们有整整两夜时间叙旧。”说到叙旧二字时,青峰故意放慢语速,磁性的声音似乎带着魔性,黄濑感觉尾椎骨似乎有些发麻。

镇定啊!黄濑!你都是当爹的人了!

他挑衅看着青峰,“我要是输了就跟你姓!”

青峰拍拍他的脸颊,口型示意:一言为定哦。

温暖的腹指擦过脸颊竟引起一阵战栗,黄濑不禁缩了缩。

青峰径自走到摄影机前,取下自己的衣服,对土豆饼颔首道:“对不起,导演,耽误进度了,现在可以继续了。”

这几分钟内一直处于被大球星反常行为吓到怔楞状态的导演这才反应过来,“继、继续拍摄……”

四岁小孩对于大人的对话似懂非懂,可乐并未捕捉到自己爸爸跟青峰关系紧张的信息,青峰直直朝他们走来时,他光顾着害羞和偷偷观察他深邃分明又英气逼人的面庞了,他不敢和青峰搭话,待青峰回到原位才从黄濑身后探出头,叹道,“爸爸,我好羡慕你……”

黄濑心中的小人正拳打脚踢某黑皮,听见儿子的叹息,回过神来,问道,“为什么?”

可乐目含一泡大大的泪水,“这么快就和小青峰成为朋友了,我、我还没和他说上一句话呢……呜呜……”

黄濑差点气绝生亡。

但芒果就没这么好运了,在自家爸爸冲着他心心念念的美人叔叔奔去时,也想趁机跟过去摸一把美人小手的他却被自己的编导拦腰抱住。

“芒果乖,别去添乱。”

芒果小短腿死命蹬着,“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呜呜呜呜,我那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亲亲宝贝哟~咪啾咪啾咪啾~”隔空朝黄濑送飞吻。

编导满头黑线,心下狂呼:青峰先生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由于众人的目光都被青峰吸引了去,高尾和绿间这边反倒清静许多。

和子掏出手绢擦翠妞的嘴,一边暗暗敌视黄濑一边说,“妞妞是女孩子不可以随便亲人!”

高尾点头附和,指指自己,“对对,只可以亲爸爸……”再指指绿间,“和多酱……”再拍拍和子的小脑袋,“以及姐姐。”

和子拍掉高尾的手,“长大后爸爸和多酱也不能亲!”

喂——闻言,绿间高尾同时瞪过来。

和子耸耸肩,理所当然的道,“谁让你们是男的呢?”

高尾和绿间:“……”

绿间蹲下来与和子平视,眼神不是平时的冷冽,柔和了许多,他轻轻抚摸孩子的脑袋,有些不忍的开口,“因为我和你……爸爸离婚了……”他看一眼高尾,不知他何时也蹲了下来,目光紧紧锁在自己身上,赶紧侧过头去,继续对和子说,“所以我不再是你的多酱了,和子不可以再这样叫了,特别是在镜头前……”话没说完就对上和子受伤的眼神,绿间心里一抽,赶忙补充道,“但私下里可以!”这时高尾也凑过来,做伤心欲绝悲痛状,幽怨的眼神被绿间果断无视了。

和子抹眼泪,“想怎么叫都可以?”

绿间点头,忍住想把女儿抱怀里的冲动,生怕引起别人注意。

高尾口语:我也想怎么叫都可以?

绿间:滚一边去。

高尾听话滚一边逗翠妞玩去了,绿间不禁扬起眉毛,诧异,哎呦,怎么这么听话?

和子抽抽鼻子,小声道,“多酱~”声音像只小猫咪。

绿间笑着应了声,“哎。”

和子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小真~”

绿间眉心抖了抖,仍硬着头皮回道,“哎。”心想真不愧是某人基因的继承者,就算自己养那么多年还是和某人如出一辙!

和子大着胆子糊了绿间一脸口水,扑进他怀里摇尾巴,“小真你个磨人的小妖精人家想死你了!”

绿间脑中神经“啪”的断了!很有想砍死正逗得翠妞咯咯笑的某货的冲动,TM一年而已,你把我女儿教成啥样了?!

绿间严肃的:“我是你爸!”

和子无奈摊手:“爸爸说的对,多酱你就是口嫌体正直的死傲娇,刚才还和人家撇清父女关系,现在又上赶着承认,啧啧啧……”

绿间顿时没了脾气!

高尾抱着翠妞举高高,“妞妞告诉爸爸,多酱这一年多有没有提到过我?”

翠妞想了想,肯定道,“有!”

高尾顿时笑成朵花,“他说我什么了?”心想,像小真这种爱在心口难开的家伙,说不定半夜趁孩子睡着偷偷蹲床边诉说对自己的思念呢!他连和自己分开多少天都能精确到个位数,说他不爱自己了,打死高尾也不信。

翠妞慢悠悠吐出三个字,“神经病……”

高尾:“……”

------------------TBC----------------


评论(15)

热度(47)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