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蛋

日常生活记录博

【绿黄】love so sweet (一发完结)

#绿黄# 《love so sweet》来吧!!说好送给mir太太的绿黄!!短篇,6000字一发完结> < @Mir_飘渺君 太太不要嫌弃我庸俗的文笔!!绿黄是我小篮球的初心,当初看完那个mad真是戳得不要不要的,超想写篇绿黄送作者,结果一直没找到作者是谁,前天mir太太才告诉我她是作者,简直!!!> <请收下我的爱!

 

Love So Sweet

“今天的巨蟹座是第八位!巨蟹座的各位想要改善不佳运势请携带今日幸运物:恋人的红内裤!”甜美的女声播报透过耳机刺激着绿间的脑膜:这不是唆使人犯罪吗?

绿间缓步踱进卧室,宽阔的双人床上高高耸起一团,半颗毛茸茸的脑袋陷入枕头里,柔软的金发呈鸟窝状支楞着,清晨的阳光溜进窗帘缝洒落一圈金黄,黄濑半边脸蒙在被里,吐出的热气牵带被角微微颤动,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绿间凑过去这才听清楚:“小绿间......要早起......不要睡过头......”

白痴!绿间心里骂道,嘴角却泛起一抹连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弧度:真不知昨晚是谁信誓旦旦说今早要做顿丰盛的爱心早餐?

绿间盯着放话主人酣睡不醒、时不时还傻呵呵笑两声的样子,不禁有些郁闷,早上囫囵进肚的苦咖啡和干巴巴的冷面包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生成一丝怒火。

绿间习惯规矩刻板的生活,但是每次黄濑的到来就跟施加魔法似的,使得他总会不由自主打破守恒定律。比如每日雷打不动的和式早餐总是伴随着黄濑的清醒突变为碳水化合物,而绿间紧绉的眉头却在看见笑吟吟的黄濑舔掉嘴边一圈奶渍时,舒缓开来:算了,偶尔放纵一次又何妨?

每当这时黄濑仿若会读心术般,噗蹭凑到他跟前,眉开眼笑说到:“谁叫小绿间睡过头,要不是我体贴做好早餐,你呀,就得饿着肚子去学校啰!还不感谢我?”

感谢个屁,绿间腹诽,还不都是你!

但,对方精巧锁骨下的几点淡淡的红痕悠悠落入眼帘,满腹埋怨瞬即烟消云散,到嘴的话兀自流淌着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下次早些叫我起床,我来做早餐。你这破手艺还是留着祸害别人吧!碳水化合物星人。”

黄濑登时面上一垮,丧眉耷目做假哭状:“小绿间好过分!”说着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拉开半边门威胁道:“我去祸害别人咯?”

绿间眼皮也不抬,嘬一口牛奶:“去吧,替我谢谢他牺牲自己造福全人类的仁义之举!”

黄濑半只脚踏出门槛:“我真去了?”

“去!”绿间丢过张福泽渝吉,“记住坐电车,你走路跟乌龟似的,我怕人家等急了!”

“嗷!”黄濑蹭蹭跑回来,嗷呜一口扑到绿间,两人连扯带拽滚进沙发。

黄濑捧着绿间的脸咪秋咪秋连亲几口,舔得对方满脸口水,洋洋得意扬起下巴:“小绿间真不坦率,明明喜欢我喜欢得要死,非不承认!”

“谁喜欢你了?”绿间口不对一的傲娇了。

黄濑三下五除二脱掉上衣,顶着遍布全身,或深或浅的吻痕,自豪道:“看!这就是证据!”

事实胜于雄辩,绿间头一次败在黄濑的嘴炮下:得,你赢了!

身为东大医学部高材生的绿间有着一套刻板得近乎龟毛的养生之道,做爱是必须的,不宜过多也不宜过少,适中就好,再多的次数也抵不上一次高质量的交融,绿间称其为:少而精,慢而细。

因此交往初期,他总是慢吞吞的亲吻,慢吞吞的抚爱,慢吞吞的做前戏,等到真提枪上阵时黄濑早已呼呼大睡梦周公去了。深受挫败的绿间无视次对自己天才的名头产生怀疑,到底是我不行?还是他太弱?

因此秉承凡事都能用科学理论解释的绿间拉下脸皮,从严谨的探究角度出发就“X生活该如何和谐”与黄濑进行了次严肃的对谈。

听罢绿间烦恼的黄濑笑得满地打滚,一面捶地不止一面往绿间怀里钻,绿间以为黄濑在嘲笑自己,尴尬得面红耳赤,不禁恼怒起来:“拜托你严肃点,我再跟你说正经事!”

黄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抱着绿间颠来倒去晃个不停:“我的小绿间,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喂——”绿间真快火了:我怎么会喜欢上这货?成天没个正经!

黄濑却趁机吻了上来,满腔怒火登时偃旗息鼓,绿间心安理得接受这个吻,心想:等会再教训你。

两人交换着角度吻得热火朝天,黄濑却像跟他捉迷藏般,一进攻他就躲,再进攻,再躲,绿间登时急躁起来,一举丢掉平日的斯文冷静,捁主黄濑的头顺势一吻到底,直至黄濑扑腾着四爪快断气时才放开他。

黄濑抵在绿间胸口,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闷声笑道:“和刚才一样......”

“嗯?”绿间还沉浸在自己一时失控的郁闷中。

“做爱啊!”黄濑探起头,在绿间唇上轻轻啄一口,“爽到就行了,刚才难道不爽吗?”

“啪嗒”,绿间仿佛听见自己脑神经断裂的声音。

黄濑搂着他勾起他的耳坠含一口,笑道:“你啊,总是想太多......哎!不如我们交换交换,我上你,让经验老道的黄濑大人教教小绿间同学,什么是......”

你!做!梦!

绿间用猛烈的攻势斩断对方妄图谋反的小心思,炙热的吻一个接一个:什么狗屁理论都他妈见鬼去吧!

从眉骨逡巡而下,眼睑,鼻梁,嘴唇,下颌,能留下痕迹的地方统统印上属于自己的标记,直至进入的那刻黄濑才体会到什么叫自食恶果:沉睡的猛兽不撩拨则已,一撩拨爆发起来真不是人!哎呦,我的腰!

自打那次过后绿间领悟到一个真理:教科书并不是万能的,实践才是硬道理!

同样,除了英语还算OK科科不及格的黄濑终于体会到四字成语的精妙:是谁创造“衣冠禽兽”这词的,太特么精准了!

这也就解释为何每次黄濑的留宿行为都以绿间打破常规贪睡结尾,其结果便是只要稍晚对方一秒起床等待他除了一盘融合薯片虾条饼干的大杂烩,外加一杯冷牛奶,再无其他。

“跟你说了,不要老吃垃圾食品,一没营养,二来还损智力,本来就够蠢了,再吃两天你那点智商就从个位数变负数了!”

黄濑吧唧吧唧嚼着薯片,当绿间的循循善诱是耳旁风,挑起一根虾条裹好番茄酱送到绿间嘴边:“来,张嘴,啊~”

绿间撇过头,气愤不已:“不吃!”

“真麻烦~”黄濑咬住虾条一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绿间来了个嘴对嘴,舌头卷起虾条抵进对方口中,膨化食品在唾液的分解作用下迅速融化掉,只留一丝甘甜咸香萦绕口腔,久久散不去,直至唇齿的纠缠创造出本不属于清晨的旖旎,两人才分开,额头贴额头,鼻尖点鼻尖。

“这不是吃了吗?”黄濑笑。

“啰嗦。”绿箭推推眼镜掩饰悸动。

“还要吗?”

“去死!”

“哇乌,小绿间好过分~”

说罢两人又以接吻的方式共食一块薯片。

黄濑无声偷笑:小绿间真不坦率,却又......可爱的要命!

绿间傲娇模式开启:黄濑真是烦死人!嘛,我承认是、是有点可爱......但这并不代表他可爱多余烦人,只是偶尔,恩,让人比较顺眼而已!

简而言之,绿间始终认为黄濑是个祸害!当然我们知道,绿间对于祸害的定义和常人是不太一样的。

作业一番云雨后,祸害挥舞着双手精力旺盛扬言道:“小绿间,为了改善你的生活,我决定明早做顿丰盛无比,既营养又健康的早餐,所以你放心大胆的睡!”

绿间半耷拉着眼皮,祸害闪亮亮的双眸带有迷惑效果,沉沉入睡前竟有“姑且相信他一回”的想法闪过脑际。

黄濑的承诺是得不到保证的,等绿间深刻体会到这点已是日上三竿,“嘀嗒,嘀嗒离”墙上的挂钟残酷提醒他:离上午第一节课只有二十分钟!

绿间登时垂死病中惊坐起,心下惊涛狂怒,动作却轻手轻脚,悄悄下了床,憋着一肚子火无处撒又舍不得将黄濑叫醒,温柔又别扭的他只得无声腹诽:你活着有什么用?去死吧!

就着咖啡吞下两片冷面包,面包干巴巴的口感让绿间眉头挤出一个川字,即使时间紧迫也不能打破他按时收听晨间占卜的习惯,没有幸运物就无法出门,偏偏今日幸运物让绿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坐在床边,沉思片刻,离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如果要他在翘课和叫醒黄濑之中做选择,几年前他肯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可现在,竟然有“别吵他,让他睡吧,今天干脆不要幸运物出门”的想法萌生于脑海中。

难道爱情真会让人丧失理智?

啧!别人会,我可不会!绿间摇摇头,狠心摇醒黄濑:“黄濑,黄濑,醒醒!”

“.......嗯?”黄濑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无意识嘟囔着,欲将头往被窝里埋。

绿间干脆掀开被子,冷气直穿而入,黄濑一个哆嗦惊醒过来,大呼“冻死了,冻死了”伸手要抢棉被。

绿间一见他清醒立马抖开棉被将黄濑重新裹成球,问到:“你有红色内裤吗?”

“哈?”黄濑裹在被子里哆嗦半天,终于暖和些许,这才抬眼,只见红潮从绿间脸上一路蔓延到脖子根,疑惑不解:“小绿间,你怎么了?脸红得跟番茄似的?”说罢从被窝里钻出只手摸上绿间脸颊,“好烫,发烧了?怎么办,家里有药吗?没药我现在去买......”

“我没事!”绿间截断话头,将惊慌失措爬出被窝的黄濑重新拎回去捂好,“我没发烧,你别光着身子乱跑,到时候着凉怎么办!”

“真没事?”

“没事。”

“没骗我?”

“......骗你干嘛,我一个学医的连发没发烧都分不清?”

“哦,那你为什么脸红?”黄濑放下心来,片刻后仿若想起什么,坏笑着瞥瞥绿间下身,“噢~~~该不会晨......”

后一个字被绿间吃人的目光堵了回去,黄濑瞬间绽出个灿若朝阳的笑容,食指比在嘴唇上做禁言状,示意:我不乱说话了!

绿间干咳两声硬着头皮又说了一次:“你、你有红内裤吗?”

“噗!”话音未落,黄濑一口口水喷绿间脸上,“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哈哈哈哈哈!谁会穿那么骚包的颜色,哈哈哈哈!小绿间你想穿吗?原来你是闷骚啊!好啊好啊,等你生日我买一百条送你哈哈哈哈!”

刹那间,绿间脸色由红转绿,黄濑知趣双唇一抿戛然止住笑声,肩膀却颤抖如糠筛。

绿间额角暴起十字:冷静,冷静,等今天过了我再慢慢收拾你!

“不是我要穿”绿间一个字一个字咬牙解释,“这是今天的幸运物。”

“红内裤?”黄濑憋笑快憋疯了:这晨间占卜越发奇葩了!

“对”绿间补充道,“必须是恋人的红内裤。”

“我的红内裤?”黄濑指指自己。

绿间点头,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再听到红内裤三字了,决心写封信投诉自己当了数年死忠粉的节目。

“对不起,小绿间,我帮不了你”黄濑摊手,虽然此事甚是滑稽,但他深知幸运物对绿间的重要性,顿时收起嬉皮笑脸,“就算我有,那也在家里,昨天我就穿了这身来你这,我的小黑内裤还是你亲自扒掉的,喏,厕所里晾着呢!”黄濑朝厕所方向扬扬下巴,补上一句:“再说,你真觉得我品味有那么......差?”

黄濑的说法非但没错,反而让人心服口服,沉默在空气中弥散开来,绿间抬腕看表,还有不到五分钟,难道真要翘课不成?

黄濑看出绿间心中矛盾,柔声安慰道:“不就一天不带幸运物嘛,没事的,小绿间,快去上课。”

突然,有什么从绿间脑海一闪而过,一抹笑意诡异的浮上嘴角,不住扩大:我怎么忘了?

绿间蹭得站起身向衣柜走去,黄濑一头雾水看着绿间埋头东翻西找,井井有条的衣柜仅几秒就乱作一团。

“小绿间,你干嘛呢?”

“找到了!”绿间一声惊呼,尾音上翘,带着说不尽的喜悦,“黄濑,你可以帮我!”

黄濑定睛一看,差点没双目一黑昏死过去,只见绿间缠满绷带的左手挂着条鲜红欲滴的骚红色三角内裤。

“你、你、你”黄濑双手颤抖,“你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故意的是吧!什么晨间占卜一定是假的,你就是想看我出丑!”

“啧,胡说什么呢!”绿间截住拖着被子四处逃窜的黄濑,一把丢回床上,拎起红内裤往他腿上套,“我今年本命年,年初参拜的时候住持告诉我本命年买条红内裤可以防祸消灾.......”

“那老秃驴驴你的!!”黄濑蹬腿死命挣扎,奈何他浑身寸缕不着,隆冬冰冷的寒气从四面八方直袭而来,冻得他直打哆嗦,这不,还未抵御敌人偷袭,自身先损耗个八百。

绿间将红内裤提至对方大腿根处,耐心劝解:“正好,今年不也是你本命年吗,穿上这个对你有好处!”

“好处个鬼,你怎么不穿?!”

“啧,所以叫你多读书,语言逻辑都弄不清,是我要你的红内裤,不是你要我的!”

“......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不穿红内裤!”

绿间叹气:没法,只有使出杀手锏了!你别怪我。

交往好几年,黄濑身上哪处最敏感,绿间再清楚不过,只见他手疾眼快瞬即握住小小黄濑对准要害轻轻一捏,黄濑顿时软瘫成一滩泥,轻哼两声,尾音颤抖,绿间登时心跳落半拍,可手上却没闲着,拎起内裤边动作一气呵成,只几秒光景红内裤先盖住挺翘圆滑的白屁股,而后迅速褪去。

绿间放开黄濑,用棉被将他团成块豆腐,拨开他因挣扎被细汗打湿的金色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我走了,下次不会这样了,原谅我?”

有什么气也瞬即烟消云散了,黄濑想,他大概永远没法对绿间狠心,别说狠心,哪怕对方只是眉头微蹙,也会让他心疼得直抽抽。

黄濑总会不厌其烦抚平他眉心三道褶皱:“小绿间,一直板着脸会老哦,以后出去约会别人会以为我们是父子哦~”而后又会在绿间暴走之前搂着他不停摇撼,“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嫌弃你噢,因为,在黄濑大人心中,小绿间是最帅的!但是,不准在除了我以外的人面前摘掉眼镜!”

你都不知道,你那销魂的下睫毛有多勾人?

当然,这话黄濑不可能也不会说出口,绿间只当他又没事发神经懒得计较,心下却为对方莫名的占有欲翘起嘴角:就知道你在乎我!

黄濑伸出胳膊勾住绿间脖子,轻轻道声:“路上小心。”

绿间侧头吻吻白嫩胳膊,而后将其重新塞回被子里,捏好被角,在他唇上啄一口,耳鬓厮磨好一阵才恋恋不舍起身,当然没忘揣好来之不易的幸运物。

“我要黄鸭甜品店的酒心巧克力!”黄濑裹着被子打个滚。

“好。”

“加......”

“加杏仁,少放糖,多点朗姆酒?我知道。还有什么想要的?”

“没有了”黄濑露出大大的笑脸,“晚上我煎汉堡肉给你吃?”

“我煎,你洗碗!”绿间毫不留情否决这看似甜蜜实则恐怖的提案。

“什么嘛......小气!”

“随你怎么说,总之给我离厨房30米远!”

“咱家一共才50平米!”

“那就10米!”

“......”

窗外阳光正好,金色的光辉如同盈盈跃动的舞者,在东京大街小巷各个角落投影下曼妙的身姿。

绿间喜欢每一个天晴的日子,旭日东升的朝阳总让他想起黄濑的笑脸,灿烂又温暖。

“谢谢你成为我生命中的一米阳光。”

绿间和着日光混入漫漫人潮中,亲昵的话语无须多说,因为你都懂。

黄濑撩起窗帘一角默默注视眼底人来人往,直至那抹绿色在拐角处消失不见,才悻悻放下。他从未告诉过绿间,他英气挺拔的背影有多好看,因为,这是独属于他的风景,一生中最珍贵最美丽的风景。

也许我爱你,并不是秘密,但你,却给与我同等的回应,我想,这大概是最平凡的奇迹。

---------END---------


评论(6)

热度(40)

©糖心蛋 | Powered by LOFTER