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青黄】十年 番外一 结婚是件小事

咳咳!57贺文来啦!!!不造大家有没有想念我呀(没有好么wwww

这是十年的番外,十年一共会写四个番外,不出意外番外和正文都将收进本子里,就,这小破文出个本,有,有人要吗?wwww没人我就自己印几本收藏外加送亲友啦w

四篇番外分别是《结婚是件小事》《出柜是件大事》《养娃是件苦事》和《日在荷兰》(最后一篇如题目,就是肉www

因为我5.7 和5.8都要考试,所以我尽量57放出番外二!

为什么写成四篇,因为我一写青黄就爆字数的毛病治不好TAT,不要嫌弃我啰嗦!打脸请轻轻的,欢迎看完留言呀!

--------------------------------------------------------------

番外一  结婚是件小事

黄濑嫌求婚戒指太过招摇,将它装进玻璃小盒子里搁在电视柜上,这一举动引来青峰一顿吐槽:“你再供个菩萨在后面,每天拜一拜岂不更好,阿弥陀佛!”

黄濑只当他不存在,喜滋滋的将两人帝光时第一次合作赢球的合照置于戒指小盒旁边:煞风景的小青峰,去你的菩萨,明明就该放结婚......照嘛,唔,不过没那种东西,这个代替品也不错!

青峰就黄濑不肯戴戒指这事碎碎念了好几天,烦得黄濑怀疑自家恋人是居委会大妈附体,一不留神说出真心话:“我一开飞机的整天戴着鹌鹑蛋大的联盟MVP戒指,别人还以为我兼职职业球员,随便勾勾手指就能拿总冠军,那我还是人吗?改天被人当大神拜好了!”

“这有什么,他们愿拜,你就接受呗,顺便收点贡品!”青峰不以为意,将戒指从玻璃盒中取出塞进黄濑手里,没好气道:“老子辛辛苦苦奋斗十年得来的东西,你敢不戴.......槽,你嫌我不够爱你是吗?明儿我就改行打网球去,拿个温布尔顿一齐送你......”

这都什么逻辑?

黄濑被青峰开玩笑的嘟囔逗得直乐,而对方还在孜孜不倦的抱怨,一会儿“靠,你是嫌它设计丑吗?”一会儿“不就大了一点点嘛,将会下会死啊?”

......

真烦!黄濑干脆直接堵上青峰一张一合的嘴。

小肥羊自动送上门,青峰也不客气,暂时将迫使黄濑戴上鹌鹑蛋冠军戒指的一百五十个计划抛之脑后,先啃了再说。

啃了上唇,啃下唇,直到黄濑被吻得两腿发软,腰身不住往下坠时青峰才放开了他,恋恋不舍靠在对方颈侧,就着脖子上一小块净白的皮肤一口一口轻轻啃咬,直至嘬出个小红印子才满意抬头。

德行!要是被小的们看见了,我这机长还怎么混?黄濑对着镜子拉高衬衣领口,仍觉不保险,又将领带系紧几分,交代句“我走了!”提着箱子欲出门,不料刚转动把手就被青峰拦腰抱回来。

“你忘东西了!”青峰咧开一口大白牙,食指环绕鹌鹑蛋戒指在黄濑眼前一圈圈打转。

怎么还想着这茬?转移注意力计划——失败。

黄濑丧眉耷目哀叹,往常自己主动亲吻小青峰,绝对能让他保持呵呵憨笑任何糟心事绝口不提的状态一整天,今天居然连半小时都没撑过,难道凉太君的魔力kiss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递减?亲吻没用,下次咋办?思绪飘出天际,黄濑顿觉屁股有些疼,默默心疼起自己不知还能撑到何时的老腰。

真是人老珠......呸呸呸,黄濑使劲摇摇头关闭深闺怨妇模式,一定是最近老陪里美那丫头隔海联机看狗血八点档害的,所以说,脑残电视剧害人匪浅啊!

“小青峰,你放手!”黄濑企图掰开他捁在腰间的手,奈何青峰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大有不戴就不让你出门的架势。

青峰有时没由来的驴脾气,在黄濑眼里既可爱又可气,就跟三岁小孩非得将属于自己的那颗糖吃进嘴里一样。

哎,黄濑叹口气,忍不住腹诽:你说你年少中二时一根筋情有可原,特么都快30了还一根筋,但,偏偏自己就被这一根筋捆得死死的,不想挣脱,不愿挣脱,不舍挣脱......我特么也有病吧,还病的不轻.......

得!让我们一起放弃治疗吧!

黄濑转身扒住青峰脑袋一字一句郑重说到:“如果你不怕明天的新闻头条是‘前NBA巨星青峰大辉公然出柜’,我就戴!”

青峰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宣布胜利般扬起下巴:“怕?青峰现代日语词典里就没这个字!”

靠!别以为恬不知耻复制道明寺的台词稍作修改,你就是道明寺大辉,我就是牧野凉太了.......

呸!想什么呢?!黄濑发誓今后打死不看狗血电视剧了。

“戴!”青峰言简意赅抛出一个字。

你来真的?黄濑挑眉看青峰,却见他一脸跃跃欲试,表情兴奋又认真,全然不似开玩笑。恐怕明儿就算有一群记者围追堵截问:“青峰先生,传言您是同性恋,请问这是真的吗?”,黄濑也敢拿机长制服上三道杠打赌,这货铁定会毫不避嫌大方承认,指不定还会戴副装逼大墨镜对镜头耍个帅:怎么样黄濑,你家小青峰就是如此狂霸拽!

呃......

毫无疑问,黄濑机长被自己的脑补吓起一身鸡皮疙瘩,他深知青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可他怕,别说公然出柜,就是和他妈妈打电话唠嗑也不敢张嘴就来,“妈,我给您带个媳妇儿回来好不好,男的!”

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找死。

“小青峰,咱们能换个委婉点的方式吗?比如......”黄濑开启撒娇模式,试图让青峰妥协:我真不想脸上被打一团马赛克见报!

“哈?”青峰露出鄙夷的目光,啧声道:“刚才是谁大言不惭来着?谁不戴谁小狗!”

“汪汪!”我小狗,行了吧!这种节骨眼上要脸皮没用,否则小青峰暴走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回想起青峰那段独孤求败的中二岁月,黄濑在死要面子和服软中选择了后者。

脸皮是什么?能吃吗?

“行吧,行吧,不戴就不戴,瞧你胆小那样!”青峰被他逗得呵呵直乐,捏捏对方软绵绵的脸颊,“就算发现了,也殃及不到你,我永远站在你前面替你遮风挡雨!”

“呕......”黄濑做扶门欲吐状,“这么恶心吧唧的台词你从哪学来的?”

“春季月九,你不跟我一起看的吗?”

“......”得,黄濑痛下决心:这次飞行回来一定要整顿两人的生活娱乐。

台词虽然矫情,但黄濑仍旧被三俗了一把,从跟丫死磕软成一团香蕉牛奶布丁,嘴上却不示弱:“得了吧!到时还不是我陪你一道被舆论戳成筛子......还不快感谢冰雪聪明的我认清形势,及时阻止你的自杀行为!”

“是是,黄小汪大人您说什么就是什么!”青峰呼撸下黄濑头毛,替他打开门,“快走吧您,免得一机组人都等你!”

“还不都你害的!”黄濑嘟囔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才黄小汪,不对青小汪,你全家都小汪!”

青峰斜眼:“老婆,拜托你别总拐着弯骂自己好吗?难道你不是我家人?”

黄濑:“......”

青峰自从退役后,球技没见退,嘴皮子到日益渐溜,两人日常磕磕绊绊斗斗嘴,黄濑总是第一个败下阵来。

这不对呀!身体上压不过,精神上总得反攻一次吧!想及此,黄濑立刻抖擞出一副冷高样:“你叫黄濑凉太老婆,他应吗?有红本本作证吗,没有乱叫个屁啊,告你侵犯他人名誉权!”

青峰顿时黑下脸,黄濑心里一咯噔:卧槽,不会生气了吧......

“你今天飞哪儿?”

“恩?”本以为对方会直接压到他证明夫夫之实,却没料到青峰冒出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黄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顺应答道,“荷,荷兰,怎么了?”

“走!”青峰二话不说,拉着他冲出家门。

“去哪?”

“领证!”

“荷兰?!”

“废话,日本能注册吗?”

青峰直接无视对方的惊呼,以及不合时宜的智商下线,将他连同行李一股脑塞进副驾驶。

黄濑一脚踩在行李箱上,微微直起身,扳过正准备启动引擎的青峰,问道:“小青峰,你、你认真的?”

“哈?”青峰挑起一边眉毛,以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盯着黄濑,“不然你以为我刚退役就迫不及待赶回来跟你求婚是为什么?”

“不是,我是说,我不在乎是不是真的结婚,有没有红本,只要你别又默不作声的离开......”提及之前的分别岁月,黄濑有些哽咽,但很快他抑制住酸涩,轻咳两声,继续说道,“其实,我两现在的状态跟结婚没啥区别,你不用为了我一句气话特地.....”

话音未落,青峰一个挺身将黄濑按在车窗上,吻了上去,由不得他反应,舌头长驱直入,攻城略地,像是恨不得把黄濑吞噬干净。黄濑微微侧过头,使自己有足够呼吸的空隙,而后,搂过青峰后颈回应起来。

车内狭窄的空间仿佛一时间容不下过于膨胀的旖旎,温度连同人都一起燥热起来,热!

黄濑松松领带,心痒难耐去解青峰的皮带扣,却被一把抓住,“你还要飞......”青峰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黄濑顿时清醒过来,干咳两声,刚想开口说话,发现嗓子因蓦然涌上的欲望而有些沙哑,索性闭了嘴,冲青峰扯出个尴尬的笑容。

青峰也不在意,拿起车内剩余的矿泉水,猛灌两口,降火,而后将瓶子塞到黄濑嘴边,发动汽车,飞驰出去。

“到了荷兰,我们再继续......”在机场停车坪停好车,青峰对着刚一只脚踏出车外的黄濑如是说道。

“咚——”黄濑一个趔趄摔在地上:玛蛋,你这满脑子只有那档子事的混球!

青峰哭笑不得扶起他:“你幼稚园小朋友啊?”

“滚!”

“在这儿滚?不好吧?我可是三好市民,做不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等有床了,咱再滚啊!”

“滚!!”黄濑气得七窍生烟。

青峰拎着他往机场大厅走,边走边循循善诱:“都说了,野战不好,你咋冥顽不灵呢?背磕在地上多疼啊!”

黄濑:“.......”

“黄小汪?”见对方不回答,青峰疑惑。

黄濑:“......”

“黄小汪?濑小汪?凉小汪,再给哥哥汪几个!”

“我咬死你!”黄濑嗷呜一口扑上去,咬住青峰嘴唇,青峰反啃咬为吮吸,使劲在黄濑唇上嘬一口,还带点音效,末了竟意犹未尽的舔舔嘴。

黄濑顿时没了脾气,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摊上这么只乌鸡,就......认命吧。

“咱车应该放凉茶,而不是矿泉水!”青峰跟黄濑在员工通道处分别时抗议道。

“为嘛?”黄濑眼皮也不抬,将滥用职权弄来的家属机票塞进青峰口袋里,暗想道:什么嘛,明明你是我老婆才对!没哥,你去哪儿享受家属待遇?如此一想,登时心情好了不少。

“凉茶降火啊,矿泉水不顶用,我可不保证下次也有这般好的自制力啊,除非你想车......”“震”字连同青峰被黄濑一脚踹飞出去。

如果说黄濑曾经想亲自开飞机接青峰回家的愿望没达成,那这次,却称得上是横来之喜:开飞机带咱“媳妇”去结婚,多么高端洋气上档次,世界上还有比我更能耐的男人吗?没有!

于是,当飞机稳稳落地时,饱受十几小时名为“机长怀春傻笑光波”摧残的机组人员集体伏地,呕吐不止。

黄濑机长越过众人,皱眉咋舌:“居然晕机,职业操守呢?公司要你们有何用!”而后哼着小曲扬长而去。

众人:尼玛,你还有脸说!

而他们保持良好职业操守的机长大人,于翌日捧着本结婚证,身着干练的黑西装,与身边一席白西装的某黑皮,在阿姆斯特丹某处盛放的郁金香田里,拍下数年后被绿间大医师吐槽为“站在世纪之傻巅”的结婚照。

数年后,黄濑从鹌鹑蛋MVP戒指后面端起结婚照,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愣是没看出哪傻,疑惑不解:“哪傻了?明明帅瞎狗眼好么!”

青峰搂着黄濑的肩表示赞同:“特别是放在咱MVP戒指旁边,帅得一逼,不对,三逼!”

“就是!小绿间为什么说傻?”

“他嫉妒咱有本!”

想起绿间和高尾在一起数十年,就缺个本,黄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青峰扶额做深沉状:“请叫我名侦探青峰大辉!”

“小辉~”黄濑笑。

“大!”青峰拉住黄濑脸向外扯。

“辉儿~”由于脸被拉扯,黄濑抖出的儿化音格外销魂,配上甜腻的尾音,让青峰心登时柔成一汪水。

“得!让你尝尝大辉的大大辉的厉害!”青峰一把到扛起黄濑,虽然险些闪了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小!”

“救命啊——”黄濑抱住青峰脖子,扯开嗓子嚎叫,脸上却笑开了花,那样子哪像即将奔赴刑场,分明是掉进蜜糖罐,荡起圈圈甜蜜,浓郁得化不开。

暖阳从落地窗洒进来,给相框镀上一层金色,相片里的两人与现在并无多大变化,白皮黑衣依旧阳光帅气,黑皮白衣依旧英气勃发,但,两人几乎将眉眼吞没的灿烂笑容似乎都在诉说同一件事,一件全世界平均每天发生几万次的小事:我们结婚了!

身后的郁金香田似乎定格在迎风摆动的瞬间,仿佛隔着相框都能闻到微风卷起的芬香,那是幸福的味道,酸酸的,甜甜的,随着时间,愈久弥坚,哪怕最后化为一抔尘土,也终将留于魂间,历经生死轮回。

下一世,我定凭它于茫茫人海中找到你,那时,也许我不叫青峰,你不叫黄濑,但,我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也定会说:“嘿,这么巧,我也喜欢你!”

我不怕你嘲笑我相信神鬼轮回之说有多愚蠢,因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你说,可好?

 

【番外一 完结】

敬启期待番外二:出柜是件大事



评论(39)

热度(67)

  1. lie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2. i_shine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3. PingP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4. (ˇ.ˇ)薯...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5. 美好的未来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6. 院长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7. FUN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