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番外二 出柜是件大事 上

我发现6000字根本写不完番外二,所以请允许我分为上下两篇吧TAT,像父母摊牌这种真心不好写啊,请大家给我力量,上写完我看了看6000字,下估计会写到7000,我真是太啰嗦了,给自己跪了OTZ,欢迎大家看完留言,还有打脸请轻轻的> <(悄悄伸出脸wwww


番外二 出柜是件大事

青峰退役后在国家队担任主教练,打球时赚的钱恐怕下辈子都花不完,两人合计一起在东京市中心买了套复合式公寓,开始捯饬他们的小窝。公寓160平米,楼上分出储藏间摆放青峰这些年获得的荣誉,各项冠军奖杯、金牌,统统被黄濑如待至宝般陈列在特意定做的玻璃橱柜里。青峰抗议说咱家也得有你一半勋功章才行,不顾黄濑反对定制个更大更奢华的玻璃柜,将对方这些年的一点一滴依依放置上去,跟看纪录片似的:黄濑刚进飞行学校在校门口比着蠢兮兮“V”的照片;黄濑第一次飞行后从机舱得意探出头的照片;黄濑刚升上机长身着帅气制服英姿绰绰斜靠机身时的照片......

青峰捣腾完玻璃柜,摸摸下巴得意道:“我挑媳妇的眼光真特么绝了!”

黄濑不服输似的,将市面上刊登了青峰的各式体育周刊,时尚周刊,写真,海报,下架的,没下架的,绝版的,没绝版的一一搜罗全了,往储藏间一搁,抖出张等身大海报“啪”地贴墙上,自我陶醉道:“我挑媳妇的眼光才一绝好么!”

而奇迹一众对恩秀爱也要争个高下青黄二人很是无语,速速吃完搬家宴送上乔迁之礼后便火速离去,以免忍耐超出限度齐齐点燃火把将小两口新家烧成灰烬。

同样被震惊到的还有青峰妈妈,青峰妈妈很是不解:为什么我在儿子家老有种想戴墨镜的冲动?

青峰回来这半年窝点除了黄濑家就是自宅,上月去荷兰结婚后终于以“国家队太忙我得住近点方便管理那群兔崽子!”为由搬了出去——废话,成家了当然得和老婆一起住!

但这事,他不敢给父母说,十年漫漫艰辛情路不敢说,终成正果后更不能说,他没法想象自家老头子听到这消息会不会直接气出突发心脏病。

青峰妈妈不放心,一个劲询问同居人情况,一听说是男人不由眉头紧绉:“你跟一男的买房合住像什么话,这......要是你结婚,房子该归谁?”

青峰倒想直接一口气承认:妈,我已经结婚了,这房子是我和他的共有财产!可,话到嘴边硬是咽下冲动:“到时再说呗,说不定我这辈子不会和女的结婚呢,买个房算什么,你儿子我又不缺钱......要不,我也给您和爸买套房子?沿海新开发的别墅群,怎么样?”

“去去去,臭小子乱说什么呢!”青峰妈妈在电话那头念叨,“不结婚想干嘛,当一辈子光棍!你过几年就30了,还没个像样的人照顾,你让我和你爸怎么放心?你这半年经常夜不归宿,你爸就跟我说臭小子肯定有女朋友了,结果你转头告诉我要搬出去和一男的住,你、你想气死我们吗?你女朋友呢,分手了?”

“哪来的女朋友,就晚上和同学聚聚,你和爸别想多了......”黄濑本坐在一边,听到这里不禁凑了过来,青峰索性将电话调成扬声器模式,“就,黄濑您还记得不,以前经常打完球到咱家蹭饭的那个,您说长得可好看,像小姑娘似的......哎呦!”青峰话没说完,大腿就被掐了一把,黄濑枕在他膝盖上亮出尖尖的虎牙,示意:再乱说,咬死你!

青峰笑嘻嘻地挠挠对方下巴,跟逗大猫似的,一边听妈妈絮叨:“记得记得!同居人是他啊!我还以为你和哪些不三不四的人合住,这下安心了!原来你们一直有联系啊,这些年都没见你提起他,还以为你两早不来往了,哎,当时我还怪可惜的......”

“可惜什么?”青峰直接问道,顺便扫一眼有些窘迫的黄濑。

“可惜你少了个好朋友啊,笨小子,黄濑那小孩真不错,人高大俊朗,懂事又有礼貌,我还记得以前他来咱家吃饭硬要帮忙洗碗,一看就是乖小孩,哪像你,整天拉着张脸,见谁都仇人似的,我要是黄濑妈妈成天有个小太阳似的儿子在身边转悠,睡觉都得笑醒......”

“可惜生了个黑月亮,这么多年真是辛苦您了!”青峰听妈妈夸黄濑损自己心里跟掺了蜜糖似的,竞忍不住自黑了一把,黄濑直接将头埋进他双膝之间,抖着肩膀笑个不停,只留一双红红的耳朵在外面。

电话那头的青峰妈妈也因儿子难得的冷幽默笑出声,“别人家儿子是好,但妈眼里还是自家的狗崽子最好......”

“再给您添个儿子怎样?”青峰顺着母亲话头突然说道,惊得黄濑猛然抬起头,攥紧他衬衣下摆,紧张不已:小青峰别乱来!

青峰揉揉他耳朵示意:你冷静,我探探我妈口风。

“臭小子,又乱说什么呢?”

“黄濑咯,他可惦记您的料理,说成咱家儿子就能天天吃上咱妈的手艺了,你要不要考虑收了他?”

“你呀,别想着法逗你妈开心,就拿人家胡说八道!”

“没胡说,不信您自个儿问他,他在我旁边呢!”一听这话,黄濑直接揪过青峰衣领,唇语:你疯了!?

青峰低头轻轻吻了吻他攥紧的拳头:别怕!我妈又不吃人。

正当黄濑急得如同热锅上蚂蚁时,青峰妈妈已经开口:“黄濑君?”

“哎!阿姨您好!”不管有多心不甘情不愿,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黄濑撇下青峰拿起电话,有些惴惴不安。

青峰妈妈笑了:“怎么还这么客气呀,有空跟大辉到家里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啊!也让我看看十多年过去,帅小伙长变没!”

“变了,变老了!”见青峰妈妈并未察觉异样,黄濑稍稍安心,也开起玩笑。

“不怕,有大辉在一旁作陪衬,怎么都不显老,你看我家大辉国中就少年老成,那额头的量角器哟......”

“噗!”黄濑愣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喂喂,到底谁是您儿子啊......”青峰在一边抱怨,却被专注于与黄濑聊天的老妈彻底无视,见那一老一少竟隔着电话聊得热火朝天,青峰顿觉有些后悔:电视上婆媳大战果然都是骗人的!

插不上话的青峰干脆坐在一旁逗黄濑玩,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摸摸脸蛋,咬咬耳垂,啃啃脖子,亲亲小手,可怜的黄濑只能一面忍受青峰的撩拨一面故作镇定跟青峰妈妈侃天说地,这滋味比千万只蚂蚁啃咬还难受。

等到青峰妈妈将青峰幼年时光屁股漫山遍野跑到国中时嫌自己黑囤了一堆美白面膜的事统统抖了个遍,手机电池也即将耗尽。

黄濑笑得口干舌燥,半点力气支不上直接倒进青峰怀里,青峰脸黑了又黑怪老妈怎么把丑事全抖出来,老子今后如何振夫纲?于是,挺身而出,预备终止这场黑历史爆料通话,这时却听妈妈开口道:“黄濑君,我们家大辉打小自负惯了,如果有什么惹到你的地方,别和他一般计较,直接揍便是.......”

“喂喂......”青峰不满插嘴,心想我真是您亲生的吗,却被黄濑阻止暗示他听下去。

“可是,我和老头就这一个孩子,这些年他在美国打球,有什么病痛从不跟我们说,我和他爸早想通了,什么冠军,MVP,不稀罕,就希望他平安健康度过这辈子,过正常人该有的生活.......”

正常人该有的生活?黄濑不觉紧了紧拳头。

“他就是任性,房子肯定是逼你和他买的......”

“没有,是我自愿的......”黄濑顺应答道,仿佛有块重石压在心头,喘不上气。

“哎,幸好有你们这些好兄弟,好朋友在他身边,否则他得走多少弯路啊,现在又得麻烦你时不时照顾他......”

“阿姨您客气了,是我受小青峰照顾才对......”察觉到黄濑似有些不对劲,青峰夺过电话说道:“妈,我手机没电啦,下次再说啊!”

“哎!你这死小子,我还没和黄濑君说完呢!”

“有啥好说的,下次我带他回家,你们说个够,挂了啊!”

“挂吧挂吧,最后说一句啊,那什么,黄濑君不是机师吗,平时肯定接触不少漂亮女孩,看到合适的麻烦给大辉介绍......”

“啪!”青峰毫不迟疑挂断电话,转头看黄濑,“黄濑,你别听我妈瞎说!”

“给你介绍个空姐?”黄濑突然没头没脑说道。

“放屁!”青峰猛地捧起他的脸,黄濑的摸样就这样落入眼眸之中,他蹙眉抿唇,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我他妈都跟你结婚了,你想让我犯重婚罪吗?”

黄濑别过脸,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可我给不了你正常人的生活啊,你跟我在一起,不会有小孩,可能就这样一辈子偷偷摸摸,永远不见天日,甚至众叛亲离,得不到父母谅解......”

“我他妈不要正常人的生活!”青峰突然暴怒,他死死捁主黄濑的脸,迫使他看向自己,“你知道我这十年怎么过的吗?我他妈每天像机器人一样疯狂训练,越累越好,越困越好,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想起你,我他妈一想起你这儿就疼!”青峰执起黄濑的手,狠命锤自己胸口,“这儿疼!你知道吗?!”

“我怎么不知道!”黄濑也冲他大吼,瞬间红了眼眶,连声音也止不住颤抖,“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有段时间失眠,天天睡不着,因为我一闭上眼睛就梦见你结婚......你站在那里,牵着你美丽的新娘,你们一直往教堂走,我想追你啊,可是我......任凭我怎么努力就是追不上,你越走越远,我叫你停下,我冲你吼‘小青峰你回来,你回来’.......无论我吼得多大声,嗓子都冒血了,可你就是听不见......听不见......”顿了顿,黄濑仰头深呼吸两下,将头抵在青峰肩上,继续说道:“我知道那是梦,可我总觉它真实地可怕,我怕你知道吗......我怕得只想躲起来,一辈子不见你,把你忘记,这样我就不害怕了......我去找心理医生,还神经质的开了药,我明明知道中了你的毒,可我就是戒不掉,戒不掉......那时候我好恨你,恨你当初为什么偏偏把球砸我头上......”

“因为我算准了啊......”感觉肩上衣服湿了一块,青峰将黄濑揽得更紧了些,开始胡说八道,“我去寺庙求签,签上说只要把球砸某金毛脑袋上,我就能幸运一辈子!”

“胡说!”黄濑破涕而笑,仿佛方才怒目圆瞪,激动像头小狮子般的人不是他,“金毛那么多,你怎么知道我是你要的那只?”

青峰扬起嘴角:“我当然知道,因为你的最好看,我青峰大辉,做什么都要最好,打球要最好,选我的幸运星,自然要挑个最好的!”

“学习呢?”黄濑哪壶不开提哪壶。

“.......”

青峰:“我看你根本没在难过,存心整我玩是吧!”

“峰弟弟,我难过,快安慰我!”黄濑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鼻头红红,眼眶也湿湿的,嘴里却说着调笑的话,让青峰一时间哭笑不得。

他挑起黄濑的下巴,嘴巴一边骂着“滚你妈的,叫哥哥”一边凑过去轻轻吻黄濑。黄濑缓缓往沙发上靠,便于青峰攻陷自己,“咱俩刚才真神经病!”他一面喘气一面说道。

“还不都怪你先发病!”青峰顺着下颚一路吻到喉结,伸出舌尖轻轻舔舐。

“我们很自私.......”

“我知道......”

“我爸总给我打电话,说我妈想我,让我回家看看,可我总以工作忙推脱,其实我很想回家看看他们......”黄濑摩挲着青峰耳朵,语气带有难以掩饰的愧疚与自责,“但我不敢,我怕面对他们,虽然他们不说,可我知道他们为我操碎了心,每次过年,总是装不在意似的塞几张女孩的照片给我看,嘴上说‘就XX大婶非让我塞给你的,看看就行,觉得合适也可以处处嘛,不过咱们凉太这么优秀,根本不愁女孩追!’心里别提多着急了......”说着说着,声音不自觉哽咽了。

青峰握住他的手,亲吻指尖,黄濑也牵起青峰的手指,轻轻咬了一下,“我觉得自己自私透了,瞒着他们偷偷和你结婚,我怕哪天纸包不住火,把他们气出病来,那我......”

“我们出柜吧!”青峰直接截断他话头,黄濑像是没听清,傻愣在原地:“啊?”

“你说的对,我们自私透了!”青峰将黄濑拉起,一副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样子,“摊牌吧,和父母摊牌,告诉他们我们在一起。”

“可是......”

“别可是了!”青峰打断他,“早该这么做了,一直压着这事跟顶着千斤重的巨石一样,你看你,跟我妈聊一会,立马从黄濑凉太变成黄濑苦太了!”

黄濑蓦地笑出来,骂道:“苦太你妹!”

青峰也笑,半蹲在黄濑跟前握住他双手,说道:“他们一年不原谅,咱就等一年,两年不原谅就等两年,大不了再等个十年,我还不信爹妈的心比石头还硬,水滴十年都能穿石,咱们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着也比石头软吧!”

听到这话,黄濑当真什么也不怕了,是呢,他用十年等回了青峰,再用十年求得父母原谅,假设他们能活到80岁,不也还剩四个十年足够他们携手走下去吗?

他回握住青峰的手,笃定开口:“反正死也不要和你分开!”

青峰挑挑眉梢,一如当年年少轻狂般开口:“死了也要一起上天堂,下地狱。”

“嗯!”黄濑重重的点头。

两人十指交缠,久久不曾分开。

后半年两人一直为坦白悄悄做准备,比如:

“下个月我爸生日,你跟我回趟北海道,混个眼熟呗!”

“行,咱爸生日肯定得去!”

“什么咱爸,小心我爹打断你的腿!”

“噢,那只好你当我的腿带我闯世界了!”

“神经病......”

“你不就爱我神经病?”

“......”

再比如:

“咱妈让下周回家吃饭!”

“不是上周才去过吗?”

“呔!我表姐女儿自从见过你就念念不忘,下周要来我家,哭着喊着‘人家想见金发帅哥哥!’槽......你说你长这么好看干嘛,烦!”

黄濑:怪我咯?

“你跟五岁丫头吃毛醋啊!”

“嗤,我吃醋,你搞笑吧,我犯得着跟小不点一般见识?还有我妈也是,逢人就推销你,说她干儿子一表人才就是没女朋友,哪些个欧巴桑也闲得慌,差点踏平我家门口给你介绍姑娘......不行,我这就去摊牌,你明明是我老婆!”

“唉唉唉!小青峰你回来,时候未到啊——”

就这样,等黄濑家人熟知凉太那个同居人虽然是他初中同学但两人好的能穿一条裤子,青峰爹妈出门便说咱大辉那同居人要是个女的立马上门提亲去的时候,青峰和黄濑已同时踏上各自回家的路,等待他们的究竟是场怎样的风暴,还无从得知,两人默契拥抱下对方,加油打气。

“小青峰,要是我被打瘸了怎么办?”

“你放心,就算你成小瘸子我也不会嫌弃!”

“滚你丫的!”

“我滚了,加油!”

“你也是!”

“一定要胜利会师哈!”

“会的,早说好了,死都不要和你分开!”

“嗯,那,回头见!”

“好,回头见!”

--------------------------TBC--------------------------

敬启期待番外二 下:你们可以预见是怎样一场风暴TAT(我一定要写完出柜篇,请给我力量!


评论(20)

热度(51)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